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期(105年1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林文燦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AEC東協共同體啟動的展望與挑戰 ....林建山

  

  歷經長達13年的研商協議談判,東協經濟共同體AEC終於確定要在2015年12月31日生效啟動,這個號稱要直追歐盟(EU)前身「歐洲共同市場」(ECC)規模格局的世界級區域經濟整合體,究竟2016年以後,會如何之推進發展?會如何對大亞太區域經濟,乃至全球經濟發展,產生如何影響與新生挑戰?當然,是當前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新焦點,也是臺灣社會共同矚目的新議題,值得深入檢視一看。

  東協十國領袖2015年11月22日在吉隆坡第27屆東南亞國協(ASEAN)高峰會結束時,簽署《吉隆坡宣言》共同聲明,宣佈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AEC)正式成立,預計於2015年12月31日生效啟動,期望15年後能夠變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

  目前東南亞國協十個成員國家,總共既已擁有6億2500萬人口,平均每人所得3,000美元,估計現在就已經可以創造出GDP高達2.6兆美元的合計經濟產值,應該可以列名為全世界的第七大經濟體,早就已經是一股絕對不容忽視的全球性市場經濟力量。

  東南亞國家協會(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簡稱東協,是集合東南亞區域國家的一個政府性國際組織。東協成立初期,基於冷戰背景,主要任務之一,是為了防止區域內共產主義勢力擴張,會員國家之合作,側重在軍事安全與政治中立,冷戰結束後,東南亞各國政經情勢趨於穩定,因此也接納了社會主義國家越南等的加入。東協目前共有10個正式的成員國(合稱東協十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四個創始會員國),以及汶萊、柬埔寨、寮國、緬甸、新加坡、越南,另外還有一個候選國東帝汶和一個觀察國巴布亞紐幾內亞(自1976年起)。

  而事實上,自從東協十國在2002年首次提及要成立類似AEC的夢幻願景,並於2007年次第展開具體規畫之後期間,早就已經使ASEAN經濟區域內的所有會員國家都陸續同蒙其利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過去十數年「中國崛起」的同步期間,ASEAN國家及其整體區域經濟,都一直沒有被輕忽遺忘的最重要原因。當然也因此,有效促進了整個區域經濟發展步伐,一直可以相對高過其他區域經濟發展的進程速度。

  東協經濟共同體AEC的成立,可謂是東協十國互聯互通進程中,體現東協的發展壯大的一個重要新里程碑。解讀2015年11月22日在馬來西亞首都完簽的《吉隆坡宣言》正式聲明,就可以清楚了解到,所謂的「東協經濟共同體AEC」,事實上由包括三大核心支柱所構成的一個綜合實體,分別是:東協政治安全共同體(APSC)、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及東協社會文化共同體(ASCC)。

  自從1967年成立以來,東協不斷成長,現在已成為具備政治安全、經濟、文化社會等三大支柱相互支撐、不可分割的區域性組織,在亞太地區乃至全世界政經社會舞臺上一直居於具有相當能見度的地位。今天,東協經濟共同體的成立,希望能夠更有效體現東協各會員國的共同利益、認識、意志和政治決心,致力深化東協十國內部之間互聯互通力度,對外能夠及時掌握各種可能機遇以及應對各種外來大環境的挑戰和危機。

  2015年11月22日在吉隆坡第27屆高峰會所通過的「2025年東協經濟共同體願景」及各個總體計畫,全面展開在政治安全、經濟、文化社會等三大支柱上的東協發展計畫,以能積極建設政治緊密聯繫、經濟互聯互通、共同分擔社會責任,東協經濟共同體將為整體東協之未來發展前景,奠定堅實基礎,有利於鞏固和深化所有東協會員國家內部之團結協力和互聯互通,為東協乃至整個亞太區域帶來共通利益,為東協未來十年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在政治安全方面,東協將不斷鞏固團結一致,提高應對挑戰和危機能力,在解決涉及亞太地區和平、安全和穩定等問題,能進一步有力發揮東協的核心地位。 在經濟方面,東協將建設一個高度互聯互通、活躍、競爭力強的「單一市場」經濟共同體,著眼於可持續發展,不斷強化融入國際經濟市場的力度。 在文化社會方面,東協將建設一個以人本為中心的共同體,關切人民的生活,加強人民在東協共同體建設進程中的參與度。

  除了鞏固上述三大支柱之外,東協經濟共同體AEC也要追求:進一步擴大對外政經關係,加強與國際間的夥伴國家之相互關係;強化現有的亞太區域經濟社會的各項跨國政經論壇的活動效益;同時,也追求加強提升東協對全球之積極貢獻率等。

  2015年11月22日簽署宣言主要是為履行成立共同體的期限,一匿名的東協外交官員表示,這份宣言可先展現區域整合的氣勢,改變東協各國的「心智圖」,「讓各國官員做決策時,能考量區域利益而非僅立足於國家安全。 AEC的目的是締造一個類似歐盟、但比歐盟更大的經濟共同體,一個允許產品、資金及技術勞工都能夠自由流通的單一市場,並ASCC將東南亞多元化的經濟體進行整合。

