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102年7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安倍經濟學對臺灣的啟發....林建山

 

  安倍晉三去而復返,2013年3月回任日本首相,立即發出振興日本經濟的「3支利箭」,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就把日本的經濟活力與社會民氣都一口氣找了回來,接連又再發出第二波3支利箭,在4月底之前已讓日本股市回春,經濟展望轉為樂觀,似乎疾疾發動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已然讓日本從根本擺脫了「失落20年」(lost decades)的陰霾,國際間對於「安倍經濟學」究竟是如何產生的?核心內涵何在?讓國家發展策略遽然扭轉與改變,所依憑的是甚麼?「安倍經濟學」對於解決「悶經濟的臺灣」,是不是也會同樣有所啟發?相信是今天眾所關注的大哉問題。

「安倍經濟學」的3支利箭戰略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上任後所創導的一系列旨在刺激消費、擺脫通貨緊縮的經濟政策,被稱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其核心理念是:「沒有通貨膨脹預期,就無法創造就業,也就不會出現大投資。」,矢言要在最短時間內將困鎖日本「失落20年」(lost decades)的通貨緊縮(deflation)予以快速消除,促使日本企業及家庭更願意支出現金,而不再祇是儲蓄保守,重新振作日本對內對外的經濟雄風與日本在全世界的國際功能地位。

  所謂安倍經濟學新政的3支利箭戰略,主要有3大重點核心策略行動內涵:第一,動用「成長策略」,積極採取行政鬆綁與重建,以能再啟動經濟活力及社會動能,使日本產業的全球競爭力,回升至少讓日本經濟成長率從現在1%左右的低盪水準,提高到3%或更高的水準;第二,採行大膽的貨幣寬鬆手段,採取「通膨目標化(inflation targeting)」政策,將日本通膨目標從現行的1%倍增提高為2%,以收購資產方式釋出貨幣,以消解20年來日本通貨緊縮困局;第三,採取積極攻勢性的財政刺激措施,也就是凱因斯經濟學的擴大有效需求手段,強力振作日本國內投資水準及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安倍經濟學「財政政策、金融寬鬆、成長戰略」的「3支利箭」中,最先發也最關鍵的是「財政政策」,以政府財政支出推動各項公共投資建設之發展,核心在於公共事業支出,在2013年1月制定的日本緊急經濟對策中所編列的10.3兆日圓預算,近一半以上都花在公共事業上。日本公共建設投資支出,可以發揮2大效果:其一是,社會基礎設施建設的充實,讓社會生活便捷化,並有利於企業經營活動之開展;其二是,擴大公共建設投資,增加土木工程、建設公司的業務活動量,通過原材料購買、員工雇用,有利民間企業投資營運,就業機會增加,以及社會工資待遇水準提高,可以有效刺激和促進國民消費,產生促進國內經濟情境之改善的「相乘效果」。

  安倍經濟學新政在2013年已然正式啟動,由日本政府動員20.2兆日圓(約2,300億美元)投入公共建設及公共投資,其規模額度占已達550兆日圓的日本GDP,也不過祇有2.3%而已,但是如此政策作為,所能引發的日本民間投資、民間消費,以及企業獲利空間,乃至於勞動力就業機會,也就是總體日本經濟社會的「有效需求」創造,則必將數十倍於此。這也就是為什麼國際社會大多數肯定安倍經濟學新政之企圖作為的主要原因。

日本成長戰略的新3支利箭

  安倍晉三在三月初發出「寬鬆金融」、「財政出擊」及「成長戰略」3支利箭的一個半月後,即在2013年4月19日,再度射出日本經濟社會成長戰略的新3支利箭則是:「社會挑戰」、「海外發展」和「創造」。

  面對日本社會動能與活力之不足,「安倍經濟學」新3支利箭的首發利箭,就是要讓日本女性的活躍,變成經濟社會成長戰略的核心。安倍認為,日本經濟社會最沒有好好利用的人才,就是女性人力資源,因此要求日本3大經濟團體,要好好善用女性的力量,希望日本企業積極任用女性擔任董事、主管等,日本政府也下決心要改善女性的工作環境。因為許多日本的職業婦女,都面臨工作、育兒二選一的現實抉擇,為了讓女性安心工作,日本政府將提供綜合性的支援,包括,讓日本女性可以專心休育兒假,直到小孩3歲為止,且保障能順利回到工作崗位,另也計畫在5年之內,增加建置可收容40萬名幼兒的保育設施,將「待機兒童(沒有可就讀的幼稚園、托兒所)」的人數減到零;同時,也要「打造健康長壽社會」,以厚實國家人力資本。因此,祇要讓被埋沒的高能力日本女性人才好好發揮,必然能夠使之成為日本重回成長軌道的原動力。

  面對日本海外發展之再強化挑戰,「安倍經濟學」將積極推動與亞太及歐洲等國之經濟合作談判;加緊拓展俄羅斯、中東各國市場,以經濟外交手段,開發飲食文化、能源、醫療等領域的海外市場機會。同時,將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力量,共同成立日本的醫療機器和服務外銷之新機制組織,加速全球市場化。

