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期(99年10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傾聽大地的嘆息-名人講堂-【消失的生命之河-八八水災週年省思】參加心得....林家緯


  「破壞大自然、調整大自然的,都是在於『人』,不可忘記人和自然的連帶關係」-池田大作

緣起

  民國98年8月8日臺灣遭遇了近百年來最大的天災侵襲,莫拉克颱風帶來強大的風雨,在中南部多處降下暴雨,造成嚴重水患,並引發山坡坍塌及土石流,估計全臺灣損失至少新台幣160億元。但災難,並未從此畫下句點,臺灣人民對於長久以來安居樂業的家園開始產生質疑及動搖,到底我們的家園發生了什麼事?

  因筆者個人長期關注環境生態議題,得知人力中心將與天下雜誌共同舉辦「名人講堂-【消失的生命之河-八八水災週年省思】」講座,便立刻報名參加,希冀藉由天下雜誌長期記錄臺灣國土環境變遷的事實,瞭解現今臺灣在環境生態上所面臨的問題,也希望能發揮自己些許的影響力,讓更多身邊的友人能一同關注國土保育的議題。

由生命之河到貪婪之河,再由復育到破壞

  本次講座邀請天下雜誌林倖妃主筆主講,開場時首先播放天下雜誌自85年長期追蹤高屏溪沿岸生態改變的紀錄片「看河」,提醒所有學員河川保育的重要性。85年以前的高屏溪,或許無法稱它為一條「溪」,因為它已經窒息。高屏溪上游的山坡原始林地遭到大量砍伐,改種植高經濟價值的梅、梨樹等作物,使得水土流失相當嚴重,50%的林地涵養水因此消失。只要一有大雨,土石即被沖刷至河床中,造成嚴重的泥沙淤積,也成為河川生態的一大浩劫。高屏溪中游則是家畜、家禽的「天堂」,近百萬隻的牲畜養殖污染,加上養殖戶貪圖方便未經污水處理便將廢水排入高屏溪,讓高屏溪儼然成為「排水溝」。人們的經濟活動並未讓高屏溪有任何喘息的空間,高屏溪下游砂石開採再度污染下游生態,而近海工作、養殖漁業的興盛,使高屏溪惡化成瀕臨死亡的貪婪之河。

「看河」一片記錄高屏溪85至95年之間的改變

「看河」一片記錄高屏溪85至95年之間的改變

  85至95年這段期間,在有志之士的努力奔走下,開始展開高屏溪的復育工程。河岸社區營造運動的火苗首先在高屏溪左岸的屏東縣燃起,社區居民透過河堤認養、綠地維護等工程,培養出對當地環境維護的責任心與榮譽心,居民自動自發地進行河岸綠化工作。這股風氣像是滾雪球般影響高屏溪右岸的高雄縣,高雄縣由地方政府帶領各社區的鄉長至屏東縣學習觀摩,左岸與右岸居民開始進行良性的競爭。社區營造的成功,使社區意識提高,居民對自己的社區產生認同感,進而主動關心社區各項事務。原本高屏溪沿岸布滿污染廢棄物的景象不在,取而代之是居民細心呵護的綠地、花園、溼地,成為一個小型生態教室,極具教育休閒意義。

  然而,一切的心血可能瞬間化為烏有。98年莫拉克颱風帶來的暴雨,讓高屏溪一夕之間完全變調,復育工程勢必得重新由原點開始。八八水災後如果實際走訪高屏溪,會發現高屏溪完全走樣,原本的河道已經被大量土石掩埋而,高屏溪消失了。

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

  臺灣大學地質系助理教授謝孟龍的研究結果及聯合國官方資料均指出,臺灣為氣候變遷下的高風險之島,從地質來看,沒有一處是安全的地方。臺灣島為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於距今600萬年前擠壓形成,在地質年齡上屬於非常年輕的島嶼,多活動斷層、多鬆動性質的砂岩與頁岩、岩性軟與破碎多、地形演變劇烈是臺灣島的地形特色,如果再加上經常受到颱風及豪雨的侵襲,臺灣似乎陷入地震、風災、水災、土石流的宿命中。我們必須面對國土脆弱、多變的事實,而實際上,我們正在見證「歷史」不斷重演。歷史上鹿耳門和西港仔間的台江內海,在一場大雨後被填平,非常難以想像今天距海數十公里之遙的鹿耳門,在近200年前曾經是一個繁榮的港口,印證了「滄海桑田」這句話。臺灣的地貌不斷在改變,每年的地震、風災、水災、土石流只是一個過程。人們在大自然力量面前,是極為渺小且無力的。以這次八八水災高屏溪所崩塌的土石為例,估計為12億萬立方公尺,相當於650個101大樓的容積量,崩塌面積則足足是2個台北市的面積。如果要完全清除這些崩塌土石,以1年的時間清運,每天必須出動約3至4萬輛次砂石車,在高屏溪流域不斷載運才可能達成。高屏溪河床上一台又一台挖土的小小怪手,就像是小小螞蟻一般,只能辛勤地清運,卻又深怕大雨一來,所有的努力又得重頭開始。

