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102年7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MOOC對老師的挑戰與機會_北京....鄒景平

 

  今年2月,Coursera出了2次教學風波,也凸顯出並不是所有的老師都適應這種新的教學環境,老師若不改變心態,很可能就會出糗,或在這波浪潮中出局。

  天有不測風雲,即使像Coursera這個衝勁十足,表現耀眼的新創事業,最近也出現凸槌情況,有門課突然在教學1週後,無預告的關閉了,成為話題。最反諷的是,這還是1門教人「如何規劃與執行線上課程(Fundamentals of Online Education: Planning and Application )」的課呢!

  這門課在今年1月28日開課當天,就因為分組搞得一團亂,2月3日突然在課表上失蹤,雖然身為學生的我,後來接到通知,老師說要把課程延後的理由,是希望能準備得更充分之後,讓學生有更好的學習體驗。但要等到何時?卻沒有清楚的交待!這是一種不尊重學生權益的表現,只因為不收費,而被淡化了!

  按理說,這門課的老師是線上教學老手,不該犯此錯誤。但或許正因如此,老師太大意疏忽了,以為教40,000個學生,跟教20個學生,沒什麼不同,沿用貫有的教學模式,更沒有虛心觀摩其他老師的教學。老師不夠戒慎恐懼,連別的老師開課前都會作的問卷調查也沒做,一開始上課,就要求學生到Google Spreadsheet去簽到和分組,結果Google服務器因無法支援龐大的交通量而當機,造成一團亂,只得停下來!

  網路上的專家分析造成此次災難的原因有3個,都與分組有關,第一個,就是「技術故障」導致Google伺服器崩潰,第二則是缺乏對分組的目的作明確說明,讓學生陷入一團迷霧,而產生很大挫折感。第三則是沒有明確的小組活動,來導引組員之間的認識與互動。

  Coursera的另外一門課「經理人的微經濟學(Microeconomics for Managers)」,是由加州大學Irvine分校的Richard McKenzie教授主講,學生人數37,000人,2月下旬,這位教授宣佈退出教學,但由於視頻已經完成,Coursera的課程仍然繼續運作下去,但我不知最後一般由老師署名的學習完成證書,老師都退出了,會由誰來頒發呢?

  McKenzie教授對外界說明退出的理由,是出於授課品質的考量。他發覺學生太多,難以掌控學生的學習品質,他認為討論區的發言太多,會使學生分心,影響好學生學習,而且學生抱怨作業太多,使他無法確認學生能達到他心目中的標準。但也有人批評,這只是McKenzie教授的一面之辭,學生之一的Catherine Prendergast ,同時也是一位經濟學教授,她指出,老師不喜歡學生反擊自己的理性經濟模式,還要有經濟學知識的學生閉嘴,他不但無法接受批評,還要學生買他寫的教科書 (87美元),學生不配合,讓老師覺得無利可圖,尊嚴又大受打擊,才會出走。

  很多人看MOOC的興起,最喜歡討論的就是商業模式,最少談的就是老師,其實對老師而言,這是1個非常重要的改變契機,不論是當MOOC的學生,看看別的老師如何教課,或是當MOOC的老師,來實驗新的網路教學模式,都可讓大學老師從原來的學術象牙塔中走出來,發現老師角色的轉變與新機會。

  最近,Coursera宣佈新增29所合作大學,其中包含亞洲的臺灣大學、新加坡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東京大學,使得Coursera的合作高校共有62所,並增加90門新課,累計有313門。授課語言也增加法語、中文、西班牙語、義大利語。加入的學生累積達280萬人,每個月有140萬人註冊上課。

  其中,用中文講授的課程,引起我極大興趣。我很想知道老師是誰,結果香港中文大學推出的2門人文課程的教授,1個是李歐梵,主教「中國人文經典:大師導讀」,另外1個是白先勇,主教「崑曲之美」。這2位教授都是從臺灣大學外文系畢業之後,到美國留學,得到學位後,在美國教書到退休,最妙的是,2人還是同班同學,都年過70,卻仍樂意投入MOOC的實驗,因為他們受過西方文化的洗禮,所以沒有架子,不畏科技,不怕丟面子,勇於實驗和創新。

