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期(104年3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37)-不要小看典禮演講 轉化認同更有說服效果 ....楊迺仁

  在剛剛結束的第87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有著許多經典的演講內容,不僅主持人尼爾派屈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表現可圈可點,一開場就利用奧斯卡入圍名單出爐時,遭到外界批評是自1998年以來最「白」的名單的梗,大肆挖苦奧斯卡:「今晚,我們表揚好萊塢最佳、最白(whitest),抱歉,我是說最亮眼(brightest)。」幽默自嘲,帶給現場最好的娛樂效果。

  許多得獎人的致詞也相當傑出,如得到最佳女配角的派翠西亞艾奎特(Patricia Arquette)在發表得獎感言時,呼籲全美國女性應得到和男性平等的權利,台下女性大聲叫好,連手下敗將梅莉史翠普與頒獎嘉賓珍妮佛洛佩茲都用力鼓掌,梅莉甚至用手指著台上的她,情緒明顯高昂,派翠西亞艾奎特的演講,顯然已經得到現場聽眾的共鳴。

  講述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生平的影片《築夢大道》(Selma)奪得最佳原創音樂獎,主唱歌手之一Common(原名 Lonnie Lynn)在致謝辭中提到香港民主運動的抗爭者,並向其致意,雖然引發大陸網友的強烈批評,網民批評他作為歌手不應談論政治,又指他的言論猶如支持「分裂中國」,要求將他封殺,但演講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要討好所有人,典禮演講的價值,強調的應該是「轉化」及「認同」,Common的演講與《築夢大道》的主題緊緊扣連,讓所有認同民主自由價值的聽眾,都能感同身受,其實是很好的典禮演講示範。

  如同Common在領獎後的後台表示,他與John Legend都覺得自己有責任,利用奧斯卡頒獎台傳遞訊息,強調《築夢大道》描述50年前爭取平等權利的抗爭,今日仍在繼續著:「得到多少,就應回報多少;我們有機會站上奧斯卡頒獎台,怎麼可以不為此發一言?…我認為這是我們的責任。」這樣的演講,比起只是在台上謝謝一堆人,要來得更具意義。

  但另一方面,典禮演講也可以很溫馨,如得到最佳男配角的J.K.西蒙斯沒有念出一長串的感謝名單,只有數度謝謝結婚多年妻子的支持陪伴,誇孩子們跟媽媽一樣好,還要觀眾趕快打電話跟爸媽說愛他們,還特別強調不要用e-mail等數位工具,而是要親自打電話。

  但我個人最欣賞的是這次的最佳改編劇本獎的得主《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的編劇格雷厄姆摩爾(Graham Moore),他在上台領獎時表示,自己16歲時曾嘗試自殺,因為他覺得自己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10152597766822382&theater)。

  但也許正因為如此,Graham才有辦法寫出同樣奇特,而且與這個世界也是格格不入,甚至一度被這個世界遺忘長達數十年的《模仿遊戲》主人翁-艾倫•圖靈(Alan Turing)。

  如今他成功了,也有機會站在奧斯卡的舞台上,因此他特別利用短短的演講時間,向那些跟他一樣,覺得自己與眾不同的人喊話,要勇於堅持自我,保持奇特和不同(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下次有機會站在屬於自己的舞台時,更要繼續勇敢的堅持下去,散播這樣的理念。

  其實在公眾溝通的過程中,在各種典禮上利用演講的場合傳播理念,是非常重要的溝通過程。事實上,「典禮演講」本來就是最古老的演講形式之一,亞里斯多德甚至將典禮演講與「議會演講」及「法庭演講」並列,稱為演講的三大類型。組織藉由特定場合聚集相關成員,舉行正式儀式或慶典的例子,古今中外比比皆是,演講專家認為,組織發言人在典禮中的言行,往往必須向聽眾傳遞組織文化重要內涵,也是一場典禮演講的好壞,最重要的參考指標。

  典禮演講要講得好,端視兩項基本功能:「認同」與「轉化」是否得以發揮,缺乏這兩項功能,典禮演講就將成為徒具形式的「空泛演講」,再好的內容都不能博得聽眾的青睞。

  典禮演講的首要目的就是要藉著對組織優勢、故事(歷史)、使命、願景與理念的強調,來強化內部成員對組織的認同,更要設法尋求在場眾人的交集,如果運用不當,不但無法創造英雄,還可能因為有意無意的貶低得獎者,反而失去創造組織「認同」的功能。

