第8期(87年3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王漢源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民間信仰系列報導之一 民間宗教的特性與功能---阮昌銳

         人類學家對宗教的研究,著重在人類基本宗教行為或超自然信仰與行為的比較探討,因此,對「宗教」兩字的含義有別於一般認為經典記載才算宗教的想法。人類學家既然要研究人類基本宗教的目的,所以研究範圍就要擴及各民族的信仰,不管是原始的或文明的;而在文明社會中,尤重視民間信仰或民間宗教的探討。

         我們的民間宗教是民間社會文化中最重要的部份,在泛文化的比較之後,我們也發現至少有下列十種特性。這些特性與文化傳統、社會背景及生態系統有密切的關係。

一、融合性

         中國傳統文化一向實行「人本」的中庸主義,由於具有文化上的包容性,因此民間信仰以古代自然崇拜為基礎,融合了儒家的倫理宗教、釋家的慈悲精神,與道家的巫法儀式而構成了豐富的民間信仰。

二、擴散性

         民間信仰不是制度化的宗教,而是具有擴散性的宗教,是擴散到生活的各個層面。  

         如日常生活中,我們會想到「舉頭三尺有神明」,要將食物倒掉時,會想到雷公的懲罰。農業生產更是與神靈息息相關,如有的農田甚至稱為「看天田」,養豬稱為「土地公錢」。民間將是否能豐收委之於神靈的是否賜福。

三、傳統性

         民間對所信奉的神靈體系並不十分清楚,對於神靈的知識和理論也缺乏了解。我們常在寺廟看到很多虔誠的善男信女,至誠的祈禱,擲筊問神。

         但卻有許多人不問明就理,視所有神明都是萬能的,對信仰的神明不作懷疑,只顧信仰,這就是民間信仰的傳統性。

四、放任性

         民間信仰因為沒有整體的組織,也沒有標準的經典,而各門各派又各自為政,所以不管是信仰或者是儀式都可因時、因地而異。神靈的職能亦視民間的需要而變,如王爺原為瘟神、地藏王為幽冥之神,成為社會綜合服務的神,這些都是放任性具體的表現。

五、巫術性

         宗教和巫術都是屬於信仰的範疇,但二者有顯著的不同。主要在其對超自然的態度。宗教性的態度的敬畏超自然,注重祈禱;但巫術卻認為超自然是可以控制、可以加以利用的。在民間信仰的各種儀式中,或多或少參雜著巫術的因素,如在生命禮俗中,以及歲時祭儀裡最為常見。各種禁忌具有巫術性,如孕婦不能用剪刀剪布、祭儀中的過火、和家門上的八卦獅頭等皆為巫術性的信仰。

六、現實性

         民間對神靈的崇拜往往與是否靈驗有關。若某一種神靈「有求必應」,則香火必盛,不管其所拜的對象是誰。如「十八王公廟」,祭拜一隻「義犬」,相傳「有求必應」;星期假日香客之多,常將北基演海公路阻塞。相反的,若有求不應、或乏人管理,人們就少往拜祭。台南的三官廟、三山國王廟皆為古廟,神格也很高,但香火已沒落了。這是民間對神靈的態度,也是現實性的表現。

七、現世性

         民間對神靈祈求,都是以現世實利為主,所祈求的事情為目前所遭遇的困難,祈求神明解決的方法。如無子嗣而求子、病痛求痊癒、婚姻求佳偶、外出求平安、事業求發達、考試求成功、工作求順利、生意求賺錢。

八、私自性

         民間對神靈所求以屬私事為主;一般是祈求自己切身的問題,或是家人的問題。雖然在戲劇上常出現「三柱香」的祈禱:「一柱清香祈求國泰民安,二柱清香保佑公婆福體安康,三柱清香保佑丈夫高官顯榮。」這種先公而私的祈禱詞在民間社會少見。

