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期(99年8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你有在「混」嗎?—淺談數位學習的混成式學習模式.....顧大維



  近年來數位學習極其盛行,從各級學校、補教業、公家機關、到大小企業,幾乎無役不與。它不受時空限制、具有高度的彈性及便利性,在數位學習的環境中,學習者可自我掌控學習步調的快慢,依據本身的需求來選讀教材內容。數位學習最大的優勢,即是跨越時空的界線,藉著網路的連結,將資訊傳送至需要的人面前。

  沒有經過整理設計的資訊,就如同使用google 或yahoo搜尋一般,僅僅是大量豐富的資訊。然而,未經規劃的信息,並不是教學。有意義的教學,需要經過一連串的精心設計,如同Robert Gange的9大教學事件或是 Dick 與 Carey的教學事件流程,將單元教材融入課程之中,建構完整的學習流程。而數位課程雖然掌握無遠弗屆的時空優勢,卻也面臨無法如傳統課堂面對面的互動,使教學者與學習者面臨極大的挑戰與變革。

  有效的數位學習應包含四大要素:1.資訊架構:提供良好的組織、標示、導覽的設計及搜尋系統,避免資訊負荷;2.使用者介面設計:介面設計必須易學習、有效使用、易記憶、錯誤低、高滿意度;3.內容策略:呈現的內容必須有清楚的分類,內容的組織應先標示主要的重點再列出細節;4.教學法:包括建構式方法、自我導向學習、激起內在動機、自我省思、體驗式學習等。若要達成這些要素,必須經由適當且深入的教學設計規劃,方能使學習者在網際網路中達到學習成效及學習目標,教學設計在傳統課程中了重要的位置,若是沒有經過整理設計的資訊,那並不是教學;在數位學習中教學設計要考量的環節更是多面向,不僅要針對課程特性及滿足學習者的需求,更要採用適合的學習模式及學習環境進行教學設計。

  在諸多數位學習教學設計相關模式被討論的同時,「混成式」學習(blended learning)一詞,也不斷在數位學習設計的應用上被提出。到底「混成式」學習的意義為何?對數位學習而言,混成式學習習又具備哪些優勢?

  混成式學習並非新的名詞,在傳統的教學設計上已有相當的歷史,在Handbook of Blended Learning 一書中,提出3種混成式學習的定義方式:1.結合多種的教學形式(instructional modalities); 2.結合多種的教學方法(instructional methods); 3.結合線上與傳統面對面教學(online and traditional face to face instruction)(Bonk & Graham,2006)。顯而易見的,除了第3種之外,前兩項的確在傳統的教學設計上大量的被應用,無論是在教學中融入不同的策略與方法,或是應用不同的媒體呈現方式,都可以被稱為混成式的教學。而第3種定義則必須結合數位的線上形式與傳統面對面的教學,無疑的,是數位學習所獨有的傳遞形式。

  以數位課程的傳遞方式來區分,分成同步教學(synchronous)、非同步教學(asynchronous)及混成式又稱混合式(blended)3種(鄒景平,2003)。同步指的是教學者和學習者分隔兩地,但透過網路同時進行教學,師生可以透過同步視訊、音訊上課,透過文字、音訊或視訊及時討論互動,此模式的優點在於教學可以打破地點限制,教師與學生不需在同一地點上課,師生也可以透過硬體設備模擬面授情境與及時互動。然而同步的課程,首先要關心的是頻寬的問題,每堂課有多少人,有多少人可以同時上線,是否有視訊,或是只有音訊,分組的問題,助教的問題,一步一步都需要精密的設計。非同步則是指師生在不同地點、不同時間進行學習,教學內容可以經由光碟、網頁或文件檔案傳達,互動則可運用電子郵件,留言版,討論區或其他軟體活動工具,此模式的優點在於學生可以打破時空限制學習、降低遠距教學成本、師生文字訊息可能延伸學習用、師生討論可引導深層思考。而混成式學習則是教師視教學需要而機動的選擇實體教室、或同步及非同步模式來進行教學的方式,近來,混程式課程的形式受到熱烈的討論,主要的原因在於其兼具數種形式的優勢,結合同步、非同步、甚至面授,給予師生較佳的課程環境。