  至於「轉化」,通常是指演講者會就演講目的來開始(如Graham為什麼要寫《模仿遊戲》),並以完成轉化或是宣佈進行,完成轉化的儀式(如Graham的得獎感言),以建立演講本身的「儀式性」及「整體性」。

  Graham的演講會好,就是因為他不是漫無目的的隨意亂提,而是透過《模仿遊戲》來轉化他個人的故事(所以演講內容中一定要帶到Alan Turing),讓人更能體會他寫出《模仿遊戲》的意義,建構起典禮演講所需要的「儀式性」及「整體性」,值得所有有機會站上典禮演講的人參考。

  得獎致詞雖然跟一般演講雷同,都會同時用到視覺(身語)與聽覺(聲語+口說語言)管道傳播訊息,但因為時間很短,而且內容多半是以感謝特定人士為主,很難在實質內容方面給人深刻印象,反而是身體語言帶來的視覺效果,要來得更有可能形成整體印象,因此得獎致詞多半要求的,反而是得獎者個人是否展現出「形象」或「風度」。

  如為了避免得獎者發言過於驕傲,可能造成「在平庸者心中製造落敗感受」的副作用」,只讚揚了個人,卻犧牲了其他成員的認同。頒獎人如果在演講中說一些鼓勵落榜者的話,或是強調團隊合作對個人得獎的重要性等,通常都會得到組織其他成員的認可。

  此外,透過微笑、目光與幽默的方式表達,可以讓聽眾感覺得獎者的自信,念稿或經常看稿都是這種演講的大忌。除了要自信,在典禮上發言,還需要保持鎮定,得獎人一定要控制自己興奮的情緒,避免出現失控、慌亂或是喋喋不休的形象。

  得獎致詞最重要的當然還是簡潔,無論語言、聲音,或是肢體運用,都應該要做到既簡短(精),又簡單(簡)。有些得獎人會一口氣念出很多名字,其實反而顯得不夠莊重,而且無法凸顯特別需要感謝的「貴人」,徒然浪費時間而已,還不如用「謝所有曾經教導我、幫助我的人」一類的話帶過,

  其實,無論是頒獎人或得獎人,發言本就應該避免「冗長」與「無關」等兩項毛病。尤其是電視轉播的頒獎典禮,因為有非常嚴格的時間限制,如金鐘獎最後還是因為超時20分鐘,遭罰40萬元,也難怪主辦單位要用緩降麥克風這種方式,嚴格控制得獎者致詞時間。

  控制時間的概念是對的,但問題是:「誰的時間應該被控制?」頒獎典禮的最重要主體,應該是入圍者及得獎者,因為藉由得獎的榮耀及致謝,才能換來相關人士的認同,但本屆金鐘獎刻意控制得獎者的致詞時間,為何不想想如何控制政府官員、表演者及頒獎者的時間?

  尤其是頒獎者致詞,真的是能免則免。參考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等頒獎典禮,除了少數刻意設計的橋段,再怎麼大牌的頒獎人,上台都是直接唸入圍名單、宣布得獎人、頒獎而已,國內的頒獎典禮就是學不會這一套,年年辦,年年被罵,顯然對於「典禮演講」還需要有更多的認識。

  最後,在身體語言方面,如果有電視轉播,因為電視以特寫鏡頭為主,致詞的時候要避免因動作過大,而讓手勢跑出畫面之外,手勢也不宜過多,在身體前方搖來晃去,破壞畫面的乾淨。更要小心避免碰觸或撞擊到麥克風,以免產生噪音。

  能將上述要求做到淋漓盡致的得獎者,首推2013年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二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李安(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200184023156164),不但感謝了所有應該感謝的人,一句「沒有台灣的幫忙,我沒辦法完成這部電影」,讓國人感到窩心不已。但最神來一筆的是,李安在結尾時用印度語「Namaste (梵文詞,指我向你的神性頂禮致敬)」,不但讓印度民眾欣喜若狂,多位寶萊塢明星也在推特回敬,做出最好的國民外交,典禮演講的重要性可見一班。

  因此,在典禮演講上,演講者應該要盡量減少可能造成分歧的發言,設法尋求在場眾人的共識。好的典禮演講,可以建立聽眾對演講者及所屬組織的認同,聽眾才會產生歸屬感-相信自己隸屬於組織這個「群體」,因此與其命運相連、榮辱與共,也才有可能培養出忠誠度,願意選擇長留組織,不會輕易離開,同時也才有可能願意「許諾」,願意努力為組織而付出。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