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期(99年3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虎年說虎(上)....侯皓之

        「虎為百獸尊,誰敢觸其怒。」
明.解縉〈玉真公主別館苦雨,贈衛尉張卿二首〉(明.陳沂《畜德錄》)

  今年歲在庚寅,俗稱虎年。四處可見到「大虎大貴」、「福虎生風」等吉祥話語,反映民眾企望藉由虎威,在景氣一片低迷中,重振經濟的殷切期盼。

  虎是亞洲著名猛獸,北自西伯利亞,南自印尼峇里島均有分布,越往南方,則有體型越小的趨勢。老虎體重體長差距甚大,體長約140至213公分,體重約180至240公斤,最重甚至可超過360公斤。(朱耀沂,《成語動物學.鳥獸篇》,商周出版,頁37)老虎最顯著的特徵,就是在白色與橘色的毛皮上有黑色垂直的條紋,成語「虎生而文炳」正是形容牠這一身與生俱來的斑爛皮毛。虎與豹因為身上有迷人的紋彩,古來常遭到獵人捕捉,撥製皮毛賺取高價,而又有了成語「虎豹之文」,與之皮毛有關的還有「虎死留皮」、「與虎謀皮」等,形容人死留名、極危險等不同寓意。

  一般咸知虎為肉食動物,血食是天性,有趣的是,清人王士禎在《池北偶談》中記載一隻素食虎:

  先祖方伯公為河南按察使,時周王府有馴虎,日惟啖豆腐數斤。猛虎如此,何異騶虞?(清.王士禎,《池北偶談》,卷二○,〈周府馴虎〉)

        這隻老虎每天只吃豆腐數斤,因而王士禎認為「猛虎如此,何異騶虞?」騶虞(音:ㄗㄡ ㄩˊ)是傳說中的瑞獸,白虎黑紋,尾比軀長,不食生物。

虎禦凶魅 風虎雲龍

  虎性勇猛,聲吼如雷,風從而生,同時又給人以正義、威嚴的感覺。

  東漢王充《論橫.訂鬼》引《山海經》說:「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葉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壘,主閱領萬鬼,惡害之鬼,執以葦索而以食虎。於是黃帝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郁壘與虎以禦凶魅。」這是一則蠻早關於門神與虎的傳說,今本的《山海經》並沒有此文,或許有可能是今本闕漏之故。這則紀錄顯示王充認為虎能食「惡鬼禦凶魅」,因此,在《論橫》引《山海經》所闕的記錄,上推至黃帝時,即在門戶畫虎避邪祟。

  東漢應劭《風俗通義.祀典》說:「虎者,陽物,百獸之長也,能執搏挫銳,噬食鬼魅。今人卒得惡遇燒悟虎皮飲之,擊其爪,亦能辟惡。」可知虎由於形象威猛,至遲從東漢起,民間深信牠有鎮邪噬魅的神力,藉由飲虎皮灰燼、或掛虎爪,作為辟邪禦兇的工具。也因此虎常被寺廟祭祀或用於裝飾中,作為鎮邪辟惡的動物神。

  虎是臺灣廟宇常見的裝飾題材,在剪黏作品中,虎常被作為神仙的座騎,或與龍組成「龍虎鬥」,並被裝置於屋脊。除裝飾外,一般廟宇多設有龍虎壁,《易經.繫辭》說:「風從虎,雲從龍。」民間相信,雲興雨布,與龍有關,風起氣流,與虎有關,故龍主雨水,虎主風動,廟宇的「龍牆」、「虎壁」,便是百姓寄予「雨順」、「風調」的祈祥寓意。(簡榮聰,《中國虎文化》,大路文化,頁26。)

  老虎與許多神明關係密切,例如:保生大帝收伏殘暴傷人的老虎;武財神趙公明的座騎為黑虎將軍。臺灣許多廟宇均有祀奉虎爺,高佩英先生在《臺灣的虎爺信仰》中談到虎爺追隨的主神則以土地公和保生大帝為主,民間傳說土地爺和保生大帝都是虎爺的主人,平日虎爺替祂們守護廟殿,外出時變成為祂們的交通工具。(高佩英,《台灣的虎爺信仰》,遠足文化,頁96。)書中還特地介紹臺灣幾座專祀虎爺的廟宇,是臺灣虎爺信仰的專業書。臺灣大型的土地廟與保生大帝廟都附祀有虎爺,通常安置在神龕的下方,童年隨長輩到土地廟與保生大帝廟拜拜,往往上完主神龕的香後,還要彎腰拜虎爺。一般的虎爺都是按照老虎的外型雕製,然後披上彩掛,顯示牠的神威。

  信仰以外,民間還發展出以虎避邪的習俗,例如端午節戴艾虎避邪即是其中一例,還有在小兒額頭上用雄黃酒畫「王」字,以借虎避邪;在結婚場合時,屬虎的人要特別避忌,必須避開某些場合,以免衝煞新人,這些均為我輩屬虎者自小一再被叮嚀的老習慣。類似的傳說與習俗,都是從老虎威猛的動物本質發展而來,也由此反射出華人對虎的文化心理。