  數位學習從遠距學習的概念發展至今,不斷的改變,也不斷的朝著學習者的需求思考。從超越時空的角度來看,同步與非同步的形式都無庸置疑的將學習成功地傳遞出去,而數位學習的發展已經不被限制在時空距離的需求之下,數位學習的傳遞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模式,為兼顧到數位的便利性與多元性,並溝通互動的真實感受,漸漸的數位學習與傳統面授的兩種獨立形式,融合為一體,有條件的降低面授課程的比例,卻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其餘在可能的範圍內,由線上課程取代。

  Osguthorpe 與Graham(2003)就曾經定義出6個選擇設計混成式學習的主要理由:1.豐富教學;2.接觸知識;3.社會互動;4.個人安排;5.高成本效益;6.易於修改。而Graham、Allen與Ure(2005)也認為,在諸多選用混程式設計的理由中,最廣為接受則為:

改進教學方法(improved pedagogy)。
增進知識的取得與學習的彈性(increased access and flexibility)。
提高成本效益(increased cost-effectiveness)。

  由此可知,混成式學習兼具多重的優點於一身,無論從教學設計,提升學習與教學效率的角度,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操作與功能性考量,或是經濟成本的考量,無疑的混成式學習模式,雖然不是唯一,但是在合適時空與設計之下,確實為極佳的選擇。

  如同前面所提及的,混成式的概念並不是近年的新發明,而是取自既有的概念,而將內容與技術混和之後發揮出新的功能與效益。因此,提到混成在數位學習上的應用,就不能順道把Mashup一起談談。甚麼是Mashup?中文比較廣泛的翻譯名詞是「混搭」,聽起來就像是時尚界,要不跟服裝,就是跟音樂有關。其實沒錯,Mashup來自音樂界,原本是指兩首不相干的音樂搭配成為一首新曲。而數位學習中的混搭,在wikipedia的定義則是「網路應用程式的混合」(web application hybrid),這是在Web2.0概念產出後,相當重要的技巧呈現。在Web2.0中,網頁不再是閉門造車的產物,所有能夠在網路上公開的網站工具、應用程式,都可以藉連結的方式被同時使用組成Mashup的內容,甚至不用寫程式,輕易的將需要的功能在網站上呈現,各取所需,達到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如此說來,對於數位學習而言,Mashup何嘗不是另一種形式的blending呢?

  然而,無論科技如何的進步,對於教與學而言,「Content is King」,是不變的真理,如何針對教學內容,搭配合宜且有效率的教學策略與活動,才是數位學習成功的不二法門。因此,無論是同步,非同步,或是混成式學習模式,在數位學習的呈現與傳遞上都不可或缺,終究混成式就是要藉由搭配不同形式的呈現,所形塑的形式。而善用同步、非同步與面授的優勢,巧妙配合,才能讓教與學的品質達到要求。感官上而言,非同步是省時省力的方式,其實並不然。以教學者而言,非同步是互動最困難的方式,也是最接近自學方式的一種,教師對學生幾乎毫無掌控的能力。因此,學習成效的高低與學生的學習動機的強烈與否,學生的自我控管與執行(self-direct)能力(Piskurich & Piskurich,2003),與課程教材與活動的設計,每一個課程單元,活動流程,都必須緊密的配合。Yang與 Ku(2006)歸納出數位學習設計與經營上的10項原則,給予同步與非同步學習,乃至於混成式學習訂定出依循的重要指標:

1. 持續溝通(Frequent communication)

在小組選定之後,鼓勵小組員利用email或是其方式開始溝通,增加熟習度,並且共同制訂工作進度。有教師與同儕的回饋,對學習的進步將會有更實質的效果。

2. 建構妥善的學習環境(Well-structured learning environment)

教師應該對於小組選定的方式、溝通互動的模式、評量的策略有妥善的規劃。在課程開始的前兩週,應該漸進式的進入課程,速度不宜太快,有足夠的時間適應課程(平台)互動工具,使學習者能夠熟習線上的學習環境。

3. 清楚的課程目標與大綱(Clear objectives and course outlines)

新生訓練課程的設計十分重要,課程應包括課程大綱、常見問題解答、課程助教聯絡方式,操作技術問題聯絡人。課程目標與期望應清楚規範:出席率、評量規範、作業繳交期限都應詳細告知。

4. 面授課程的安排(Face-to-face meetings)

