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期(103年5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28)-善用感性訴求動之以情 符號鮮明才能挑起情緒....楊迺仁

  動之以情的演講技巧,之所以會產生說服效果,主要是因為可以透過挑起聽眾情緒的方式,讓聽眾因為一時的「衝動」,進而做出決定。這種「衝動」相當程度其實是「非理性」,甚至是「盲目」的。

  因為情緒產生的「衝動」,效果相當顯而易見,如在許多以「激勵」為主題的演講中,常常會看到台上的演講者,帶領聽眾呼口號,當成千上百的聽眾齊聲喊著同樣的語言,就容易產生興奮的衝動,認為自己並不孤單,進而產生努力實現目標的勇氣。

  但這種效果,來得快,去得也快,因為情緒產生的「衝動」,在實現的過程中,只要碰到阻礙,有時就會產生另一種「退縮」的衝動,而抵銷了前一種「衝動」產生的效果。因此,在說服聽眾時,演講者不能以挑起情緒,作為支持主張的唯一根據。

動之以情要建立在理性的基礎上

  但以強烈的情緒為基礎,對於說服訴求的幫助,仍然不可忽視。「有情無理」固然並不可取,但「有理無情」也非適當作法。因為,情緒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是我們處理與回應生活經驗的重要習慣與態度,任何抽離情緒的訴求,並不符合人類生活的習性,自然也很難被聽眾所接受。

  因此,演講者不能只是利用「情緒」來作為演講訴求,而是應該將「情緒」建立在以「理性」為基礎(以充分的理由與證據來支持主張)之上。換句話說,「動之以情」必須是配合與強化理性,而非取代理性或凌駕理性,運用情緒訴求來強化說服效果,就不至於產生「理盲又濫情」的問題。

  在演講的過程中,演講者想要刺激聽眾的情緒,第一種常見的手法就是「符號鮮明」。在演講中,最常使用的「符號」,自然就是語言,在本專欄的第十七篇「設計演講語言 激發聽眾情緒」文中,就已經提過,演講語言要生動、有力,才能聽眾感受到演講的正面情緒。

  演講嚴格講起來,是一種兼具「演戲」與「講話」形式的溝通行為。「講話」這種形式,對演講的價值,應該不難理解,而「演戲」在演講行為中,則是扮演「吸引聽眾注意力」的價值。

  但很多人上台都只是在「講話」,不是上台「演講」。這不是說,演講者要用非常誇張的聲語或身語,來吸引聽眾的注意力,因為這違反「透明發表」的原則(不能讓聽眾過於注意或只記得跟演講內容無關的事情),但完全沒有肢體動作或聲音表情的演講,聽眾很容易分心,演講效果勢必大打折扣。

  但如何「演」,又不會「演」的太誇張?通常的建議,就是演講者要「演自己」。講起來還是有點玄,所以各位不妨可以用另一個角度思考,看看戲劇中的演員,是如何表演「演講」

  這些演員雖然在演戲,但在演講時,嚴格說起來,也是「演另一個自己」,其實看了幾個有代表性的作品,很多演員還蠻能抓到演講的要訣。

從戲劇中的演講 看符號鮮明的演講語言

  如日本富士電視台的2008年度經典大戲-「CHANGE」。由木村拓哉飾演的朝倉啟太,本來只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小學老師,卻因為身為國會議員的父親意外過世,被迫承繼家業,參加補選,雖然是一個政治門外漢,卻因為清新的形象,意外獲得許多選民的青睞,因而險勝。

  但進入國會後,由於他個人所屬的執政黨內閣總理,因性醜聞而被迫離職,在距離大選只剩三個月,執政黨支持率又只剩個位數的惡劣情況下,不管誰當上內閣總理,都註定只會是個短命總理。

  於是黨內較有實力的大老,決定推舉一個毫無經驗的政治門外漢,出來當砲灰,朝倉啟太自然是最佳人選。但政治門外漢能做總理大臣嗎?或是問:是最適合的人選嗎?就是CHANGE這一集的劇情主軸,而本集最後就有一場精采的演講,詮釋的也是這個主題。

  這個主題的詮釋關鍵點,在於「政治家必須能與國民站在同樣的角度想事情。」其實演講者也一樣,要從聽眾的角度想事情。朝倉啟太從一開始的不甘不願,嘗試融入扮演日本傳統的政治家,但就像朝倉啟太在劇中講的一句話:「我覺得不像我自己了」,結果在第一次公開辯論會上,表現的可以說是一塌糊塗。

