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期(105年4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林文燦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自然地誌:大武山下的林邊溪沖積扇....葉志杰

  

  地誌書寫是筆者志趣,一地之自然與人文應是截然不同的領域,但在地誌書寫上卻緊密相連,書寫的對象就區分為空間(space)和地方(place),不管哪一個,都客觀存在於研究者之外,而研究者則透過媒介、載體去趨近此一真實。是故,自然地誌的演育追尋,地表下看地層堆積的地質學,地表上則是地貌的地形學;但人文地誌的意義探究,因為是人賦予地方意義,就得仰賴文字記錄、口述傳說、地景建物等。

  民國94至97年(2005-2008)我騎著摩托車在大武山下的沖積扇考察,完成了萬巒志,本篇先談「自然地誌:大武山下的林邊溪沖積扇」;下一篇「人文地誌:濫濫、戀戀、蠻蠻、萬蠻、萬鰻、萬巒」,探查萬巒如何被認識、被賦予意義的過程,以及哪些足以表現地方精神與文化。

屏東縣萬巒鄉地理位置圖(陳玄芬繪)
屏東縣萬巒鄉地理位置圖(陳玄芬繪)

一、素樸的地誌書寫

  早期人類生活在地表,就嘗試描述分布在地表上的景物,俗稱「地誌學(Topology)」,這與象徵思考的哲學同為人類古老的學問。古希臘時期各城邦不斷地向外出征、擴張領土,士兵看到許多異土采風、事物,因著內心好奇而刻意觀察、採集、記錄,這也是最素樸的知識。隨著知識量的增多龐雜,資料整理與分門別類就益顯必要。當然,其間也存在對世界認識不足,而產生想像、粗淺的見解,如對於地球是平的還是圓的?沒有人會懷疑地平說,認為腳下地球是個漂浮在水面的盤子,赤道則是燃著火樹的煉獄。但有些古希臘學者就認為作為人類家園的地球,應該是完美均衡的球體,如畢達哥拉斯,但這僅止於邏輯推論。直到亞里斯多德抬頭看到月蝕現象時,他注意到月球上的陰影線條為弧形,他猜測那是影子,繼而發問「弧形從哪來」,遂大膽假設那陰影是地球的影子,最後推定地球為圓形,此即地圓說。這在當時引來一陣質疑與訕笑,人們說,「若我們腳下土地是圓的,那另一側的人們不知會掉到哪裡去?」

  可想見在知識生產過程中,今之理所當然者,在那時是多麼了不起的知識萌芽。類似的知識推進,到了16、17世紀的地理大發現有了跳躍性發展,原因是探險及殖民需要更準確的資料,也象徵了科學化的開端,著重求真、系統的描述和解釋。

二、空間(space)還是地方(place)?

  地誌書寫首先碰到的問題,是需先釐清描述對象是空間(space)還是地方(place)?空間(space)像是個「容器」,可以丈量、標準化,展現的意義是量化,它不會對書寫者產生回應;但地方(place)卻是人與土地的活動、情感的交互作用下產物,因應不同人的參與、觀看、記錄角度,而被書寫者與在地人共同生產成「地方知識」。所以,不管是軍事擴張領土、經濟和政治殖民、宗教色彩的傳教、好奇心理的旅行探險,都讓一個「地方」被動態地認識、賦予知識,而非僅僅是靜態、等待解讀的容器。

  認識的主體是人,透過將一地客體化成可觀察的客觀知識,這知識當然是主觀行為的結果。因為某一地之人或人群,都受限己身所存在的脈絡,不管其所能獲取的知識與資源,或者黏附地方知識的機會與能力,都不會是均質,從而混雜、建構出一個個具體而「個性化」的地方。簡單說,地誌書寫者必須從一地之發展歷程,探討地方知識如何被生產。

三、自然地理是地方知識之床:林邊溪沖積扇北部

林邊溪、隘寮溪沖積扇地形草圖(葉志杰繪)
林邊溪、隘寮溪沖積扇地形草圖(葉志杰繪)
(依google earth、25000分之一地形圖改繪,葉志杰手繪)