無論是同步或是非同步課程,在可允許的時間或地點,若是能夠安排教師與同學面對面溝通或是面授課程,對相互間的瞭解有正面的幫助,小組組員間的溝通亦然,若是能夠安排在課程設計即安排,亦可滿足混程式課程的需要。

5. 提供講解單元(Useful mini-lectures)

由於科技的進步,建議教師運用視訊或是音檔錄製簡短的章節摘要,一般教科書的用詞都較為艱澀,若能夠用較為生動的口語講解,必定有助於學生的學習,對課程的理解。

6. 使用互動工具軟體(Use of interactive software)

教師在課程設計時,就應將各式的互動工具的使用融入課程活動中,熟練的使用各式的互動工具,不但增加師生與同學間的互動,同時也增加學習的動機。

7. 小組承諾與規定(Team commitment)

小組設定的重要性,對於數位學習的成效,有著直接的關係。小組組員間的合作關係,亦影響相互間的學習。教師在課程一開始,就應要求小組組立訂合作契約與規範,確立角色與責任,不但增進相互間的學習成效,亦幫助教師評量成績。

8. 教師的支持(Instructor support)

教師應鼓勵學生在有問題或是有任何不清楚的時候,在第一時間利用各種管道,盡量發問。訂出「教師時間」,定時利用聊天室或是論壇與學生會談,不論是一對一,或是一對多,都有相當的助益。

9. 參考資料與範例的提供(Opportunities to access and view examples)

教師應該在課程平台或網頁,提供預備輔助教材,例如參考網站、參考書目、參考文獻等。對提交的作業主題或類型提供範例,幫助學生正確的完成。

10. 各項訊息規定清楚告知(Well-defined and well-organized instruction)

由於課堂的掌控沒有傳統面授課堂容易,線上課程教師應該善用公告欄,以及電子郵件經常性的告知學生最新的課堂訊息,作業繳交期限,及其他的重要事項,並且要求學生定時上線,察看新的公告,減少學生遲交或不清楚規定的藉口。

  綜上所述,許多學者都曾歸納出類似的數位學習經營原則,各有各的特點,以上的10項原則,將線上課程在執行時所遭遇的狀況,以及應該注意的事項都囊括在內,並提供了解決的方案,值得參考借鏡。

  《The Handbook of Blended Learning》這本書其實還有個副標題「Global Perspectives, Local Design」,翻譯成中文應該是,「全球觀點,在地設計」,似乎與某外商銀行電視廣告,有那麼一點雷同之疑。但是也確實說明了,作者對於混成式學習的一個基本原則,也就是在設計教學時,不僅擁有宏觀的視野兼具各家之長,並且能夠針對不同的需要對症下藥,「在地設計」,如此一來,不管數位學習的呈現方式,是怎麼個「混」法,總是要言之有物,「混」之有理,才不至於一團「混」亂,不知所云,對教學與學習有實質的幫助。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育科技系助理教授)

參考文獻:

Graham, C. R. (2006). Blended learning systems: Difinition, current trends, and future directions. In C. J. Bonk, & C. R. Graham (Eds.). The Handbok of Blended Learning: Global Perspectives, Local Designs (pp. 3-21). San Francisco: Pfeiffer.

Bonk, C. J. & Graham, C. R. (2006). The Handbok of Blended Learning: Global Perspectives, Local Designs.

Graham, C. R., Allen, S., & Ure, D. (2005). Benefits and challenges of blended learning environments. In M. Khosrow-Pour (Ed.), Encyclopedia of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p. 253-259). Hershey, PA: Idea Group.

Osguthorpe, R. T., & Graham, C. R. (2003). Blended learning systems: Difinitions and directions. Quarterly Review of Distance Education, 4(3), 227-234.

Piskurich, G. M., & Piskurich, J. F. (2003). Utilizing classroom approach to prepare learners for e-learning, In G. M. Piskurich (Ed.), Preparing learners for e-learning,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Pfeiffer.

Yang, L., & Ku, H-Y. (2006). A case study of online collaborative learning. Quarterly Review of Distance Education, 7(4), 361-375.

鄒景平(2003)。數位學習概論。載於資策會教育訓練處講師群(著),數位學習最佳指引(頁1-1–1-24)。台北,資策會教育處。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