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期(105年8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城忠志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51)-因果論證說服效果佳 因果不確定起碼要歸類....楊迺仁

 

  想要讓自己的論點有說服力,真正的關鍵不在論點本身,而是論點的根據或理由,也就是證據本身。此外,想要讓大家相信「因為根據A為真,所以論點B也應該為真」,根據及論點之間,需要有好的解釋或理由,解釋的過程也就是所謂的「論證」。

前面的文章已經解釋了「類比」、「舉例」及「跡象」三種論證方式,類比論證能否成立的關鍵是,根據及論點兩者是否有「相似性」;舉例論證則是證明根據及論點兩者是否有「代表性」;跡象論證則是兩者之間是否有「相關性」。

  但根據及論點的關係,不管是相似、代表還是相關,多半都只能證明兩者經常伴隨出現,兩者之間可能有某種關係,但卻不「必然」一定會發生。

  也因此,最能夠讓人相信「因為根據A為真,所以論點B也應該為真」的論證方式,莫過於「因果論證」。

因果論證說服效果佳

  因果論證的典型描述方式,多半都是以「甲事件導致乙事件」的形式構成。只要甲事件為聽眾所相信,如「他繼續暴飲暴食」,導致乙事件「體重必然暴增」發生,這是「由前因帶來後果」;而如果是由聽眾已經接受的乙事件,如「這個月的用電量大增」來推論甲事件「一定是因為最近氣溫居高不下所造成」,則是「後果來自前因」。

  不管論證的方式是「由前因帶來後果」或「後果來自前因」,演講者提出的根據通常至少要包括兩種類型:一是既定事實、二是因果說明。其中「既定事實」是要提出甲事件與乙事件之間,確實呈現「有甲就有乙」或是「無甲就無乙」的關係,為了讓聽眾相信甲乙事件之間有關係,通常需要伴隨「舉例論證」,如要論證「暴飲暴食會導致體重暴增」,還要列舉出因為飲食不當而導致體重增加的知名人物,才會有說服力。「因果說明」則是設法解釋甲為何能導致乙的過程,如「最近由於氣溫居高不下(甲事件),冷氣使用量大增(解釋),本月的用電量將會大增(乙事件)。」

  如何證明「甲事件」與「乙事件」之間具有前因後果的關係,是因果論證能否成立的關鍵。通常需要證明至少四點:(1)甲先於乙、(2)甲能導致乙、(3)甲乙緊密相伴、(4)能夠排除其他前因後果,缺一不可,否則就難以判斷甲乙之間有因果關係。

  首先是時間上的順序,也就是原因一定比結果更早發生,如還沒有暴飲暴食之前,體重都已暴增,暴飲暴食自然就不是體重增加的原因;但只是證明「甲先於乙」是不夠的,還要能解釋甲如何導致乙(即前面的「因果說明」)。

  如某位老師在到任之前,班上學生的成績就已經很糟,只要他到任後,班上學生的成績變得更好,這位老師就可能是同學成績變好的原因。但如果學生成績沒有變得更好,因為成績本來就糟,就很難說原因跟這位新到任的老師有關,充其量只能說這位老師沒有能力改善而已。

  但如果能夠進一步解釋,這位老師上任之後的教學方式不夠投入或專業不足,只要甲導致乙的解釋過程,聽眾能夠充分理解,說服力也就自然形成。

  要證明「甲事」與「乙事」要有因果關係,還要能證明甲與乙長期緊密相伴,可以選擇「有甲就有乙」或是「沒有甲就沒有乙」兩種證明方式。

  有甲就有乙就是所謂「求同法」,也就是設法證明在相同的果中,都可以找到類似的因(Toulmin, Rieke, Janik, 1984)。如果你能證明只要是被這位老師帶過的學生(有甲),成績就會變差(有乙),就顯示兩者關係密切。

  而沒有甲就沒有乙是所謂的「求異法」,也就是設法證明只要原因不出現,後果就傾向於不出現。如果你能證明在這位老師離開了某些班級後(沒有甲),學生的成績就回升了(沒有乙),也可以顯示兩者關係確實密切。

  此外,要證明「甲事」是「乙事」的原因,最好能排除同樣可能造成「乙事」的其他原因;同樣的,而要證明「甲事」會帶來「乙事」的結果,最好能排除「甲事」可能造成的「乙事」以外的其他結果。當其他的可能都被排除之後,剩下的因果關係也就更可信了。