  在看完一張又一張令人怵目驚心的高屏溪沿岸改變景觀的照片後,許多人心中開始納悶:「這是我們的高屏溪嗎?」、「我們的家園也有可能在一夕之間變得這麼面目全非嗎?」,我們常說這個世界唯一不變的就是變,臺灣島的地貌也一樣,不要忘記台北盆地在數度地殼運動中成為一座堰塞湖,所以台北很有可能在數百、數千或數萬年後再度成為一座湖。人類無法阻止大自然的變化,也因為如此,我們了解到人類力量的侷限。臺灣人生性樂天,具有奮鬥吃苦的美德,我們創造了舉世稱羨的臺灣奇蹟,總認為人可以克服一切困難。但面對大自然的力量,我們必須改變既有的思維,不能再以「人定勝天」的想法,試圖想要改造大自然的環境、大自然的力量,我們必須學習謙卑,學習與大自然和平共榮。

八八水災後,一幕又一幕令人怵目驚心的景象

八八水災後,一幕又一幕令人怵目驚心的景象

改變從現在開始

  林倖妃主筆在最後的分享時,語重心長地告訴在場所有人:「我們不能再用舊的思維、舊的想法來面對現在臺灣的國土問題」。就以八八水災為例,水災過後疏浚的速度永遠趕不上下次風災豪雨侵襲的腳步;災害後的重建工程,也遠比不上災害侵襲的頻率,永遠陷入不斷重建、復健的循環之中。避災避險是我們目前較為可行,且能與大自然共處的做法,例如減少高風險山坡地及河川行水區的開發,降低災害帶來的損失。以與海爭地、向海要地聞名於世的荷蘭,在全球暖化導致氣候變遷異常後,已經改變他們原先的做法。也和臺灣一樣抱著「人定勝天」的荷蘭人了解到大自然力量的偉大後,他們開始尋找「雙贏」的方法,首先他們還地予海、還地予河,不再爭地。以往用高壩、長堤逐起一道壁壘圈地,在大雨來襲時,使水流無路可去,便竄入非行水區的土地,造成嚴重災害。荷蘭人現在於海岸、河岸規劃保留地,預留水流的行水空間,與「水」共利共生。荷蘭政府與建築業界合作,大力開發「漂浮建築」(floating architecture)。這種水上住宅沒有地基,而是中空的混凝土基座,填放泡沫材料,有漂浮作用。荷蘭政府目前已在15個洪水區規劃這種漂浮建築,以因應未來多變的氣候環境。

  改變思維,臺灣和荷蘭相比一點也不遜色。屏東縣政府在10年前開始,以禁止砍伐代替造林復育,10年來保護了300餘公頃的林地,在八八風災中,屏東縣境山區並未釀成嚴重的災情。以往在開發之後才開始思索造林育林的做法,可能無法跟上災害侵襲的速度,惟有與山林共處,還地予山、還地予林,人類敬畏山林,山林同樣也會回饋人類。八八風災時,保育未被砍伐的林地牢牢地將土石抓穩,使屏東縣未出現嚴重的土石流及山崩災情。屏東縣政府前瞻性的政策做法,吸引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的關注,林務局也開始考慮採取鼓勵保育林地的相關措施。

  面對未來變遷劇烈的環境,林倖妃主筆鼓勵在場所有人共同關心國土環境議題。現在是Web2.0的時代,透過Facebook、Youtube等平台,每個人都能夠扮演議題領導者,人人都能影響周遭的親人朋友,進而影響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世界,共同為我們的家園盡一份心力。


(作者為本中心研究組科員)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