  虎性勇猛,令人望而生畏,古人很早就以牠形容精銳軍人。西漢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武王「率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以東伐紂。」(西漢.司馬遷,《史記》,〈周本紀〉)司馬遷將這3千虎賁與4萬5千甲士分開書寫,顯見虎賁與一般甲士不同。西漢孔安國指出:「虎賁,勇士稱也。若虎賁獸,言其猛也。」換言之,3千虎賁是特別勇敢的勇士,反映古人很早就以勇猛的老虎譬喻勇士。

  戰國時代,秦兵善於作戰,說客張儀出使韓國,形容秦卒為「虎賁之士」,戰鬥時「秦人捐甲徒裼以趨敵,左挈人頭,右挾生虜。」(西漢.司馬遷,《史記》,〈張儀列傳〉)秦國採軍功制,士兵作戰勇猛,甚至赤裸上身,手執人頭,與敵人繼續戰鬥,猶如猛虎之奔走,勇往直前。1974年,陝西臨潼秦兵馬俑出土,這是這群虎賁之士的具體寫照。

白虎招災 虎臀開運?

  古人相信,白虎星相傳為凶星,遇之不吉,《國語.晉語二》載:

虢公夢在廟,有神,人面白毛虎爪,執鉞立於西阿...覺,召史嚚(音:ㄧㄣˊ)占之,對曰:如君之言,則蓐收也,天之刑神也。

        虢公夜夢神人面白毛虎爪,手裡握著鉞,史官解釋,祂是「蓐收」,掌管天上刑法,充滿肅殺之氣。三國時東吳史學家韋昭注:「蓐收,西方白虎金正之官也。」可知人面白毛虎爪的「蓐收」又名「白虎星」。另外,《欽定協紀辨方書》卷三,引《人元秘樞經》載:

  白虎者,歲中凶神也,常居歲後四辰。所居之地,犯之,主有喪服之災。即俗語所云喪門白虎或退財白虎者。(《欽定協紀辨方書》,卷三。)

        白虎被認為是凶神災星,命犯白虎視為不吉。可巧今年春節期間,兩岸均有白虎新聞,民眾反映大不相同。

        今歲庚寅(2010年)大年初一巧逢2月14日西洋情人節,嘉義縣政府創意設計5元紅包袋,讓縣長初一發送,討吉利。五元諧音「有緣」,袋上有「愛老虎油(l love you)」字樣,圖1:嘉義縣政府的白虎紅包圖案為白虎一隻,整合中西,寓意深刻。(圖1)不過,對此創意,有些民眾卻認為這是白虎兇星,觸霉頭不太想拿,而有怨言。縣長張花冠對此窘況,巧智解釋:「菩薩妖精總在一念之間,你要給自己多一點選擇的空間,你可以把它彩繪成不同的顏色,會帶給你漂亮的一年」(東森新聞,2010年2月14日,記者吳瑞興報導)雖然父母官機智反應,百姓也開心接受,但縣府順應民瘼,亡羊補牢,避免忌諱,還是將白虎改為金虎。

  大家熟知老虎兇猛,野外見著老虎,除非如《水滸傳》中的武松、李逵等打虎英雄,一旦野地鬧大蟲,圖2:遊客在摸老虎的屁股百姓肯定談虎色變,不敢近身接觸,因而有「虎嘴上拔毛」、「虎口拔牙」、「老虎頭上拍蒼蠅」、「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等俗語、歇後語,比喻膽大妄為,冒極大的危險之意。正是這種傳統印象與文化,江蘇常州淹城野生動物世界,反其道而行,春節期間推出「摸虎屁」專案,提供遊客觸摸園中飼養的孟加拉白老虎,招攬生意。消息一出,吸引大批民眾入園觸摸虎臀,據報導,初一至初五,就有近4萬名遊客觸摸白虎,不少是衝著「虎臀」而來。此舉不免受到網友批評,缺少保育觀念,不值得效法。(中國時報,2010年2月20,記者陳筑君報導)傳統文化對於神靈化的白虎兇星頗為忌諱,但對真猛獸的白虎,在安全無虞情況下,倒是許多民眾躍躍欲試。所幸此虎相當溫馴,有鐵鍊拴住,輔以訓獸師一旁戒備,供無毛猴仔撫摸,實在不怎人道。(圖2)試想,5天內被4萬人次或摸或抓,平均一天近8千次,相信不會舒服。還真是虎落平陽,莫可奈何!

  東漢應劭在《風俗通》中說:「虎者陽物,百獸之長,能辟鬼魅。」虎為陽剛之物,除可鎮邪辟魅,全身上下均可入藥。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引唐代段成式《酉陽雜俎》之說,附上虎鬚可以治齒痛的逸聞。清代紀昀寫《四庫全書總目》評說《酉陽雜俎》「多詭怪不經之談」,因此,虎鬚治齒痛之說,當作茶餘閒談,不可偏信。虎鬚雖不能治病,但傳聞帶虎鬚賭博能贏錢。老蓋仙夏元瑜教授在〈虎言虎語〉一文中談到他曾為臺北動物園製做老虎標本,鬍鬚總一次次被遊客拔掉。據說有人寫信抱怨不靈,老蓋仙笑答:「這怨他們自己糊塗,那標本上的虎鬚一次次被偷,早就用釣魚線代替,安有不輸之理?」(夏元瑜,《龍騰虎躍》,九歌出版社,頁69。)
(待續)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媒體與數位設計學程助理教授)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