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期(100年4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實似集(8)....蕭文乾

 

各位我希望分屬各層機關單位、不拘自身英文程度、又都使勁推薦本專欄給親友的「泛讀」者:

《實似集》第8集的14個rundown如下:

1.

語文化再探(Languature revisited.)

上集詳談了「語文化」(languature)這個概念對於我們人類學習外語的無上重要性;畢竟,若語文真的只是像我們自有記憶以來都當真理在大聲宣揚世代相傳的那個「能溝通就好」的工具,那麼台灣該讓國小國語停課,報紙副刊停印,廣告公司停業,文學作家停筆,歌曲電影停工……

若上述情境與建議對您顯得荒謬到「不行」(不可行不能行不願行),請拿張白紙出來參加我自行研發的全民英檢:默寫任何1首或1段或1句英文童謠、童詩、兒歌、暢銷流行曲、古典或現代詩、電影對白、廣告標語或乾脆這樣比較乾脆-

請默寫出任何不是『能溝通就夠好』式的英文。出處不拘,大小寫都算分,越多行越多分;寫完自己看看是密密麻麻還是稀稀疏疏,幫自己評個初級中級中高級,然後想想台灣數百萬正在「現在學英文,以後好溝通」的下一代,正視我說的languature(語文化)問題,以防現在學的「溝通」是將來文化代溝的溝,詞彙不通的通。

「語文化學習」的觀念1日不理清,就等著來日溝通停擺-

而當溝通停擺,人就成了孤島;台灣就成了矛盾反諷的1群英文孤島的島。

我不願見;也因此發展出上集專欄詳細闡述的「問老師雙母語共學系統」來力挽狂瀾。

它是我向來信奉的真理,隨時實踐的作為,畢生推廣的福音。

嚴肅論點,點到為止。我們來看台語歌怎麼用美語唱。

   
2.

前詞提要

「花若離枝」When buds branch leave
「隨蓮去」Soon withers she
「擱開已經無同時」Re-blooms, but the time varies.
「葉若落土隨黃去」When leaves to ground fall, soon pales he
「擱發已經無同位」Re-sprouts, but the place varies.

   
3.

「恨你不知阮心意」don't you realize what I need

恨字需要小心處理,因為一不留意就會往I hate you這種字面翻譯傾斜;原詞滿載纏綿委婉、悱惻自憐之情,手法遮掩,喻意幽微,怎麼可能冒出這種潑婦拿菜刀砍人的橋段,故我擅譯為問句,以免外國友人閉目聽著聽著嚇到瞪眼。

知道的知,台語發音是哉,意義落在整句最重要的詩眼(第4個字),旋律也是整句最大聲高昂的,因此找了個3音節的realize來三者兼顧。

阮心意譯為what I need;兼顧音義(what發音跟「阮」押頭韻)。

Don't you要輕快連唱趕拍子。

4.

「為著新櫻(芽)等春天」awaiting new greens come next spring

我用await一字(重音節在wait,所以音韻效果是「ㄨ」的音)同時解決「為」著新芽的聲音跟「等」春天的意義;green一字兼顧芽的音義,也跟句末的spring同韻。

come next spring 的意思就是when next spring comes.

Ex. The leaves will fall come fall. 秋來葉就落。

   
5.

不願青春空枉費 youth won't be ruined, nor wasted

青春vs. ruined, 枉費 vs. wasted, 顧及聲音;

   
6.

白白屈守變枯枝 Waiting for you while death awaits me.

這句將枯枝這個植物界的現象直接用人類的死亡death譯出,略嫌粗糙直接,欠了原文許多修
辭技巧與美感,故用「守」/you,「枝」/me押韻,以及Waiting/While/aWaits 3字押頭韻,
以及我現在守候著你,死亡在後面緊接著守候著我這種緊湊節奏來補強還債。

   
7.

紅花無香味 red flowers smell not sweet

此句的「紅」刻意譯得單純(red),才能跟下句的「紅豔」(crimson)翻出差異化;倒裝句型跟smell/sweet押頭韻適度反映出原文的古雅。

在英文裡,sweet可以指味覺的甜亦可指嗅覺的香味。

   
8.

香花亦無紅豔時 sweet flowers seldom crimson see

這兩句歌詞需合在一起賞析方見妙處:12個字裡面出現了「2紅2花2香2無」這8次疊字,又透過巧喻美麗地道盡了世事(當然包括台語經典老歌的翻譯)往往難兼顧的遺憾;我的翻譯礙於英文本身音節很容易就太多(不像中文每個字都是單音節)的原罪,只好另闢蹊徑,透過
”flowerS, Smell, Sweet, Sweet, flowerS, Seldom, crimSon, See” 這8次頭韻來重現原詞的驚人修辭性。

   
9.

