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期(102年10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慕課(MOOC)是推動高等教育變革的催化劑....鄒景平

 

  資通訊科技改變了各行各業,從銀行、政府行政到網路購物等,幾乎無役不與,只有教育屹立不搖,仍然維持著傳統的樣貌,但去年慕課(MOOC)飛騰猛迅的發展,已經成為高等教育變革的前鋒,將加快、加大高等教育變革的速度與廣度。

  MOOC的旋風,在一年之內,締造了三大品牌,那就是美國西岸以史丹佛大學為創始源頭的Coursera,東岸由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學院共同投資的edX,以及由Coogle公司無人自駕車專案負責人,塞巴思欽特倫教授創辦的Udacity。

  若要用一個中國字來形容這三大品牌,我認為Coursera是「創」,富於彈性與變化,學起來比較有趣,學習內容也適中,適合各年齡層的人,尤其是在職人士。Udacity是「專」,只針對計算機和網絡專業人士的技能,提供課程,對於想培養一技之長以求職的人,最有幫助。edX是「謹」,謹守著校園教學的傳統方式與內容,學習氣氛比較嚴肅,比較適合有心鑽研學術、認真用功的人士。

  今年可說是中國大學的「MOOC啟動」年,從五月底,北大和清華宣佈加入edX之後,七月初,上海交大和復旦大學,也宣布與Coursera結盟,中國的大學透過MOOC投入國際化的舞臺,對全球的華人而言,真是值得期待與慶幸的事。

  臺灣的教育部在2012年底,提出「魔課師」計畫,期望透過自行打造的平臺,陸續放上一百門臺灣各大學的課程,讓好老師和好課程可以跨校來分享,這就是本土化思維,用來練功可以,但對於迅速建立臺灣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形象,幫助不大。

  臺灣最富聲望的臺灣大學,則於今年三月加入Coursera,將於八月推出兩門課,一個是「歷史人物秦始皇」,另外一個是「機率」,都是以中文教課,這對於想認識MOOC,卻擔心自己的英文不夠力的朋友,是個探索的好機會。

  清華和北大加入MOOC之後,兩校的領導都從大處著眼,談論MOOC對高等教育的衝擊與影響,卻很少觸及「如何用MOOC來進行校內教學方式的改革」的議題。

  唯獨復旦大學副校長陸昉指出:「慕課(MOOC)的正面意義,不僅僅在把校內優質課程分享給世界,更在於怎樣利用參與MOOC的機會,做好中國大學的教學改革和教學模式創新。」

  這才是重中之重,加入MOOC不是只為展現自家的好課,而是彎下腰來學習如何更好的教與學,讓學生真正能從學習中獲得趣味。

  MOOC到底能為校園內的教學現狀,帶來那些改善呢?一是解決「粥少僧多」的問題,學校常因為開課的老師少,想修課的學生多,受到教室容納量和老師負荷的限制,不得不擋掉許多學生,假如是必修課被擋,有些學生可能就必須延長畢業時間,花上五六年才能完成學業。美國的大學也常有此種情況發生。

  例如,2011年春天,臺灣的文學大師白先勇先生,回母校臺大開課,講授「昆曲新美學」,臺大學生爭相選課,有2386個學生報名,但因講堂座位只能容納400人,使得很多學生無法得償心願。主辦單位只好透過全程錄影的方式,來滿足這些人的渴望。

  但今年因為香港中文大學與Coursera合作,將推出由白先勇與華瑋老師主講的「昆曲之美」,只要學生想聽,都能得嘗宿願,才不過兩年,科技就解決了實體校園的大難題。

  MOOC為校園的學生解決的另外一個大問題,就是好課衝堂的狀況,學生都想修好老師的課,若是兩個好老師的課衝堂,或是好老師的課,剛好被安排在自己無法參加的時段,那麼只有放棄一途了,但是因為有了MOOC,學生就可兩全其美,彈性安排自己的學習時間,不需要犧牲某門課了。

  在臺灣的大學校園,有個困擾師生的大問題,就是三學分的課程,通常以「每周一次,每次連續上課三小時」的方式進行,不但學生吸收不了,老師教起來也吃力,甚至有時體力負荷不了。

  而MOOC課程最大的好處,就是短視頻,每週老師會錄製並放上五到十個視頻,每個視頻長度在五到十分鐘,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時間與吸收能力,決定要看幾個視頻,分幾次看完?安排自己的時間空檔來學習,更可利用移動載具來學習。

