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103年2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25)-演講音量不可小 音高音速有表情....楊迺仁

  在所有的演講發表技巧中,最重要的技巧莫過於聲音語言。聲音語言不僅不受任何器材及環境限制,完全由演講者所掌握,更如前面文章所言,聽眾除非離場,否則「不想聽都不行」,更重要的是,演講者個人及演講內容的「感情」,往往會因為聲音語言的變化,而產生完全不同的面貌。

聽得到是聲音語言的基礎

  要讓聽眾感受到演講者的聲音語言,最基本的要求就是「音量」要夠大,如果什麼都聽不到,再好的聲音語言,也無法達到任何預期效果。更重要的是,因為某些聲音表情,可能要改用音量較小的方式呈現(如示範講悄悄話),如果正常演講的音量不夠大,需要用到音量較小的方式來發表時,效果就可能會因此打折扣。

  演講音量至少要大到讓全體聽眾,包括坐在最角落的聽眾,都可以聽見的程度。演講者可以提早到演講場地做練習,可以請人坐在角落,測試音量需要放到多大,與測試投影片的「末座」原則,道理其實相通,因此兩者可以一併做測試。

  要特別注意的是,由於正常的演講場合,現場不會只有演講者一個人的聲音,包括聽眾交談、場地外噪音等,都可能讓演講者即使有放大的音量演講,聽眾仍然有可能聽不到,建議演講者在正式演講時,最好用比練習時更大的音量演講。

  如果音量實在很難放大,或是演講的時間長度比較長時,建議演講者利用麥克風演講。但大多數演講場地準備的麥克風,多半以手持式為主,不但會影響手勢展現,如果演講者需要用到簡報投影,另一隻手還得使用無線滑鼠或平板電腦來控制簡報,就很難使用手勢來展現身體語言。

  最理想的選擇,自然就是使用頭戴麥克風,國外幾個舉有指標性的研討活動,如TED Talks、蘋果產品發表會等,主講者都是採用頭戴式的麥克風,但國內的演講場地,卻很少提供。演講者若要自備頭戴麥克風,有兩種裝置可供選擇,一種是自備無線訊號擴大機,優點是不受演講場地的環境影響,還可以在戶外使用,缺點除了攜帶不便外,這種擴大機的喇叭出力瓦數有限,多半只能適用在幾十人左右的場合。

  還有一種無線麥克風的設計方式,分為發射器及接收器,接受器上有可插入音響擴大機的端子,只要將接收器上插入場地已有的擴大機上,就可接受來自於發射器的訊號,優點是可以充分應用場地設備,缺點除了不能於戶外使用外,也可能因為場地或設備因素,容易出現訊號干擾或不穩的現象,建議演講者要提早到演講場地測試。

  此外,就算有麥克風,一旦外界噪音過大,如打鐘或施工產生的噪音,影響到演講過程時,演講者最好還是停下來,等噪音過了再說,而不是跟噪音比賽音量。

  但儘管麥克風已成為演講場地常見的設備,演講者還是應該要做好沒有麥克風的準備,有能力放大音量,以免碰到麥克風故障或停電時,導致演講效果大打折扣。

  要知道音量會不會有問題,演講者可以觀察聽眾的反應,看看是否有人露出很想聽但聽不見,或是無法忍受過高音量的表情。演講者也可以在演講開始以前說幾句問候的話,然後直接詢問聽眾:「最後一排可不可以聽見我的聲音?」或是「這樣會不會太大聲呢?」

  音量的大小也會影響聲音表情的呈現,如需要表達較為強烈激動的情緒,如歡樂、驚訝、呼籲行動時,演講者通常需要適度放大音量;如果表達的是感嘆與憂傷,則可以降低音量,改用較為柔軟的聲音。

音高及音速組合出不同表情

  除了聲音的大小,聲音的高低(音高)及速度(音速)也會形成不同的聲音表情。但許多人在演講時,可能因為照著稿子或投影片上的文字「唸」,聲音高低起伏並不明顯,不管情緒是在激昂或是沉靜的時候,都用一樣的音高及音速在演講,不但無法讓聽眾進一步的感受演講內容,甚至還可能讓聽眾認為,演講者對於演講的熱情度不足。

  一般而言,演講者多半會用「中音」完成全程演講,但在表達驚訝、歡樂、讚嘆、熱情等激昂的情緒時,應該改用「高音」;如果發表的是嚴肅、哀傷、鬱卒、壓抑的內容,則可以改用「低音」。

