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102年7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18)-反覆映襯使用語言 讓演講不像說話....楊迺仁

 

  不管是臨時準備的即席演講,抑或是有足夠時間準備的有稿演講,演講語言的設計,都是演講者不可輕忽的要事。因為設計得當的演講語言,才能夠搭配適當的聲音及身體語言,讓聽眾感受到演講者所要表現的情緒,如果演講內容充滿贅字贅語,勢必會讓聽眾感到不耐。

  有趣的是,由於聽眾不見得會時時注意演講者表達的訊息,且為了強化訊息的力量,反覆使用特定用詞,其實是非常重要的演講語言,但「反覆使用」與「贅字贅語」往往只有一線之隔,關鍵在於前者看得出來經過設計,後者往往只是無意義的重複使用,演講者不可不慎。

  如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08年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時,於新罕布夏州初選意外落敗後發表敗選演講時,就重複不斷地講出「Yes, We Can」,以此來振奮人心。因此,有意義的反覆用詞,才能夠真正發揮演講語言的力量。

利用反覆強化演講語言力量

  反覆又可以分為「字音反覆」、「字詞反覆」與「句子反覆」三種。首先是字音反覆,也就是押韻。如曾獲2009年中華民國國際演講協會台語演講比賽第一名的陳立山先生,在這篇「兩支跤凸規台灣」演講中(http://www.youtube.com/watch?v=-5Apn30Dok8)就大量使用了字音反覆。如演講一開頭就指出做過四件事才是愛台灣,是哪四件事情這麼偉大?「第一是鐵馬遊台灣;第二是泅水過日月潭;第三來登高爬玉山;第四是河洛話來~演~說」每一句話的尾音用台語發音,其實都有押韻的效果。

  字詞反覆則是將訊息中某個單字或語詞重複使用,以增強語言的氣勢。如蔡英文在2012年總統大選的敗選演說中(http://www.youtube.com/watch?v=y13YgLaPtwI),用「我們要堅強,我們一定要堅強,我們一定要比誰都堅強」來鼓勵聽眾,不但連續用了三次「堅強」,而且還透過「我們」、「一定要」及「一定要比誰」的用語,一次比一次的加重「堅強」用詞的力量,就是有意義的字詞反覆用法。

  句子反覆則是將訊息中某個詞組或語句重複使用,如中國大陸電視評論員鍾山在評論中國大陸高考一些光怪陸離的現象時(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SS8nEEBf7rw),就反覆不斷的說出「一個考試有多麼重要」,如「我不知道一個考試有多麼重要,能讓家長們覺得沖馬桶的水響都是一種罪過,為除蛙聲甚至不惜荼毒一池青蛙的性命;我不知道一個考試有多麼重要,能讓家長自發把路過的車輛攔截,把騎自行車的市民強行拽下,甚至不惜和路人多次衝突;我不知道一個考試有多麼重要,能讓父母強顏歡笑,隱瞞親人去世的死訊。」

  其實不只是主要的演講語言可以反覆使用,即使是形容詞,不斷的重複用在演講語言主體,也會產生相當程度的力量。如中國大陸知名作家韓寒在2010年2月於廈門大學「南方周末2009年原創榜文化論壇」中發表題為《有關大國文化》的演講(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1765126700837&set=vb.167596292381&type=3&theater),以一貫的幽默及犀利的口吻,抨擊中國在言論及出版自由方面的限制時,就提到「落筆的時候,有個情境就在想,警察不能寫、領導不能寫、政策不能寫、制度不能寫、司法不能寫、歷史不能寫、西藏不能寫、新疆不能寫、集會不能寫、遊行不能寫」,一連串的「不能寫」,讓現場聽眾聽了,都不禁為之一笑。

排比與映襯 帶起強氣勢

  除了用反覆詞句,來加深聽眾印象外,演講者也可以用一連串結構相似的語句來表達相關內容,這種方法在修辭學中稱為「排比」,在演講中善用排比,可以產生強大的韻律感,因此營造強而有力的氣勢。

  相較於反覆,排比因為用詞字音不重複,不但比較不會給人用語僵化的感覺,而且因為因為帶有韻律感,其實也會給人愉悅的感受,甚至會讓聽眾以為演講者在「吟詩作對」。

  如陳立山在「兩支跤凸規台灣」演講中,形容朋友聽到他要騎單車環島時的反應,用了「那好累、很辛苦、很危險」連續三個名詞來形容;而他在描述碰到上坡時,堅持用騎的,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樣用推的時,就用了「不管路面有多陡,只看眼前七尺份」來形容,強調堅持「不下車,不推車」,就發揮了用詞排比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想要使用排比,演講專家的研究認為,最好是重複三個語句,可以將演講氣勢帶到最高潮,引發聽眾的鼓掌反應。