  我學過的MOOC課程,超過十個以上,依我個人經驗,每天大約學習二十分鐘最適宜,有些視頻看一次還不夠,需要多看兩次,有時還要停下來記筆記,或錄下螢幕畫面,視頻看完之後還要複習,工作不像看電視那麼輕鬆。

  MOOC的課程每週都有測驗或作業,學生用電腦送出答案之後,馬上就會看到結果,假如對成績不滿意,還可以重複做,有些老師不限制重複次數,有些則規定次數的上限,至於最終成績如何計算呢?大多數的老師都選取最高分數的那一次來計算。

  至於無法用電腦評分的作業,則採取同伴互評的方式,首先學生必須要交作業,並在老師指定的日期前完成,之後再依據老師訂定的的評分原則,來批改同學的作業,當學生在老師指定日期之前,完成規定數量(通常是二到五份)的同學作業評閱之後,之後,老師會讓你瀏覽同學給你作業的評論。

  假如學生只交作業,卻不進行同伴互評活動的話,結果是會得到很低的分數(例如20分),或是根本沒有分數(零分)。

  假如學生在MOOC學習過程中發現問題,不是直接找老師問,而是上論壇去,看看有沒有其他同學發生過類似狀況?假如正好有的話,我們就可看看答案,它是否已經解決了自己的問題,假如沒有,那麼就發帖尋求協助,依據Coursera的後台資料分析,學生所提出的問題,平均二十二分鐘之後,就會有人回應,這就是MOOC中的M(Massive,大量的學生)所發揮出來的效用。

  很多人談論MOOC,都偏重在其外觀的教學方式,例如小視頻,每週測驗及同伴互評等等,卻忽略了MOOC內在的精神,什麼是MOOC精神呢?就是人性化,以人為本的精神!因為尊重人,知道學習者需要回饋與互動,學習者需要被瞭解,他們也想要理解其他同學,所以MOOC才透過最新科技的應用,來達到大量與深度的互動。

  MOOC能做到大學校園所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學生人數動輒數萬人,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學習檔案,每個課程結束之後,學生還可重複觀看教學的內容與測驗題目。學生可以仔細回顧或重溫自己的學習歷程,這在校園中,能做得到嗎?

  另外一個大學校園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大量的、不同國家的學生作業的觀摩與分享,這是我最為嘆服與欣賞MOOC的地方,我上史丹佛大學創業中心(Venture Lab)所舉辦的MOOC,課名是「創造力速成」,收穫最大的地方,就是觀摩到不同國家,不同年齡的同學作品,它讓我看到許多細膩、創意、耐心和突破的痕跡,也擴展了自己的思路和想像力。

  像Coursera目前註冊的學生數目,已經超過四百萬人,可選的課程數目,超過四百個,短短一年,就有如此成果,一定是有它獨特的魅力與吸引力,也才讓美國的高等教育的學習管理平台霸主Blackboard,終於宣布要推出具有MOOC特色的新平台。

  北京大學對外發佈的新聞中提到,若北京大學的學生選讀edX上的北大課程,將可獲得學分,MIT也提到,若校園中的學生完成edX課程,也可取得學分。這是第一步,將來,北大、清華、復旦等名校,會不會擴大網路招生規模?名校進軍網絡教育,又會對既有的網絡學歷教育,帶來多大的衝擊呢?

  越來越多的大學,加入MOOC的行列,這意味著什麼?學生修課管道增多了,學生修課的費用降低了,知名大學可以招收和容納更多的學生,這對於中小型大學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高等教育的變革不是在無聲無息中悄然發生了嗎?

  MOOC是科技更迭之下的新教育情境,因為最新科技的應用,使得我們可以用不同的、彈性的、更好的方式,來進行教與學,使得好老師不再是稀有資源,而是有心向學的人,都可追隨的對象。

  在新科技的協助下,學習不再只是冰冷的知識傳授,而是「即知即行」的體驗和分享,學習不再只是分數的競逐,而是創作與協作的實現,學習不再只是取得學歷的過程,而將是學習者積累能力與磨練毅力的旅程,學習不再只是人生的一段時間,而是我們終身的伴侶。

  也因此,慕課(MOOC)將是推動高等教育變革的催化劑,種種跡象顯示,變革的號角已經響起!我們與其等待被改變,不如主動先來自我改變!


(作者為一宇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資深顧問,本中心「數位學習2.0應用實務研習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6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