  在共同體機制下,各國協議加強運輸建設,擴大交通與通訊設施的連結,促進優化電子化交易,加速產業整合以促進區域資源共用,並擴大民間部門參與經濟體系的空間。未來醫護人員、工程師、會計師、建築師、旅遊業者等專業服務業技術人才,在區域所有成員國家之間,都將「相互承認專業證照」,可以有效促進區內各國的工程師、建築師、護士、醫師、牙醫、會計師、鑑識人員及觀光從業人員等,八種專業團體的人才,得以更容易「自由流動」,讓其在跨國之間「轉換工作職位」更加容易。

  在現階段,東協會員國家都已實質取消了關稅壁壘,區域內已有免簽證等互惠措施,未來所須要的是,取消更多的投資障礙,並促進更多政治、文化交流。 在這樣子的機制之下,可能產生的明顯影響,包括:區內各國的貨品貿易關稅,已經完全取消或接近於零,進而有助於降低商品價格;失業率降至3.3%;各國公民得以免簽前往其它9個國家旅遊,以及可在區內任何其他國家,從事8大專業服務產業領域的工作,其中包括觀光。

  AEC的成立不啻打造了一個世界級的「新生單一市場」以及「貨物與服務更自由開放流動的生產基地(世界工廠)」,擁有一體的共同標準,更大無縫連結性與移動障礙之排除,整體市場經濟力量的集中,足以莫大增強本體對外貿易競爭力以及吸收外人FDI的魅力,勢將儘速促進AEC區域經濟整體引進外人投資規模之「成倍擴大」,總金額可達每年1,500億美元,為目前中國大陸吸引外資額的四倍數以上。如此亮麗願景,的確足以大大震動國際經濟社會。

  然而,東南亞經濟前中段班與後段班會員國家彼此之間,仍然存在著不少「相對落差」的治國行政鴻溝以及產業經濟階段性結構落差鴻溝。譬如說,要從一個會員國家轉往另一個會員國家,或許在邊界上已然沒有「關稅障礙」,但是,一旦進入之後,卻仍然存在可能,必須向某些東協會員國家政府內的部分主管官員行賄,以便「得以繼續順利進行」。這種種「邊關疆界背後的障礙」,恐怕才真正是長久以來肇致「單一市場化」整合過程無法提速進展的莫大關鍵因素。

  結合東協10國力量構築成為「單一市場」型態的AEC東協經濟體,初始構想源自於2002年,當時就已達成共識,要在2015年底前成立一個類似歐盟(EU)前身「歐洲共同市場」(ECC)規模格局的世界級區域經濟整合體,以落實體現共同構想願意的策略目標,但因成員國的經濟發展、民主程度、行政體系效率差異甚巨,經多年協商未果,此一願景遲遲難以在短期實現。然則,就為了避免錯過2002年共識,自我設定須在2015年底前建立經濟共同體的最終期限,終於逼不得已在2015年即將結束前夕,趕緊透過《吉隆坡宣言》匆忙敲定2015年12月31日為法律實體正式成立的日子。因此,AEC的宣示成立,目前應該僅具象徵性意義,而非具有太多的實質性政策措施意涵。

  不過,從今天完簽達成的《吉隆坡宣言》之具體內容來解讀,則AEC固然已經達成了大幅度削減關稅以及整合海關行政系統等具體事項,不過,東協經濟共同體要完全發揮功能,仍有很多需要努力之處,許多長期既有的「非關稅障礙」依舊繼續存在不變,各國對開放農業、鋼鐵、汽車生產等產業,仍然受限於各成員國家各行其是的法律規章與行政規制,而迄未能夠達成真正有效的協議,樣樣都還有待於未來繼續進行的後續談判來達成,這些產業類項都仍然無法真正稱得上是「自由貿易」。

  另外,各國雖宣稱「技術性專業勞動力」可以跨國自由移動,但實際上祇限定在八類專業勞工,得以自由開放,僅占東協整體就業總人數,不過1.5%而已,根本微不足道。絕大多數會員國家,在法規上仍然持續傳統的「對內保護主義」作法,對人才引進設限。

  AEC會員國之間的「服務業自由化」,尤其更加緩慢異常,「排外項目」及「外資持股上限」等規定,都使跨國投資備受限制。「政府採購」及「國營企業獨占」等高度敏感問題,在今天更加各國政府不敢碰觸的聖牛。 更重要的是,東協區域內貿易( intra-trade)祇占東協年度貿易總額的24%,遠遠低於歐盟區域內貿易比之遠超過60%現況,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東協喊話將加速區域整合,不過在現實的條件狀況下,東協經濟共同體(AEC)成員國之間,其實都仍然繼續堅守其各自的「國家利益」,現階段的的所謂「整合」,應該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的,根本不像歐盟的成員國家之間,由於文化歷史乃至宗教因素使然,彼此都充分意識到:「唯有歐洲統合」,才能夠共同繼續在國際事務上保有競爭力。然則,對於東協各會員國家而言,政治、經濟統合為「單一共同體」的誘因,既不強甚至於是根本並不存在。 以致直到今天,東協成員國在許多對內對外的政經議題上,猶然存在諸多重大分歧,距離像歐盟一般樣的「政治、經濟大統合」的境地,確實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6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