  建立因果論證的最大挑戰,在於能否能夠排除其他前因後果,尤其是在證明甲與乙長期緊密相伴時,很難證明「有甲『必然』就有乙」,也很難證明「沒有甲就『必然』沒有乙」,如老師教學方式雖然專業不足,但只要班上還是有成績優異的學生,而非「所有」的同學成績都是因為新到任的老師而變糟時,因果論證的說服力就會降低。

  此時,演講者應該要盡可能證明「有甲就『經常』有乙」,或是「沒有甲就『經常』沒有乙」即可,雖然說服力強度比不上「必然」,但至少還不至於讓兩者的因果關係蕩然無存。

因果不確定至少可以做歸類

  如果無法證明甲跟乙之間的因果關係屬於「必然」,而只是「經常」,等於只能證明甲是導致乙的原因「之一」,說服力雖然依然存在,但也不適合強調兩者有「因果」關係,此時改用「歸類」論證,可能更有說服力。

  在歸類論證中,是先證明甲事件屬於某種類別,如新到任的老師的「教學經驗不足」,成功歸類後,演講者再進一步推論該事物還會具備同一類別的其他屬性,如教學經驗不足與學生學習效果不佳有關時,即使還有其他的原因,這位新到任的老師仍然會成為學生成績不佳的主要原因之一。

  換句話說,當演講者直接或間接觀察到某種事物(如「新到任老師的教學經驗不足」),再設法將它劃入某種概念類別中(如「好/不好」),並賦予此一類別名稱(如「教不好」)時,就是在運用歸類論證。

  但如果連原因「之一」都談不上,也就是根本無法歸類時,就是犯了「因果謬誤」。如把時間上的連續視為因果關聯,「我上次打領帶就打贏比賽,所以以後打比賽要打領帶。」,就是只注意到「甲先於乙」的關係,但甲乙之間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因果說明。

  第二種因果謬誤,則是被當作原因的事物根本就不是原因,且這個錯誤建立在除時間連續以外的因素上。如只是講「坐在教室前排的學生成績都比較好。因此,如果你想得到好成績,上課時就要坐在前排的位子。」等於是試圖建立「坐在前排的位子會導致成績變好」的因果關係,說服力當然有限。

  第三種是過度簡化原因,也就是造成某結果的原因有好幾個,但主張者只挑了其中一個,且宣稱它是唯一原因。如發生殺人案件時,外界卻聚焦於「愛打暴力電玩」時,就是過度簡化原因。

  第四種謬誤是把獨立的機率事件,視為有因果關係,如在賭大小時,如果「大」已經出現十幾次,這時候多數人會認為下一次開出「小」的機率會比較高,但其實機率是不變的,因此這種謬誤又稱之為「賭徒的謬誤」。

  第五種謬誤則是把統計上的相關性當作因果關係,也就是將跡象論證與因果論證搞混了,如每當經濟不景氣時,人們的消費就會轉向購買廉價商品,而口紅雖非生活必需品,卻兼具廉價和粉飾的作用,能給消費者帶來心理慰藉,因此口紅大賣,可能是經濟發生危機的「跡象」,卻不能說口紅大賣是導致經濟發生危機的「原因」。

  如創投基金負責人尼克•漢諾爾(Nick Hanauer)在2012年應TED邀請發表演講,談論有關「為何應該要課富人稅」的觀點,一開始就提出傳統的因果論證:「若企業稅負降低,創造就業的機會將會上升。」但漢諾爾隨即提出「自1980年以來,美國企業的股息增加了兩倍多,而有效稅率卻下降近50%。」的數據資訊,再配合美國當時的高失業率,更可以證明即使企業因為低稅負而變得有盈餘,就業機會並不會就因此而增加。

  如果「創造就業機會」是果,那麼「因」會是什麼?漢諾爾認為,應該是「消費」,而且不是像漢諾爾這樣的富豪來消費,因為:

  「像我這樣的人,每年收入是一般美國人數百倍或數千倍,不過我們並不購買數百倍或數千倍的東西。我家有三輛汽車,不是三千輛。我一年買幾件襯衫與數雙鞋,與一般美國男人無異,也跟大家一樣,偶而與朋友、家人在外用餐。」

  換句話說,想要創造就業機會,就得設法增加大多數人的消費意願,而要讓一般民眾有能力消費,勢必得設法減輕一般民眾的負擔,增加民眾的可支配所得,才有可能促使民眾願意消費。漢諾爾就是用一連串的因果論證,來提升論點的說服力。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8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