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期(105年7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城忠志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推動我國公務人員終身學習的創新策略—從數位學習到行動學習(1)....陳俊廷

壹、前言

  管理學者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在其所著《巨變時代的管理》一書,於探討人類社會未來的趨勢與方向時,直指「知識經濟」(Knowledge-based Economy)時代的來臨,知識勞工將成為勞動市場主力趨勢(周文祥, 1998)。知識經濟一詞最早係由歐洲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於1996年提出發表的「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The Knowledge-based Economy)報告中,提出以知識為本位的經濟,將改變全球經濟型態,知識成為生產力提昇與經濟成長的主要驅動力,其將知識經濟概念定義為:以知識資源的擁有、分配、生產和使用為最重要生產因素的經濟型態(OECD, 1996),此一經濟型態又稱為「新經濟」,其代表的是以知識與資訊決定一國國力。由於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使得知識工作者取代了藍領階級,在知識經濟中沒有知識便無法生存,掌握知識將成為主流;所以在面對這些改變時,需要一些更切合需求、更均衡的教育和終身學習,才能妥善因應社會的變遷(Cochinaux, 1995)。

  終身學習此理念自古即有,然而這項理念自1970年代起,得力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OECD及歐盟(European Union, EU)等重要組織的宣揚與推動,方得以全面開展並受到國際的重視,並成為各國教育的最高指導原則。在1972年UNESCO出版的法爾報告書(Faure Report)強調應視終身教育為未來教育改革,達成學習社會的主要策略;1996年UNESCO所出版的「21世紀國際教育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Education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所提出的《學習-內在的財富》(Learning : The Treasure Within),即以終身學習作為最重要的概念;1996年EU更將此年訂為「終身學習年」(吳明烈,2004)。

  知識經濟與終身學習兩者關係相當密切。由於知識經濟強調的是速度,知識經濟下的知識不斷地被創造、運用,也快速的過時,因此單靠學校所給予的知識已屬嚴重不足;學校教育所能給予的知識只是最基本的知識,個人仍需在學校外獲取大量的新知,才能應付知識社會的挑戰。同時由於知識快速過時的結果,唯有持續不斷、無時無刻地學習,才能免於落伍,故終身學習正是迎接知識經濟社會挑戰的良方;終身學習理念也是因知識社會的來臨而更受關注,亦為因應知識社會的最重要策略之一,唯有終身學習才能實現知識經濟社會的目標(黃富順,2001)。
 
  在知識經濟時代,資訊科技是國家發展的基礎,而競爭策略權威哈佛大學教授麥克波特(Michael Porter)也認為,在當前全球競爭的情勢下,善用資訊科技並創造競爭優勢,是提升國家競爭力的重要策略(李明軒、邱如美,1996)。由於網際網路的發展,使其對人類社會造成全面性的影響,不僅改變人類的生活,知識呈現與傳送方式出現變化,也因而改變了學習型態與內容。於2000年在臺北舉辦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orld Congres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中,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執行總裁John T. Chambers就提到:「網路與教育結合後,未來的教育將是所謂數位學習(e-Learning)的方式,…數位學習是網際網路帶給人們最大的報酬!」(東森媒體科技集團策略發展中心,2000),而我國因在資訊技術發展上奠定良好的基礎,故在推動數位學習上亦具有相對優勢。由於數位學習具快速即時更新知識特質,並具有突破時空限制、與個人化、自主性、彈性化等特性,因此數位學習也就成為學者專家大力推薦在知識經濟時代保持永久競爭優勢的重要利基。

  公務人員是政府貫徹國家政策、貫徹政務的推手,在面對資訊爆炸與知識快速折舊的時代,唯有不斷進修與成長才能因應各種變動與考驗,而由於數位學習是學者專家大力推薦在知識經濟時代持續進行終身學習的重要著力點,故公務體系在數位學習的推動也不遺餘力。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以下簡稱「人事總處」)所屬之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以下簡稱「人力中心」)於2002年2月21日建置公部門第一個數位學習平台—「e等公務園」學習網,提供多元線上課程及學習服務,幫助公務人員無時無刻都能持續學習(翁慧敏,2003)。為使公務人員數位學習有整體、長遠性規劃,人事總處依據行政院「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E世代人才培育計畫」之「強化公教人員終身學習資源計畫」,積極規劃協調公務部門導入數位學習相關機制(吳三靈,2006);在此指導原則下,於2006年5月24日核定「行政院及所屬機關公務人員數位學習推動方案」;並自2008年起參與「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執行「公務人員數位學習子計畫」,希冀藉由計畫之推動,達到營造善用資訊科技、不受時空限制之優質數位學習環境與機制,激發公務人員持續學習的動機,及提升服務品質與效率(李嘉娜、王裕鈜、李民實,2008)。

  然而過往公務體系推動的數位學習,因囿於桌上型電腦的硬體侷限,使公務人員進行學習的地點、時間、甚至成效也受到限制,但隨著近幾年行動通訊載具(如智慧型手機、平版電腦等)的快速發展及廣泛使用,讓學習者在任何地點與時間皆能進行學習,行動學習因而成為未來數位學習發展的新趨勢,也成為未來推動公務人員終身學習的新契機。本文目的係期望透過推動終身學習相關文獻的分析與探究,嘗試構思規劃我國更為全面而前瞻的數位(行動)學習政策與建議,故本文先就終身學習的意涵及策略進行討論,其次介紹我國公務體系推動數位及行動學習的措施與內容,最後提出對公部門促進數位及行動學習實務運作上的建議,冀望對以數位及行動學習,作為促進公務人員終身學習重要途徑的推動方向及內容,有所釐清及助益。

