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期(102年5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休閒農業經營者的智慧(上)....邱湧忠

壹、 由Sagacity談起 

  在我對台灣休閒農業發展的數十年觀察,在無意中發現台灣休閒農業早年經營者的人格特質當中,儉樸(Simplicity)、誠懇(Sincerity)及洞察力(Sagacity)是產業能夠經營成功的三個要素,也就是說,凡是休閒農場的成功經營者,都具備著這些特質。其實,休閒農場早年經營者他們都是農夫,他們不懂什麼經營哲學,只是,他們都具有「無意中發現有價值之物的才能」,日積月累,在日常實踐當中,在人際互動當中,以及在跟大自然相處當中,他們不斷發現有價值的東西,休閒農業於是成長茁壯。

  在產業能夠經營成功的三個要素當中,儉樸及誠懇基本上是與人相處之道,跟一個人的人格特性有密切相關,而獨獨洞察力是因人而異,就如同每個人都有肉體,也同時有靈魂,人的平庸或高尚不是跟肉體有關,而是跟他的精神及思想有關。

  洞察力(Sagacity)這個字源自於拉丁文,有三個意義,其一是sagacitas,表示精明的(sagaciousness),其二是sagax,表示知覺敏銳(of quick perception),其三是sagire,表示遠謀深算的(to perceive by the sense)。這三個意義其實都在說明一個具備智慧(wisdom)的人,也就是能夠做「好決策」、聰明而且英勇(saga)的人。以我們自身所處的環境來說,就是能見頭知尾,並且能夠有點膽識,能敢為人所不敢為。

  在當今的社會經濟環境之下,我們所欠缺的不是不沾鍋的人,也不是只顧往前衝的人,所欠缺的正是一個具有洞察力的人。我非常佩服在1989年能夠提出發展休閒農業計畫的人,在當時的環境下,農業大環境只自限在擴大農場經營規模,只知道用口號來處理農業的問題,「那位科長」可以不計毀譽,不計成敗,並且堅持自己所認定的真理去發展休閒農業,而今,擴大農場經營的口號不見,而發展休閒農業已經成為王道。同樣的道理,我也非常佩服當年一起發難的那些英勇的農夫們,他們或許有些具備做生意的底子跟經驗,但是,休閒農業對農夫們而言,都是一張白紙,他們跟著「撩落去」,如果沒有膽識,如果沒有智慧,怎麼會有今日甜美的果實。

貳、 是偶然也是必然

  回想當年投入推動休閒農業發展,以及實際投入經營休閒農業的人,他們的智慧所做的抉擇值得讚美。智慧(wisdom)其實就是知識(knowledge)的昇華,至於知識則是對真理及資訊理解的情況,那麼資訊(information)又是什麼呢?一連串的問題要從最基本的現象(fact)談起。

  比方說,天有異象,那表示出現在眼前的現象跟以前不同,如果這現象不斷出現,我們就知道那是一個重覆出現的經驗(experience),比如說,每到夏季台灣一定會出現颱風,這是每個台灣人都有的經驗,這些經驗累積在一起,就會有很多資料(data),比如說,那年有幾次颱風、路線怎麼樣?強度又怎麼樣?雨又多少等等,再將這些資料歸納整理,就可以成為大家可以利用的資訊(information),從這些資訊當中,我們大概可以理出因果關係,比如說,颱風如果從緯度比較高的地方形成,那麼侵襲台灣的機會相對較低,這些資訊如果以科學方法加以驗證,結果證明為真的話,就變成知識(knowledge)了。

  決定推動發展休閒農業或選擇從事休閒農業經營,當下的發想也不知道會面對什麼樣的結局。一個很不顯眼的小小抉擇最終引發出驚天動地的結局,休閒農業產業終於在台灣農業發展史上奠定一定的定位,面對台灣農業發展史上一幕幕風風雨雨的悲喜劇,人們將會問:這些結局究竟是由於歷史之神的偶然惡作劇呢,還是歷史必然的無情宣判?