  最後一種產生氣勢的演講語言,則是一種用語言來描述兩種或更多相異事物,並利用其中部份事物,來襯托出自己所要強調事物的特點。特別是當我們對比兩種極端,例如幸與不幸、喜與悲、老與少、大與小時,更能產生最大的力量。

  如陳立山在他憂慮騎不過同行的年輕人時,同行的夥伴用「騎鐵馬環島,比的是長期的耐力,不是一時的氣力。」其中的「長期」Vs.「一時」、「耐力」Vs.「氣力」,就是映襯手法,強調騎單車環島不是在比短時間的衝刺速度,而是在比長時間的忍耐力。

  蔡英文的2012總統敗選演說,也用到了映襯手法,如「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你可以悲傷,但不要放棄。」都是用前面的負面用詞,來映襯她真正想要鼓勵聽眾的後面用語。

撰寫講稿及讀稿 說好演講語言

  演講者設先設計演講語言,或是使用名言哲語,都可以有效的提綱挈領,讓聽眾印象更為深刻,但這些演講語言如果不先寫在講稿上,在實際演講時,要是有任何遺漏或唸錯,等於就糟蹋了這些演講語言。

  而在商務演講的場合,因為時間多半都在20分鐘以上,演講者多半都會用投影片來準備演講內容,撰寫逐字演講稿的可能性並不高,因此在使用演講語言時,可以將其作為投影片的「標題」,甚至刻意的設計單張投影片。

  如筆者在形容好的演講架構,就特別做了一張上有「有興趣、聽得懂、記得住」三個重點的投影片,就是利用排比方式;而形容演講語言要注意「親近」原則是,也會設計「慎用暗語、慎用文言、慎用外語」的投影片,就是刻意反覆用了三個「慎用」來設計。

  但如果是在20分鐘內的演講,建議演講者還是試著寫下演講稿,如此一來,許多創意及想法,都可以留存記錄,而且在設計演講語言時,更能字斟句酌,尋求最好的描述方式。

  但演講稿雖然要在演講前寫好,卻不宜在演講前就讓聽眾看到。政府許多官員在致詞時,往往都會在演講開始前,就提供現場來賓或媒體演講內容,其實會有很多後遺症。

  首先,一旦演講者脫稿演出,或不小心講錯或遺漏演講內容,會很容易被現場的聽眾或媒體發現;聽眾也可能因為事先看到演講內容,少了新鮮感及驚奇感,降低聆聽意願。因此,建議演講者最好是在演講結束後,再提供演講稿。

  但如果是用投影片演講,投影片先給倒是無妨,但投影片上面的內容,應該只需要留下演講者希望聽眾記住的用語,或是比較難以記憶的內容,才能與現場演講效果相輔相成。

  雖然演講研究指出,演講稿最好由演講者親自撰寫最好,除了會比較熟悉慣用的演講語言外,寫作的同時等於也是在背誦記憶,但「講稿撰寫」的專業性及重要性,其實並不亞於一篇好文章,並非所有需要發表演講的公眾人物,都有這樣的好文筆,講稿撰寫人(Speechwriter)的需求也就應運而生。

  如對於西方民眾來講,2007年出任英國首相的布朗(Gordon Brown),一直不像他的前任布萊爾(Tony Blair)一樣,演講能夠引人入勝。不過,他在2009年3月於美國國會的演講,竟引發了19次長時間的站立鼓掌。原來,布朗曾花4萬美元雇用一個美國寫手公司為他修改講稿。這個公司不但擁有眾多講稿撰寫人,而且還曾為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和其他政要服務過。也因為布朗找了講稿撰寫人,才有機會一改在美國民眾心中冷若冰霜的形象。

  但找講稿撰寫人協助也要小心。如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2003年擔任反對黨領袖時,曾經發表過支持美國對伊拉克用兵的演講,結果卻在2008年時被敵對政黨爆料,講稿內容竟然與澳洲總理針對同一事件的講稿雷同,雖然當年為哈珀撰寫講稿的撰稿人黎波特立刻辭職,但對於哈珀的個人形象,已經造成傷害。

  因為,公眾人物的公開發言,其實等同於他個人的想法,如果他的想法居然只是抄襲其他人已經說過的內容,等於讓聽眾會認為,這個公眾人物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勢必會影響演講者的可信度,演講者不可不慎。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6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