貳、終身學習的意涵及推動策略

一、終身學習意涵及公務體系推動情形
  終身學習是開啟21世紀的一把鑰匙,終身學習已然變成全球性的重要活動,各國紛紛將終身學習法制化,積極地推動終身學習,讓學習成為全民的財富。專家學者對終身學習的意涵定義雖然有不同的解釋,但其強調的意義卻殊途同歸,諸如強調學習應延續每個個體的一生(胡夢鯨,1997;Cropley & Knapper, 1983; OECD, 2007);在範圍上包含了正規、非正規與非正式(formal, non-formal, informal)的學習活動(胡夢鯨,1997;Cropley & Knapper, 1983; OECD, 2007);在本質上則是一個綜合性的整體,一個完整不可分割的體系;在觀點上是人生全程的發展及需要,係以強調不同於傳統教育以學校為中心的新觀點出發;在目的上係使人們繼續不斷追尋更高、更好的生活品質。OECD強調「人一生所從事的學習活動,可以改善個人、公民、社會及就業相關的知識、技能與能力,其形成由正規、非正規、非正式活動組成的學習光譜,涵蓋主動公民精神、個人自我實踐、社會包容、各類專門職業的學習」(OECD, 2007:24)。

  國內最早倡導終身學習的人是已故教育部長林清江,其係從社會教育、成人教育的角度切入,鼓勵全民終身學習,並於1998年發表「邁向學習社會白皮書」,且將當年訂為終身學習年(江焜堂,2010)。此外,政府並於2002年6月通過終身學習法,也因此,推展終身學習、建立學習社會,已成為一個明確的理念及政策,並具有法治的基礎(吳明烈、李藹慈、賴弘基,2010)。

  若就我國公務人員之終身學習機制而言,可從考試院1996年第9屆施政綱領中,將「規劃建立公務人員終身學習制度,並促進公務人員生涯發展」列為考銓施政要領,並欲逐年辦理公務人員終身學習相關事宜為濫觴(卓怡君,2009)。人事總處則根據行政院在2000年10月17日頒訂的「建構完整公務人力資源發展體系,形塑學習型政府方案」,於2001年5月16日報院訂定「行政院暨所屬各機關公務人員終身學習護照核發及認證作業要點」,並自2001年7月1日起核發「公務人員終身學習護照」,凡政府機關、公立訓練機構、公私立大專院校、學術研究機構、社會教育機構、文化機構、人事總處審核認證的民間學習機構所開辦的課程均包含在內,各機關公務人員可參與經認證的學習機關(構)所開設的學習課程(江焜堂,2010)。在網際網路的日益普及之情形下,2007年6月5日院授人考字第0960062213號函轉各主管機關將「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公務人員終身學習護照核發及認證作業要點」修正為「行政院及所屬機關學校推動公務人員終身學習實施要點」,做為推動行政院及所屬機關公務人員終身學習之依據,並由終身學習入口網站協助推動公務人員終身學習。至此公務體系推動終身學習之相關法規已日臻完備。

二、終身學習的推動策略
  由UNESCO主辦的「跨機構間的終身學習策略會議」在2002年4月25∼26日,於德國漢堡舉行,會中廣邀各個國家、各種機構及學術界的專家學者及政策制訂者共襄盛舉(UNESCO, 2002)。該項會議在擬定跨機構間的終身學習策略時,秉持著共同性兼顧特殊性之理想,期望能訂出普遍適用卻不失彈性的策略,以供所有層面的參與推動者之參考。為了實現上述理想,該項會議分別就社會-經濟-文化脈絡,參與學習途徑,傳送內容模式間的銜接,學習品質,誘因和動機,財務資源等6項層面,提出實施終身學習之策略(UNESCO, 2002)。茲分項說明如下:

(一)社會-經濟-文化脈絡(Socio-economic and cultural context)
  內容包含:強調政府角色和有關當局對於終身學習看法的重要性;在支持和促進終身學習時,應強化社區角色的重要性;在推展終身學習概念時,亦應強調公民角色的重要性;強調公平和多元化,尤應注重兩性在學習機會的平等。

(二)參與學習途徑(Access)
  內容包含:不同學習系統之間的轉換連結;學習途徑之提供應注重可得性和足以負擔性;學習途徑之提供,應以學習者為中心之考量;先前學習經驗經認證後應能與學習途徑連結。

(三)內容模式間傳送的銜接(Content-mode of delivery-articulation)
  內容包含:正式和非正式部門應有銜接機制,並建立好夥伴關係;培養教師使用多媒體進行遠距教學之能力;私部門在提供學習管道上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四)學習品質(Quality of learning)
  內容包含:為維護學習品質,有必要實施研究評鑑;為確保學習品質,充足的財力實有必要;學習品質的把關,應與學習效率相連結;為維護學習品質,首應擬定計畫和目標;在溝通系統方面,需有更多資訊和管理。

(五)誘因和動機(Incentives and motivation)
  內容包含:爭取有關當局的承諾;應重視學習者之需求;考慮與勞動市場連結;行銷終身學習之理念。

(六)財務資源(Finance Resource)
  內容包含:政府、私部門、企業和個人應共同分擔終身學習的成本;針對有成效和無成效的學習進行研究,以利最佳的投資;針對公平性和參與學習途經之議題,亦需建立財務評析;應建立一套管控系統,以避免進行無效的終身學習活動。

(待續)

 

(作者為本中心輔導組輔導員 )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8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