  首先,我們得弄清楚,上述疑問的關鍵之處在於:歷史的發展是否始終受到某種因素的必然支配,並且是必然地、不可避免地朝一個方向發展?這裡所謂的「某種因素」當然可以是各式各樣,如上帝、命理、規律等等。而所謂「一個發展方向」既是指任一具體事件的結局的方向,也是指人類作為一個生物種類的發展前景。以休閒農業的推動而言,如果當時掌握權力的人具有同樣的遠景,則休閒農業應當更早發展,同樣地,如果當時沒有那個年輕人的堅持,不隨意放棄,休閒農業的發展可能因為主管的隨意扼殺創意而無疾而終,就當作沒有發生一樣。

  其次,習慣上,我們會把已經發生的事情看作是“必然的”、“不可改變地”發生,既然世界歷史只能是現在的這種樣子,那麼怎能設想它不是這個樣子呢?於是很自然會得出“必然性”的結論。

  但是,如果沿著這種思路推衍,則偶然性的出現也是必然的了,因為它也是不可改變地發生的,也只能是它所發生的那個樣子,因此,那就無所謂什麼必然性和偶然性了。休閒農業是歷史的偶然或是歷史的必然?這個問題之所以有真實的存在和討論的意義,就因為必然和偶然是截然不同的。歷史究竟是必然如此,還是有著種種可能性、充滿著偶然性的事件,這是一個值得思考、也很有趣的問題。

  當你問我在休閒農業發想當時「為什麼這樣做」時,實際上我們是假設“人人都能自由地創造歷史”作為一個自明的要件。面對事件的大趨勢,個人意志的能力畢竟有限;但當面對的是實際事件時,自由意志的運用和發揮則明顯是存在的。這是因為,作為歷史事件的行為人,他在歷史事件的進程中總會有各種努力,這些努力具有自由意志的成分,人對歷史事件的影響往往取決於個人自由意志的運用及發揮。當時,我為什麼要推動發展休閒農業?其實,也隱涵個人自由意志的運用及發揮,因為,當時被賦予一個主管的位置,你大概會想要有所做為,而這個做為的背後,實際上是做為一個主管的使命感,因為在當時的農業大環境之下,你有責任,而你有責任而不做為時,那是怠惰,跟我的人格及思維不符合。

參、 從無意中找到的價值

  休閒農業是在我農金歲月38年當中,從無意中找到的價值。1988那年,我有機會參加一項由亞洲生產力組織(APO)主辦,在日本東京舉辦的農業推廣國際研討會,在那個研討會當中,與會者都發表各國農業推廣發展的現況及問題,並且熱烈討論,在一個專題演講當中,討論到1970年代英國農業的困境及解決方法,當然引起我高度的興趣,因為1970年代英國農業的問題簡直就是1990年代台灣農業問題的寫照,如何解決必然是最令我關切的焦點,演講者提出「假日農場」(holiday farm)的藥方確實深植在腦海中,確定無法忘懷,因為farm(農場)可以把holiday(假日)併在一起,而且可以解決農業問題。我確實無意中找到了價值,我將「假日農場」改變成「休閒農業」,或許這樣一來比較能抓住農業為主體,二來是要跟英國有所區隔,以免被譏為抄襲!

  休閒農業這個無意中找到的價值,終於成為1989年在國立台灣大學思亮館舉行的二天研討會主題,從此以後,休閒農業在台灣發光發亮。無意中找到的價值就如同無意中發現的好東西或有用的東西,英文是serendipity,形容一件愉悅的意外事件(a happy accident),或一個歡悅的驚奇(a pleasant surprise)。在休閒農業的經營當中,無意中找到的價值隨處可尋,比如說,休閒農場開幕許久,卻只有小貓幾隻,當有一位報社記者替你寫專欄以後,週休二日滿山滿谷的遊客讓你喜出望外,你終於能夠理解,媒體這個東西真是一個歡悅的驚奇,你發現那是無意中找到的價值。又比如你參加一項社區營造的評審,在當中你發現一個社區端出來的是「抬神轎」,當眾人在賣力演出的當時,你已經從無意中找到價值,因此,你回去複製一個小小神轎,讓遊客在夜間活動中大顯身手,無論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大家都很熱衷,也讓休閒農場夜晚很high!

  從休閒農場一隅,到處盛開的野薑花,看起來並不顯眼,誰知道不久將成為休閒農場餐桌上的焦點,成為替休閒農場餐飲加分的寶貝;又比如休閒農場的服務員工為一起與遊客服務相關的糾紛,我們立刻向遊客道歉,雖然遊客不一定有理,但是,這個道歉卻是我們無意中發現的價值,這個價值跟海倫惠妮(Helen Whitney)所著原諒(forgiveness),所述說門諾教徒對於兒童屠殺案,受害者家屬採取令人訝異的作為,立即宣布原諒兇手,並慰問兇手家屬的那種情操,怎能相提並論?

(待續)


(作者為台灣休閒農業發展協會顧問)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報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