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期(102年5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16)-設計演講語言   記憶印象更深刻....楊迺仁

 

  儘管科技進步,透過電腦簡報等演講道具,演講者要傳達訊息給聽眾,多了不少管道,尤其是圖片及影片,更成為許多演講者用來增進演講效果的重要武器,但在演講的過程中,演講者仍必須盡量提升自己的語言修辭能力,有效掌握演講語言。

  因為在人類的所有感官中,視覺及聽覺是吸收演講訊息最常使用的管道,但視覺其實可以輕易被關閉,如聽眾可能在聆聽演講時用手機上網,甚至閉目養神等,聽眾很難「看到」演講者的表現。

  反觀聽覺,其實是很難關掉的感官。事實上,聽覺是少數可以讓人類同時兼顧執行其他事物的感官,如我們不可能一邊開車,一邊看影片,卻可以同時聽廣播,因此就算聽眾一時分神,如跟其他人交談或閱覽書報,耳朵其實仍能接受演講者傳遞的訊息。

演講語言設計首重聽得懂

  由於演講過程所呈現的內容,多半都是以接近說話的方式來進行,因此不可能像寫文章一樣,可以很精簡的表達,如果演講者沒有先針對要強調的重點,設計特定的用詞,這些重點不但可能會淹沒在整個演講內容之中,演講者也無法運用聲音表情,如音速、音調及音量,強調特定用詞,引導聽眾注意演講重點。

  要讓聽眾能夠接受演講重點,首先就是要讓聽眾「聽得懂」。也就是演講者選擇的語言,必須要能準確地傳達他希望向聽眾傳達的意思,如果能更進一步,讓聽眾能從演講語言中,聯想到演講者希望聽眾注意的事物,讓演講者所要表達的內容,在聽眾腦中產生影像或想像,就是演講語言所要追求的目標。

  演講者首先要做到的是,用詞發音一定要正確,以免因為語音、用詞或文法錯誤,而產生誤解,即使聽眾也知道演講者只是口誤,但仍可能因為聽出錯誤,對演講者失去信任感,或因為被錯誤所吸引,而錯失真正應該要注意的重點。

  如將台中「綠園道」講成「綠道園」,就會讓人以為演講者介紹的不是自行車道,而是一座花園;類似的錯誤現象,也常發生在新聞主播播報新聞的時候,如將海峽「西岸」念成海峽「兩岸」,都可能會產生誤解。

  有趣的是,有些用語因為太多人念錯,演講者如果發音正確,反而才會產生誤解。如當紅的中國電視劇「後宮甄嬛傳」中,甄嬛向雍正皇帝自報閨名後,解釋「嬛」是宋代詞人蔡伸在「一剪梅」中,「嬛嬛一裊楚宮腰」的「嬛」。兩人對話都以「ㄏㄨㄢˊ」音讀「嬛」字。

  但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何寄澎指出,其實「嬛」應讀「ㄒㄩㄢ」才對,但因為電視劇傳播影響力太過龐大,如果演講者在台上講出甄「ㄒㄩㄢ」傳,反而可能沒人聽得懂,因此除非能夠事先聲明或事後解釋,即使發音不完全正確,演講者應該還是要以聽眾能否聽得懂,作為優先考量。

  除了發音及用詞外,語法結構也很重要,只要少了幾個字,聽眾就可能會聽不懂演講者所要表達的意思。如「我看到大家,感到十分高興」如果講成「我看到大家十分高興」,前者是指演講者感到高興,只少講「感到」兩個字,高興的人馬上變成聽眾,意思馬上差上十萬八千里。

  此外,有些演講者常常會習慣性的講出「好」、「對」、「是」等語助詞,其實演講者並沒有要評論的意思,但因為這些語助詞其實都帶有特定的含意,就算沒有讓聽眾產生誤會,至少也會影響聽眾對演講者的觀感。

演講語言設計內容要具體

  演講語言雖然是讓聽眾用「聽」的,但卻常常要用來形容具體事物,換句話說,演講語言的內容設計,其實要具體明確,甚至能讓聽眾「望文生義」,雖然是用瘍央v的,卻彷彿「看」得到。

  如在形容食物的美味時,聽眾其實根本嚐不到食物本身,演講者就得善用演講語言,讓聽眾感受到食物的美味,如果只是講「非常好吃」、「很美味」,因為有的人愛吃辣,有的人愛吃甜,每個人對於「好吃」或「美味」的定義都不同,很難讓聽眾產生聯想。