  自然地理是研究一地的先決要件。

  我手繪了一張「林邊溪、隘寮溪沖積扇地形草圖」,參照該草圖,萬巒地居屏東平原東側大武山腳,屏東平原係一陷落之地塹,從航照圖可見山麓線幾乎呈筆直,中央地質調查所認定有潮州斷層通過。但是,此地卻無震災紀錄。地形學者楊貴三教授所著《台灣全志地形篇》一書提到,萬巒東側屬於潮州斷層中段,從田野及航照圖均未見斷層崖出露,可能是此段斷層不活躍,早遭沖積扇覆蓋。

  而萬巒北側的平頂山臺地係隘寮溪沖積扇南部,乃「廣興背斜」抬升而成高位河階(LT4),今屏東科技大學設校於此。東側「安坡線形」斷層成一南北向「反斜崖」,地勢西高東低,崖高約35公尺,阻礙了牛角灣溪向西流,迫使轉道南流,循沖積扇形流路注入東港溪,也成了萬巒與內埔的自然鄉界。

  觀諸台灣西部河川受蓬萊造山運動,菲律賓板塊由東南向西北擠壓導致地盤抬升,西部地形東高西低,河川大抵由東向西流。而板塊擠壓造成地層褶皺或斷裂,斷層大多東北-西南向。以致,若出現河川向北或向南流,便不符合上述規則,可能是局部地盤抬升迫使河川改向。

  萬巒就位於東港溪、林邊溪所夾之林邊沖積扇北部,地形地貌與人文聚落受此二溪影響甚鉅。根據楊貴三教授研究,萬巒北側之東港溪,很可能是循隘寮溪扇與林邊溪扇之交界縫合低處,潺潺流向西南地勢更低的氾濫原,後於東港入海。

鳥瞰萬巒(拍攝地點:泰武鄉)
鳥瞰萬巒(拍攝地點:泰武鄉)

  萬巒鄉境幾乎就是林邊溪沖積扇北部,其扇頂位在來義鄉公所附近,海拔約100公尺,扇端在萬巒的鹿寮、高崗、田頭新、大林、五溝水等聚落旁東港溪河床,分布大致呈東北-西南向,海拔約10公尺。林邊溪集水區為西南氣流迎風面而多雨,年平均降雨量超過3,000毫米。林邊溪從中央山脈山地沖刷、搬運岩屑至潮州斷層西側,出了山谷後坡度驟減、流速趨緩、搬運力下降,泥沙礫石便自谷口逐次堆積成沖積扇、氾濫原。所以,萬巒地勢坡度由東南向西北緩降,礫石顆粒也逐漸變小。

乾涸的林邊溪扇頂,河床滿布礫石。  
乾涸的林邊溪扇頂,河床滿布礫石。

四、沖積扇面野水縱橫與下滲湧泉

  沖積扇面坡度並非均勻,加上林邊沖積扇坡度自扇頂至扇端長約10公里、下降90公尺,坡降約1.1%,夏、秋雨季時野水縱橫、難以涉水而過。根據清光緒20年(1894)《鳳山縣采訪冊》記載:

  鳳山下淡水各溪,發源於傀儡山瀑,萬頃汪洋,傾潟而下,分為數十重…溪流浩大,氾濫無常。夏秋霖雨滂沱,積潦驟漲,野水縱橫,處處病涉。

  
  上文所形容,亦即夏、秋颱風和梅雨等豪大雨發生時,山上沖刷而下的洪水往低漥處漫流,流路不穩常導致河道改變,廩生盧德嘉等人形容彷如「數十重」般「野水縱橫」,經常氾濫成災。
清光緒13年(1887)復活節後,也就是春、夏之交時,天主教高睄w神父曾行至萬金,他描述那段經歷:

  在旅程中不知道渡過多少河流。有些地方,水只到腳踝,有些河水則到膝蓋,有時則超過腰。(在雨季時,這些河水匯集成一,氾濫成災,至少要花一個半小時,才能涉水而過,可以想像洗一個半小時的澡是什麼滋味!)