  要特別注意的是,在使用高音時,小心音量過大或嘶吼沙啞,反而會帶來反效果;反之,在使用低音時,也要注意音量是否過小的問題。

  另一個要注意的地方,則是單一語句有時也可用音高變化來傳達意義。常見的句調變化有四種類型:(1)聲調前後平衡、語勢緩和,表達「冷靜」與「平和」情緒的「平直調」;(2)聲調前低後高、語勢上升,表達「疑惑」與「驚訝」情緒的「上升調」;(3)聲調前高後低、語勢下降,表達「堅定」與「沈痛」情緒的「下降調」(4)聲調高低起伏,語勢曲折,表達「挖苦」或「諷刺」的「曲折調」。

  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在2013年的開學典禮(Freshman Convocation)上,機械工程學系二年級資優生Nicholas S. Selby (Nick)向新生致上七分鐘的歡迎辭時(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201518165908899&set=vb.167596292381&type=3&theater),他一開始就是用「平直調」對新生表示歡迎,並指出他希望藉由這個場合提供新生十個建議,而在十個建議中,他多半會用「上升調」指出有哪些建議,來強調建議的重要性;需要特別提醒學生時(如第七點),他會改用「下降調」,提高警示的涵義;而不時出現的幽默,更是常常使用「曲折調」。

  但在這場被網友稱為「Epic Welcome Speech」的演講中,真正讓Nick一舉成名的段落,卻是演講結尾最後的兩分鐘。他在演講結尾時,搭配經典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的開場配樂,大吼著說:「我們將改變世界!想打造鋼鐵人裝嗎?我們辦得到!」超激動的聲音表情及身體語言,讓他大出鋒頭,讓他不僅變成校園紅人,上傳到YouTube的影片,七天內就有200萬人次點閱!

  雖然他在這場演說的脫線?演出,讓師長們捏一把冷汗,卻也因此扭轉了人們對於工程師們的看法與偏見,各大新聞台不但紛紛找他專訪。許多高科技公司包括微軟(Mic?rosoft)也都想盡辦法連絡他。

  其實單看Nick Selby伴著音樂演說的那一段,便可以斷定他為這兩分鐘下了很大的苦功,才能把演講節奏控制得這麼配合音樂,其中最重要的關鍵,也就是說話速度的快慢緩急,也就是「音速」。

  以Nick的演講為例,他在套用牛頓的名言:「If I have seen further, it is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時,還是用很正常的速度演講,音樂一開始播放,他的速度明顯放快,除了要跟上音樂的節奏外,更重要的是,他這種急切的音速,搭配放大的音量,更讓人可以感受到他的熱情,也讓聽眾最後起立鼓掌致敬。

  但音速不能從頭到尾一樣快,否則就很難適度的展示重點,如Nick在講:「If you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you’re at Georgia Tech, you can do that! If you want to build the Iron Man suit, you’re at Georgia Tech, you can do that! If you want to play theme music during your convocation speech like a badass, we’re at Georgia Tech, we can do that, I am doing that!」這一段時,每當講到「you can do that!」,速度就會稍微放慢一點,以便可以用更大的音量講出來,尤其到最後一句「I am doing that!」時,更是一個字一個字結結實實的喊出來。因此,演講者也應該要善用「停頓」來調節音速,甚至還可以發揮重要的修辭功能。

  停頓又可細分為三類。第一類的自然停頓,是為了換氣或緩衝而在演講中作的短暫停頓,就像文章的逗號或句點,換句話說,千萬不要句子講一半時停頓,而是要講完完整的句子,才能停下來。

  由於自然停頓是為了換氣,時間通常相當短暫,很少超過1秒,但演講者如果真的要停頓比較長的時間,喝口水或給聽眾一些思考的時間,也是另一種演講效果,尤其對於說話速度較快的專業演講者來說,適時煞車可以在聽眾心中建立你正在思考的印象,提高臨場感。

  第二類停頓是語法停頓,也就是為了使聽眾知道演講中的「片語」何在,因此能了解意義的停頓。如Nick在講「I am doing that!」時,用的就是語法停頓,以擴大訊息的震撼力,產生餘音繞樑的效果。

  Nick在講完「I am doing that!」,高舉雙手接受現場聽眾歡呼時,也是一種停頓效果,但他在恢復演講時,隨即又用正常的速度及「平和調」致上最後的結語,前後對比所引發的情緒效果,其實也正是聲音語言的魅力所在。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