  但在第二次公開辯論會上,朝倉啟太警覺到,原來日本傳統的政治家,其實與民眾在溝通上有距離(尤其是一般人民的午餐券價格),進而成為最後的演講主軸。

  不過,在公開辯論會上,朝倉啟太雖然抓到午餐券的真正價格,但誠如菲澤所言:「列出正確的數字,申訴自己的主張」,辯論應該是準備好證據的戰爭。

  其實劇情裡面也帶到了一些辯論技巧,如基於個人立場不會不一致(人物不一致),刻意攻擊的論點的策略(公共養老金、日本對外援助),也就是在討論的過程中,朝倉啟太問到「東京議定書」有關二氧化碳的限制規定時,大家才發現,其實很多人並不了解問題的關鍵,也為本集主題埋下伏筆。

  最精采的關鍵是第三次公開辯論會,朝倉啟太終於抓到關鍵點:「民眾其實不懂政治。」,也終於抓到自己的最大優勢就是「和民眾一樣不懂政治」,而且講的時候,「還會看鏡頭呢!」也成為三位候選人中,真正嘗試和民眾溝通的候選人。

  本集最後的演講(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151980898602382),也是本劇的最高潮,朝倉啟太在5分鐘左右的演講中,把前面劇情延伸出來的理念,作了精采的詮釋,而朝倉啟太主要使用的演講技巧,其實就是符號鮮明的演講語言。

  朝倉啟太這場演講的逐字稿可參考http://pptlab.blogspot.tw/2014/04/case-study-speech-of-change.html,重點如下:

一、 政治家並不偉大,而是要為人民服務,跟人民站在一起
二、 責任愈大,義務也愈大
三、 承認自己是政治門外漢,卻寧可當政治門外漢
四、 因為政治門外漢,反而才能了解人民
五、 許諾會和人民永遠在一起

  朝倉啟太是如何用生動有力的演講語言,產生符號鮮明的效果呢?誠如朝倉媽媽劇中所言:「沒有必要說些難懂的東西。」、「把自己所想的,坦誠的講出來。」,其實也是演講語言能否生動有力的關鍵,畢竟聽眾只要聽不懂,或是演講者無法坦誠地把話說出來,自然就無法將將演講者的情緒,成功的傳達到聽眾的心中。

  朝倉啟太主要是利用「重複」的技巧,在演講的最後,一口氣講了: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眼光,去發現現在政治中存在的問題點,然後再進行修正。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耳朵去認真傾聽弱者的細小聲音。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腳毫不猶豫地趕去事故現場。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手去辛勤工作,指明國家前進的道路。

  這四個「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等結構重複的用語,是利用一連串結構相似的語句來表達相關內容,這種方法在修辭學中稱為「排比」,在演講中善用排比,可以產生強大的韻律感,因此營造強而有力的氣勢。

  排比因為用詞字音不重複,不但比較不會給人用語僵化的感覺,而且因為因為帶有韻律感,其實也會給人愉悅的感受,甚至會讓聽眾以為演講者在「吟詩作對」。這種演講方式,其實帶有一點催眠的效果,就算聽眾前面沒注意到,多講幾次,不但會開始注意,甚至還會連想起前面講過的內容,最後還可能投射到講者本身,相信「講者才是真正的政治家」、「講者真的會用和大家一樣的角度看事情」。

  這種排比的演講語言,不僅會產生符號鮮明的動情效果,同時也是一種「轉場」技巧,因為在排比的過程中,演講者通常會用比演講時所用的正常音量,再大一點的聲音強調,而且會隨著排比的順序,一次比一次大聲,前後還可以稍加停頓,可以抓住聽眾的注意力。

  符號鮮明不只是適用於聲音語言,也適用於視覺效果。如柯文哲在「生死的智慧」演講中,展示許多使用葉克膜的病例圖片,不管是治療成功或失敗的案例,圖片所產生的情緒刺激作用,只要是看過的人,無不動容。而在Change這部戲劇中,木村拓哉的俊美形象,當然也有助於聽眾注意力,事實上,演講者本來就應該注意自己的姿態及儀容,才能夠在站到講台時,不用講話就能抓到聽眾注意力了。但善用演講技巧,為自己的演講內容加分,不是更好嗎?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