九、人神一體性

         人與神,或人與靈,雖然處在三個不同層次的世界裡,然而,所謂的天界、人界與陰界,實際上可以說是以人為中心、與人生活在一起。人與神靈之間不但建立了親子關係如小孩拜古樹等為父母;而且還可樹立夫妻關係,如冥婚。所以在民間信仰中,神靈的社會是人的社會的翻版,因此,我們認為人與神靈具有一體性的關係等等,都與現世目前所遭逢的困境有關,少有人祈求來世如何;所以民間信仰以現世性為重。

十、寺廟多功性

         寺廟為人們祭祀神靈的所在,其主要功能是宗教團體。而在早期移民社會時期,當時寺廟不僅擁有財產與武力,且具有村落或行會的自治、自衛與市外的功能;同時也是人們社交、教化及娛樂的中心;廟內所供奉的神明,亦為所屬成員的守護神,因此以地方性的神明為多。

         由於社會文化的變遷,寺廟的功能漸為後起的團體所取代,如政府機構取代了自治、武力和教化等功能,寺廟僅保存其應有的宗教功能。近年來,新興的寺廟以供奉全國性的神明為主,而其功能除單純的信仰之外,已轉向社會慈善或福利事業,以及休閒、旅遊的觀光事業上了。

         以上我們從神靈寺廟、神人關係、信徒的態度以及儀式的性質等方面來觀察民間宗教的特性,實際上也勾繪出民間宗教的重點。

         這種具有多種特性的民間宗教在我們現代化的社會中仍是大部份民眾的精神支柱,我們認為民間宗教至少具有下列功能:

一、提供解釋的功能

         民間宗教能回答現存的問題,如世界是如何發生的?人類和自然物種及自然力如何發生關係?人為什麼會死?為什麼有成有敗?有禍有福等等。而大部份人都相信這些是神的安排是以只想如何應付、解決和對抗這些問題;這就是我們社會所以要補運、要請法師作法的原因。

二、具有證明和支持的功能

         宗教在一個複雜的階層化社會體系中,可以維繫統治者、菁英份子的權勢並強化現狀;如天命理想,造成中國政治制度上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就是帝王受天命而為王,代天行道,每一個皇帝都說他自己是「承天啟運」,自稱「天子」。

三、強化應付人生問題的能力

         人們在遭受悲劇、焦慮和危機之時,宗教可撫慰人們的心理,增加生活的安全感和信心,激發生活的勇氣。如以綠島人為例,其自然環境限制了農業的發展,從事補魚又缺乏科學設備與技術,因此產生食物的憂慮。而當人們付出了很大的精力和代價後,所得到的卻極為有限。這種挫折因宗教信仰,不但減少了憂慮並增強他們的信心,激發了生活的勇氣。

四、具有教育價值

         宗教就是教育。它具有美化人性、充實人類感情的功能,同時可以調和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的矛盾,促進人生進入真善美的境界。人是感情的動物,感情和意志是最微妙的心靈活動,倘使缺乏宗教偉大的感情,易使人生陷於渺茫、悲哀和失望,甚至亳無目的,也無存在的意義。時至今日,由於物質文明的高度發達和自然科學的不斷進步,促使這個世界人類自相毀滅的途徑;因此,宗教乃具有社會教育的價值,不但充實人生、安定社會,並具有促進社會和諧、維繫世界和平的功能。

         綜上所述,民間宗教攝取了儒家的倫理、佛家的哲學、道家的思想以及傳統的信仰,融合而成為一種多彩多姿綜合性的宗教。外表看起來似是甚為繁雜,神道、仙佛、鬼魂皆為崇拜對象;僧尼道士乩童紅姨皆為宗教執行人,但實際上卻自成體系,適合民間心靈上各種的需要。這種綜合性的宗教,既非道教與儒教,亦非佛教,而是我國固有的「中國教」。

(本文作者為台灣省立博物館研究員兼慈濟醫院教授)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