  當時,我帶著這些水患紀錄到田野現場,放眼多見檳榔園、鳳梨等粗放旱作,另有佔地廣闊的萬隆等製糖農場。然而砂礫縫隙大,部分河水在扇頂向下滲透,成為地下伏流水,至扇端處滲出,可說是屏東平原地下水資源最豐富,也最適合水稻耕作的地區,有「大武山腳的官倉」之稱。且地下水面高,據說以竹管插入地下數公尺,即可導引泉水。

五、東港溪、林邊溪的惡水課題

  當野水縱橫變成惡水成災,現實生活恐怕不能像高睄w神父用洗澡來自嘲。清道光9、10年(1829、1830)成書的《台灣采訪冊》,採集到一則清乾隆時期水患,在「祥異˙水災」有生動描述:

  乾隆,彗星散曜之年月,數日後,南路港東里遂有洪水之災。先一日巳刻,傀儡山黑雲四布,望之如墨雲,中有物,頭角鱗爪畢具,蜿蜒隱現,如世所畫雲龍狀,不數刻,大雨如□,徹夜不止。薑園莊四面皆溪,惟外館地勢頗高,三更後,水淹民舍,男婦老幼盡奔入外館,水亦漸漲滿,館中人在方榻坐,手攀門扉,水已及臍,環視他人,勢將滅頂,越翌日,水稍退…。

   上引文中,「港東里」指的是東港溪、林邊溪所流經之屏東平原南段東側。而「薑園莊」為今佳冬鄉羌園村的舊地名,早年為鳳山八社放索社之社域。據說放索社人嗜吃芋頭而脹氣,而吃薑可預防,社民在此種薑而得名。羌園位於林邊溪、力里溪的下游氾濫原,每逢洪水則沖刷下大量泥砂,淹沒村莊。但洪水往往來得猛急,消退得也快,留下一厚厚的堆積層。如今,以墊高的人工堤防束縛林邊溪河道。

  另一口傳近百餘年的重大水患,就是清道光12年(1832)8月6日,從扇頂來義方面宣洩而下的洪水,將扇央的新置、荖藤林、佳佐等處田地淹沒,堆積砂泥、覆蓋成旱田外,又與赤山、新厝東邊沖刷而下的山洪相沖擊會合,漫流至佳和宮前拐彎,再竄流至地勢較低的扇端頭溝水庄、高崗庄,橫掃過鹿寮與頭溝水庄南側,注入五魁寮溪。此次洪水災情,破壞了萬巒扇端處良田數百甲,導致新置一帶盡成旱田。

  近年來,以民國94年(2005)6月12-13日間降下豪大雨最劇烈,當時赤山站測得348.5毫米、來義站378毫米,造成硫黃村、赤山村、新置村等淹水,多戶硫黃村民宅淹水高達一層樓,土石流警戒發布。

  若審視東港溪河床,當其流至硫黃村、萬巒村西側時,出現較顯著之曲流與下切現象,可見兩階曲流崖,其可能是構造隆起、河床再下切。但出了萬巒到出海口東港的河床,曲流趨緩,這河段長約20公里,坡降僅10公尺,流速大為降低,若逢乾季水量更是不足,堆積作用遠大於侵蝕,今河床上常見髮辮狀網流。但夏、秋雨季時,溪水滿溢,側蝕導致河道加寬,河道加寬又降低流速,待洪水消退,所夾帶泥沙堆積成河洲,淤積問題埋藏了下游東港地區的水患禍根。

  人們建聚落在近水處,無非取水方便,而氾濫原上,本就有河川之自然流路。但想想河流的侵蝕、堆積自律系統,不過是大自然周而復始的小環節,人們何苦與其相爭?靠山的萬巒,竟擺脫不去水患夢魘,乃是治水時得深思的課題。

硫黃村、萬巒村西側東港溪河床
硫黃村、萬巒村西側東港溪河床

 

(作者為財團法人台灣史研究會祕書長)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報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8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