  如果演講者能改用更具體的名詞,如形容蛋糕口感「柔軟綿密」、餅乾口感「爽脆可口」,果醬口味「酸甜爽口」,會更加明確。如果擔心這樣的形容詞太過抽象,也可以直接用描述方式,如「小籠包一口咬下去,肉汁馬上噴出來」讓聽眾彷彿看到演講者吃小籠包的樣子。

  演講語言如果不夠明確,不但可能會讓聽眾聽不懂,甚至可能會聽眾弄錯演講者所要表達的含意。如「歡迎各位收看『每週』棒球」,聽眾可能會以為要看的是「美洲」棒球,此時還不如說「歡迎各位收看『每個禮拜』的棒球時間」,用詞看似太過累贅,但如果因此讓聽眾聽得一頭霧水,反而得不償失。

  為了避免演講語言難以精準的描述演講者所要表達的涵義,演講者除了要善用演講道具讓聽眾「看」到演講內容外,演講者還可以善用數字,如為了表達「繁複」的申請手續,可以用「申請建照要經過23道關卡,蓋317個印章」,與其說「非常受歡迎」,還不如講「得到60%的民意支持」。

演講語言不要讓人心生不快

  演講語言可以讓人聽懂演講者的意思,但由於語言的感情色彩經常是相當主觀的,加上有些用詞本身其實帶有負面涵義,演講者一旦錯用,就可能會讓聽眾聽不明白,甚至會產生混淆。

  如形容1個人的表現很好,卻用「罄竹難書」來形容,由於罄竹難書其實指得是罪狀極多,即使把所有竹子做成竹簡拿來書寫,也難以寫盡,形容災亂異象極多,無法一一記載。既然是貶意,不但無法讓聽眾感受到演講者所要表達的「表現很好」,甚至可能會誤以為演講者是要諷刺所要表揚的人物,演講者的美意,反而會帶來反效果。

  因此,為了避免讓聽眾心生不快,演講者應該要盡量避免使用帶有高度負面意涵的語言,修辭學者稱之為「渾言」。如在政治造勢場合中,有些候選人為了激發支持聽眾的情緒,往往會用帶有強烈負面色彩的語言來形容對手,如「走狗」、「賣台」、「討客兄」、「龜兒子」,只是為了要讓現場的支持聽眾,一時情緒激動而大聲叫好。

  但在當今的網路時代,演講者一言一行,都可能會隨時放到網路上散播開來,這些帶有強烈負面色彩的用詞,不但會讓反對聽眾群情激憤,中立聽眾也可能會因此對演講者產生負面印象,如果用詞過於強烈,甚至可能觸犯「誹謗」或「公然侮辱」的罪名,絕對是得不償失。

婉轉語言影響力道要慎用

  為了避免前述使用「渾言」而造成聽眾誤會,但又必須表達涉及負面意義的事物時,演講者可以選擇間接、溫和、正面的語言,用比較委婉或婉轉的語言,來取代直接、激烈、負面的語言,這類演講語言就稱為「婉言」。

  如形容公司「裁員」,可以改用「瘦身」;形容一個人死亡,可以改用「仙逝」、「歸天」;「同居」改成「試婚」、「撤退」改成「轉進」等,這些用詞都是希望能讓聽眾比較不會注意到負面用語,而是改用較為正面或積極的角度,來看待演講者想要表達的含意。

  婉言最常用到的場合,就是說服演講。因為婉言能在不偏離事實的情況下,使其代表的人事物,獲得更好的「包裝」,改善可能的負面印象。如美國的反墮胎人士一般稱為「支持生命者」,贊成墮胎的人則是「支持選擇者」,迴避了具有強烈情感色彩的的「墮胎」一詞,反而有助於理性討論。

  另外1種婉言的用法,就是形容用語不要過於直接。如「這件事會讓人快要發瘋」,可以改用「這件事會讓人覺得很不高興」;「你真是令大家太失望了」,可以改用「雖然你很努力,但大家對你的期待更高」,聽起來是同樣的意思,但負面色彩會因為用詞不同而淡化,甚至產生正面鼓勵的作用。

  但由於婉言會犧牲演講語言部分的準確性,也可能會誤導聽眾對於演講內容的解讀,忽略事實的嚴重性,甚至可能因此對演講者產生誤解。如用「紅唇族」來形容吃檳榔的人,可能會讓聽眾以為演講者對吃檳榔的態度是肯定的,如果演講者的態度本是如此,問題就不大,但演講者如果是要宣導口腔癌防治,這樣的婉言,就會降低演講效果。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