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期(100年6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懲戒責任與懲處責任的區別....劉昊洲

  責任,是一個使用非常普遍與廣泛的語彙,也是一個人人可以解讀的抽象概念。儘管學者專家的定義見仁見智、紛繁不一,不過大致上可歸納為兩類,一指份內應為之事,一指承擔一定結果,前者偏向義務,後者指向負面處罰。合而言之,即指基於法律或倫理等規範,個人在份內應為之事;如未做到,即應承擔一定的後果之謂。

  懲戒責任,係指公務員應承受司法機關為維持官箴,依懲戒法律規定,而對其課予違反行政上義務之處罰的責任。懲戒責任的發生,是因懲戒權行使的結果。依公務員懲戒法規定,各部會長官、地方最高行政長官或其他相當之主管長官,認為所屬公務員有應負懲戒之情事,應備文聲敘事由,連同證據送請監察院審查;監察院認為應移付懲戒者,應將彈劾案連同證據,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議。除為不受懲戒之議決、免議之議決或不受理之議決外,懲戒處分依處罰輕重,可分為撤職、休職、降級、減俸、記過與申誡六種。

  懲處責任,係指公務人員應承受主管機關為維持官箴,依考績法等規定,而對其課予違反行政上義務之處罰的責任。懲處責任的發生,乃是懲處權行使的結果,依公務人員考績法及相關規定,各機關於所屬公務人員有功過表現時,即可辦理平時考核與專案考績,包括正面的獎勵與負面的懲處,惟懲處責任僅指負面的懲處。在正常情況,各機關應依法設置考績委員會,對公務人員之獎懲予以初核,遞送長官核定;如機關長官有意見時得簽註意見,交考績委員會復議;機關長官對復議結果仍不同意時,得加註理由後變更之。懲處種類包括平時考核之記一大過、記過與申誡,專案考績之一次記二大過免職處分,以及年終考績與另予考績考列丁等免職處分共五種。

  由上所述,可知懲戒責任與懲處責任同屬公務員違反行政上義務所應負的法律責任,一般併稱為行政責任。兩者均以個人為課責對象,具有處罰性質,其處罰程度均較刑事責任為輕;此乃二者之所同。惟如進一步觀之,兩者相異之處仍多,茲分述如下:

  (一)法律依據不同:懲戒的最高依據是憲法第77條規定,主要依據是公務員懲戒法,另有監察法等相關規定;懲處的主要依據是公務人員考績法及相關法規,雖有人將其依據提升至憲法第83條與憲法增修條文第6條規定,惟該二條條文僅提及考績,並未明言是懲處,能否逕認為是依據,似乎尚有爭議。就法律依據言之,兩者明顯不同。

  (二)適用對象不同:目前公務員懲戒法並未明定其適用對象,不過大致上 是配合公務員服務法之規定,依該法第24條規定,係於受有俸給之文武職公務員及其他公營事業機關服務人員,均適用之,顯係採廣義公務員之界定;至於懲處,公務人員考績法一樣未明定適用對象,大致上係依公務人員任用法施行細則第2條之界定,即以法定機關依法任用之常任文官為範圍,可謂採最狹義公務人員之範圍。就適用對象言之,兩者顯然有別。

  (三)處罰機關不同:目前公務員受懲戒之決定機關,也就是能對公務員作 成懲戒處分的機關,厥為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全國僅此一機關,別無分支;至於懲處,則屬各機關之職權,只要審認所屬公務人員有違法、失職或其他廢弛職務之行為,即可予以懲處,惟依其處罰之輕重,可能授權由不同層級之機關發布,或報請上級機關核處。就處罰機關言之。兩者自有不同。

  (四)處罰流程不同:懲戒之行使,是走機關外部程序,循準司法、司法途 徑為之,原則上應由各部會長官或地方最高行政長官送請監察院審查,再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議;惟懲處之行使,是走機關內部或行政隸屬機關之間的程序,原則上由各機關考績委員會初核,遞送本機關首長核定,或報請上級機關核定。就處罰責任追究流程言之,兩者當然不同。

  (五)處罰種類不同:懲戒處罰的種類有撤職、休職、降級、減俸、記過與 申誡六種,核其性質有工作的剝奪、財產之減損與名譽之傷害三類;懲處處罰的種類則有考列丁等免職、一次記二大過免職、記一大過、記過與申誡五種,其性質僅有工作的剝奪與名譽之傷害兩類。就處罰種類言之,兩者大有區別。

  (六)處罰效果不同:懲戒與懲處兩者並不相通,只能擇一行使,均各具累進效果,如懲戒之記過處分,一年內記過三次者,依其現職之俸級降一級改敘;懲處之申誡,一年內累積達三次者相當於記過一次,達九次者相當於記一大過,達十八次者相當於記二大過,即達應予免職之程度。惟懲戒處罰一旦確定,即生效力,並無功過相抵問題;而懲處處罰,除一次記二大過者不得與平時考核功過相抵銷外,其他記一大過、記過、申誡三種處罰,在年度內功過可以相抵,並作為年終考績評定分數之重要依據。就處罰效果言之,兩者亦有不同。

  (七)救濟程度不同:懲戒處罰一經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議決,除發現有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等六種情事,得移請或聲請再審議外,已無任何救濟管道,可說是「一審終結,得再審議」。懲處處罰在權責機關決定後,如屬與工作權有關的一次記二大過或考列丁等免職處分,可以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起復審,若不服復審決定,尚可依行政訴訟法規定,向管轄法院提起一、二審行政訴訟;如屬其他處罰,亦可向服務機關提起申訴,不服申訴函復者,可再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起再申訴,再申訴決定後,即告確定,不得再提行政訴訟;前者有三級救濟機制,後者亦有二級救濟機制。就救濟程序言之,懲戒與懲處明顯有所不同。

  總之,懲戒責任與懲處責任二者雖同屬公務員的行政責任,係公務員因違反行政上義務所應擔負的法律責任。基於「一事不二罰」之法理,公務員就同一事由之處罰,兩種管道只能擇一為之,兩者可謂具有相當的雷同性與關連性。不過如就實質內涵與外表形式等不同角度觀之,兩者卻有不少差異。如上所述七點,吾人當不難理解。

 



(作者為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專任委員)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