  另外1門中文大學推出的課,就是統計學的專業課程「結構方程模型及其應用」,由Kit Tai Hau教授主講,他說:「自 1995年以來,我已在大陸不同地方,舉辦近百次大型結構方程研習班。大陸學生勤奮、進取的學習態度,令我甚為感動。不過,中國地域甚為廣闊, 就算我到一些偏遠地方辦免費班,頗多學生仍難以支付旅費前往參加研習班。為此,我將在香港中文大學內自行製作的網上課程公開,方便學生們用這網上課程及大量的練習去修讀。」Kit Tai Hau教授為大陸學生設想的一片好心,令人感佩,但一般Coursera課程的影片,都放在Youtube上面,大陸的學生除非翻牆,否則是無法瀏覽的,不知Coursera和香港中大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會辜負了老師的一片好意!

  我的母校臺灣大學,在Coursera推出2門新課,1門是「中國古代歷史與人物--秦始皇」,1門是「機率」,開機率課的葉丙成老師雄心勃勃,特別強調在課程當中將搭配使用臺灣大學所開發的多人競技線上遊戲系統,來幫助學生快速成長。葉老師說:「這個遊戲的主要精神,便是由學生們自己設計1個機率題目,而後彼此競技,互相攻破他人的題目。我們會教同學如何設計題目。同學在設計題目的過程之中,可以快速養成對於機率題目的洞察力,.....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線上課程出現的多人競技線上遊戲,歡迎你一起來加入!」

  這是多麼吸引人的課程介紹呀!他舉出課程設計有2大重點,1個就是讓學生設計問題給同學解答,而非傳統的解答老師的問題,另外1個就是採用多人線上遊戲來作答題比賽,不管實驗途中會不會出現問題,這種勇氣和用心,就令人激賞!

  我也在臺灣的研究所教課,也觀摩了不少MOOC,我發現這些老師都會碰到一些問題,但他們也會很快的修正和適應,不太會把挫折或學生的批評放在心裡。並且教完之後,很多老師馬上會繼續開同樣的課,Coursera真正嚇人的武器,我認為是翻課率,快得嚇人!

  例如普林斯頓的老師Mung Chiang主講的「20Q about Networks: Friends, Money, and Bytes」,為期10週,針對目前各種網路服務,做了極為深入周全的分析,教得真好,還舉辦10個網路創新專案競賽,只可惜教學過程中,引用太多數學,使很多人卻步。他去年底教完第1次,給學生的課後報告中說,今年2月4日就開第2次課,內容與第1次相同,然後5月份他又要開1次,這次他就會呼應同學的請求,換用新內容,完全不使用數學公式來教學。

  加拿大的數位學習專家Stephen Downes認為21世紀的老師,已經無法像從前一樣,只是當個灌輸知識的管道,而是兼具4種不同角色,那就是專家、教練、設計者和學習者。這4個角色,在MOOC的課堂中,每位老師都有或多或少的清楚的呈現。

  MOOC像是1把鑰匙,打開封閉的大學象牙塔,讓老師之間、師生之間可以相互觀摩、學習和合作,像Cousera的很多老師就相互觀摩和分享許多教學撇步,MOOC讓跨校、跨國的觀摩,不費吹灰之力,也讓教學國際化,成為可以輕鬆實現的理想。

  但是很多老師並不看重教學,還是維持著傳統的封閉教學方式與心態,只教書,不學習,不改變,這不但是學生的損失,更是老師自己的損失,MOOC會加速推動老師的改變步伐,若堅持不改變的人,就難免被淘汰的命運!老師若能積極面對MOOC,以開放、敬業、積極的態度來把握此機會,很可能就會像躍過龍門的鯉魚一樣,化而為龍,遨遊千里!


(作者為一宇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資深顧問,本中心「數位學習2.0應用實務研習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6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