  面對日本社會創意與創新力之落後,「安倍經濟學」將鬆綁有關再生醫療和開發新藥的相關法規規定,以推動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iPS細胞)的應用等,加速再生醫療的實用化及產業化;同時有效釋放日本國民的創造能力,積極動員日本國民的力量,以使日本經濟再度強有力地再成長。

對亞洲區域及全球經濟復甦都有正向價值

  安倍政府在政策上的核心願景目標,在於促使日本經濟成長率可以回復到「失落20年」之前,也就是1980年代的3%以上水準,則必然就要容許通貨膨脹的「泡沫空間」加大,才有可能達成,事實上也祇有容許將通貨膨脹目標,從現行的1%提高為2%,才有可能讓日本經濟成長率從1%提高到3%以上;再者,以日本是亞太地區最主要關鍵的工業原材料的上游供給國家地位言,其一般通膨率水準從1%提升到2%,對整個亞洲區域經濟的衝擊,應該還是會落在可容受的範圍之內,而不致造成太多區域性的「臨界恐慌」才對。

  安倍經濟學新政是將「失落20年」定義為日本的國家級經濟危機,因此採用較為積極性的「成長策略」手段,創造出新的經濟泡沫,用來啟動1個已經長期過度緊縮萎頓的經濟體,是當下所不得不然的「必要之惡」,特別是在長期過度強力抑制物價政策之下,也必然會完全殺死了就業機會與就業水準,這正是過去日本「失落20年」的社會問題核心,因此乃決定師法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的策略思維,促進日本中央銀行在「照顧物價穩定」的職責之外,同時增添兼顧「降低失業率」的新職責,這也就是安倍經濟學新政會敢於採行「通膨目標化」政策的中心旨意,其積極性成長策略的落實體現,結果應該會促進日本經濟活力的再起,再度促使日本成為足能啟動亞太經濟的主力火車頭;這樣的作為方式,其實對於亞洲區域整體的經濟復甦,乃至全球經濟復甦,都有其正面的重大價值,這也是為什麼克魯曼等世界級經濟學家們會高聲喊讚,而其他多數OECD會員國家也都正面期待,日本經濟的振作,應該會成為2013年啟動全世界經濟復甦的1個最主要的發火點所在。

  整個安倍經濟學的手段作為,從總體經濟的角度來看,對於振興日本經濟,應該可以預期是會產生相當重大的啟動作用;但是,對於亞太區域經濟,乃至全世界經濟的溢出效應(spill-over effects),恐怕是利多會遠大於弊禍,應不致會有如當下市場短暫心理恐慌的危殆預期情境那般,產生太廣闊的「世界級」負效應才對。所有現今在國際股匯市所呈現的震盪起伏現象,應該都不會太持久。

給臺灣前瞻性國政策略抉擇的3個啟發

  「安倍經濟學」對於當前臺灣經濟社會及政府公共政策抉擇,確有幾點頗具前瞻性價值的啟發,可資為主政當局與社會大眾的省思與參考:

  第一,為解決世界金融海嘯以來大環境變遷所肇致的當前經濟難局,採取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並舉,交互運用的國政對策,是勢所必要的。尤其是「安倍經濟學」在財政支出政策上實施的積極正向擴張作為,所能極其快速地啟動日本社會信心與經濟活力的驚人效應,特別值得注意。不過,有1點必須注意的情況是,臺灣與日本最大的不同,在於臺灣並沒有像日本一樣,長時期存在的任何類型通貨緊縮問題,反倒是臺灣有「流通貨幣過剩與浮濫」的固附問題;安倍經濟學第一波3支箭所採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在目前臺灣之情況,勢必應予保留而不能發,但日本安倍經濟學在政府公共投資、公共建設及生產性公共支出的強力增加之作法,已產生極其正面的效應,則確實已經給臺灣極有實務價值的重要示範,非常值得我們追摹效法的。

  第二,「安倍經濟學」特別強化日本產業經濟成長促進策略,鼓勵民間加大有關產業科技創新與就業機會創造的投資,用以大力振興日本產業動能與競爭力,亦正是當前臺灣悶經濟的關鍵病灶所在,「安倍經濟學」透過這一方面的超級激勵促進,使日本產業經濟部門快速甦醒,社會信心立即恢復,也把民間活力即刻帶動起來,從這樣的作用效應來看,這種產業經濟成長促進策略模式,也恰好正是解決20年來臺灣經濟衰頹倒退困局的最有效藥方,馬江執政團隊尤其應當從中找到,今天臺灣社會可以著力發揮的國政策略重點。

  第三,「安倍經濟學」第二波3支利箭之聚焦強調,國家人力資本的創新利用與更理性配置,亦不啻是可以立即紓解臺灣青年失業、高學歷失業及女性勞參率偏低的「國家人力資源閑置、廢棄不用」之關鍵缺失問題,應該也是足以啟發臺灣前瞻國政策略抉擇,另一個重大的參據要點。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6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