一肩擔雞雙頭啼 live one leave one cest la vie

就我而言,這句是原詞的詞眼;我研究所及,多數評論者亦作如是觀。

首先,雞跟家同音,因此原詞已經玩了1次語內的雙關遊戲;再者,傳統農業社會裡擔雞的畫面現已漸漸少見,勉強譯出,恐只更增文化代溝,無益介紹台灣語文化之美;因此我企圖找出個新時代的翻譯讓外國友人對此句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經過多次深夜裡的輾轉,捷運裡的推敲,反覆考量下,我大膽破格,用了句幾乎是英文的法文:cest la vie(such is life 這就是人生啊!)

究竟甚麼就是人生呢?

Live one, leave one.

選擇活1種人生,就要離開另1種。

從形狀修辭的立場來看,本句可以這樣排:live one leave(中間是那2種,但只能選1個的人生),左邊是live it,右邊是leave it; 眼尖的您一定看得出來,那個one就是那1根扁擔,左右各1隻長得幾乎一樣難以取捨的live, leave, 雞。

盼這句英法並置的副歌譯詞能讓歐美傳唱遙想。

   
10.

望你知影阮心意 my mind my heart won't you see

這句是個譯文有時候會多於原文的例子。

從倒裝角度視之:won't you see my mind (and) my heart (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跟意都願意將魂魄交給你)
從正敘方式來念:my mind (and) my heart, won't you see (我心之所在意之所繫啊!真希望你能理解...我願將魂魄交給你)

won't 跟「阮」押頭韻。

   
11. 願將魂魄交給你 will hand you my soul to keep

Will除了聲音跟台語的願押頭韻之外,也雙關解決了「願」=will=將會。
魂魄很難用英文傳達,因此我選了對西方基督徒來說(場景就是小朋友入睡前跪在床邊自幼練習的共同記憶)幾乎是經典童謠那樣普及的禱告詞,來重現東方女性願將自身的七魂六魄都虔誠奉獻給丈夫家庭的那種近乎宗教情操的況味。

Now I lay me down to sleep,  現在我把我躺平
I pray the Lord my soul to KEEP; 求主保守我的靈
if I die before I wake, 萬一沒醒一直睡
I pray the Lord my soul to take. 求主收別給魔鬼

原文寫得極佳,韻腳工整,句型倒裝卻又重覆,還幽默卻不無深意地放了「睡死了」怎麼辦的難題給小孩睡前笑1下或想1下…難怪雅俗共賞,從18世紀流傳迄今連我都會背。

   
12.

「世間冷暖情為貴 some lost some won, love is key

礙於才氣,這句我也想了老半天才得一解;冷暖很難直翻,故轉化為輸贏,除了解決won跟「暖」的最重要的第4個字的重拍的歌唱押韻問題之外,也呼應整首詞的核心命題:live one, or leave one? 選定1種人生就一定會有lose some, win some的結果...

感人的是,不管選live還是leave, 結果是won還是lost, 南哥疾呼:「情為貴啊!」

這句翻譯就難得地駔戲(台語ㄗㄨˋ ㄒㄧˋ)地完全對應了:

情=love
為=is
貴=key

   
13.

「葉若落土隨黃去」英文怎麼翻?When leaves to ground fall, soon pales he

Winters/warm押頭韻;wineter warm是拿warm當動詞用,有解凍的味道;最終以spring結尾來呼應前面awaiting new greens come next spring;前1句指的是情人貪心無厭,想等第二春的新芽;到了最後1句,春天有了更光明的詮釋:

有了珍貴的情來當鑰匙,春天可以掌握在自己手裡,世間縱然仍有冷暖,但是…

冷暖冷暖...冷之後,就暖了。

語文化語文化...語文之後,就該(文)化了。

   
14. 語文化跟花若離枝的關係(what's “languature” got to do with When Buds Branch Leave?)

看完這2個月的實似集,陪我深究了我們台灣的經典台語歌若想用西方的英文來翻唱(翻譯而且唱得出),種種需要極度用心修剪裁切的枝枝節節後,我想請問本欄的眾讀者跟泛讀者1個不但切題而且切身的問題:

花若離枝隨蓮去(When buds branch leave, soon withers she)

語文若離文化枝呢? (What happens to language when it leaves culture?)

Or put more simply, what is language without culture? (或可簡單問,沒文化的語文算語文嗎?)

Or, put even more simply, is there language without culture? (甚至更簡單問,有那種沒文化的語文嗎?)

就算有,我們要學嗎?我們該學嗎?

而如果全台灣都正在學,我們有人問嗎?我們不該問嗎?


(問老師聯繫方式:網址www.wenwenwen.com.tw 信箱 wen@wenwenwen.com.tw

(作者為問老師雙母語共學系統創辦人)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