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期(105年12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城忠志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18分鐘的演講術(55)-結合演講及辯論 促成有效討論及目標訂定....楊迺仁


 
   在辯論的過程中,通常都會有一方對現狀表示不滿,進而提出改變現狀的理由及方法,換句話說,一旦改變成真,現狀勢必會因此改變,可想而知的是,現狀的既得利益者是一定會反對到底,這種持有既定立場的人,其實很難說服,除非能證明改變後的現狀,對這些既得利益者不但沒有損害,反而會得到更多的利益。

  但對既得利益者而言,他們一定會注意到的是,「確定」的利益一定會沒有,但任何「保證」卻都只是未知數。如配合民國107年即將上路的12年國教課綱,民國110年的大學招考方式,勢必也必須要配合重新規劃,在歷次討論中,對於考科設計或招考時序的意見就相當不一致。

  在招考時程方面,究竟是要完成所有考試後再招生?還是要像現狀一樣,不同考試後用不同的招生管道?在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擬定的招考時程的類型,就高達六種之多,每一種方案都有支持度不等的擁護者,如果找不到一個可行的價值評估方式,勢必會造成討論過程爭執不斷,而且最後不管選擇哪一個方案,其他五個方案的支持者,也可能會因為不滿即將被實施的政策,而選擇持續抗爭的手段。

改變的力量需要長期培養

  專門研究自我概念的心理學家Morris Rosenberg就提出,大部分的人會抗拒改變。原因還不僅是因為會有人擔心既得利益會消失不見,即使是無關第三者,也會擔心現狀一旦改變,未來會不會碰到不好的結果?雖然這種不好的結果也一樣是未知數,但如果覺得現狀沒有什麼不好,又何必改變呢?

  而且任何的改變,通常都是需要長期不斷努力的過程,不會在一夕之間就會帶來好的結果,一旦遭遇任何挫折及阻礙,自然也就容易失去信心,甚至連原本的支持者都可能漸漸流失,想要促成改變的成功可能性也會隨之降低。

  所幸,Morris Rosenberg在研究中也發現,人們雖然抗拒改變,但也會不斷的尋找自我的價值和正面觀點。如果聽眾會抗拒改變,指責聽眾於事無補,還應該要提出幫助聽眾適應改變的方法,幫助聽眾做好迎接改變的準備,而不僅僅只是要讓聽眾相信改變的想法是正確的。

  因為僅僅只是靠信念,並不足以影響自我概念的形成,而產生有效的改變。因此在說服聽眾接受改變之前,可能要讓聽眾先對真實的現狀,建立足夠正確的認識。因為很多人的自我概念,往往是因為先前的錯誤資訊累積而成。

  如很多人都以為女生就是要瘦,其實是因為受到媒體報導及廣告宣傳的影響,但卻有女生不但因此而選擇節食,甚至可能因此而得到厭食症,但如果能發現,提供資訊的來源本身的動機不純(如目的其實是推銷減肥藥),或是推論過程有瑕疵(在極短的時間不可能健康的變瘦),甚至結果並非是事實(許多減肥方式都會迅速復胖),提供這些正確的知識,才有可能促成聽眾提升改變的動機。

  這也正是辯論教育或活動需要推廣的原因,因為想要促成改變,可以用感性的方式,也就是上一篇文章提到的「權、力、人、情」,但這種說服管道,通常只能用來說服一個人「不要改變」或「被迫改變」,而非「自願改變」,一旦在改變的過程中碰到阻礙,也就不願意配合改變了。

促成改變力量形成的方法

  所以想要讓聽眾「自願改變」,講者不僅要了解聽眾的自我概念是如何形成,還應該要提供需要改變的具體目標及如何改變。許多講者提出的改變想法,往往都會太抽象而沒有說服效果,如「我會改善跟民眾的溝通技巧」或「我會成為更好的領導者」就是非常抽象的目標,這種抽象模糊的目標很難達成,也很難服眾。

  雖然個人的意志力量有時相當驚人,但畢竟還是有限度,所以若想要促成改變發生,必須要讓聽眾覺得改變的嘗試是有可能成功的,才會持續不斷改變。就如同致力於翻轉教學,SUPER、POWER教師全國首獎雙料得主、現為南投縣立爽文國中教導主任的王政忠老師所言:「只要改變發生,改變就會不斷發生,但所有發生的改變,來自於那0.01的堅持。」

  要讓聽眾能夠堅持改變,需要設定實際的目標,這種目標需要實際的標準,如果目標設定過於完美,這個目標註定是要失敗的。建立一連串能達成的小目標,反而是較為合理而保守的方式。

  如王政忠在2014年的TEDxNCCU發表翻轉教學的成果時時,設定的改善目標包括閱讀理解能力、寫作表現能力等,其中在閱讀理解能力方面,精熟及基礎都有明顯進步,待加強的人數更是大幅下滑,而寫作表現能力方面,3級以下的人數也明顯減少,取而代之的則是4-5級級及6級人數的增加。

  而且爽文國中學生有能力選擇國立學校的比例,也從15年前的26%上升至89%,PR80以上的學生也從原本的0.6%成長到15%,PR25以下也從原本的51%下降到22%,PR10以下的學生也從原本的22%下降到11%。

  這樣的成就也許對許多大都市的明星國中而言,不算什麼,但對於處於偏鄉缺乏資源的弱勢國中而言,王政忠老師推動的翻轉教學成果,已經有相當程度的說服力,也因此他在2015年七月舉辦以偏鄉老師為主的翻轉教學活動,1,700人報名不到六天就全部額滿,可見合理的目標、公平的評估標準,對於促成人們提高改變意願的成效。

座談之前應該先辯論

  想要得到幫助設定和改善個人目標的知識的管道其實很多,其中最重要的管道之一,就是與他人交談,但前提是要能夠得到有效的回應,如果他人提供的意見也很抽象,或是態度上不願配合,與他人交談的幫助就會相當有限。

  政府為了凝聚社會共識,會舉辦許多會議、研討會或公聽會,原本就是希望能促成讓不同意見的各方彼此交談,進而達到改變的目的。但如果參與的個人無意聽取他人意見,只是想利用這個場合大放厥詞,遇到敏感問題也會避重就輕,不願意面對關鍵問題,自然也就不會帶來任何的改變。

  政府如果真的期待民眾改變,就必須積極設法建立支持個人改變的溝通情境。要了解他人的溝通,如何影響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前,必須先了解他人是肯定者、否定者還是「禿鷹」,才能篩選出真正有價值的意見。

  肯定者是指對我們傳達出正面的溝通訊息,並且做出正面評價來反射我們自我價值的人。肯定者不見得永遠都說好話,但不會只是提出批評而已,也會提出改善的方式來幫助我們,並幫助我們相信自己還自我改變的能力,但光靠非批評性的正面溝通,未必能夠促成成長及改變,尤其是不誠實的讚美。

  至於否定者,則是指關注缺點、強調問題,甚至會打擊夢想和目標的人。更可怕的是「禿鷹」,這是否定者的極端形式,這種人不僅會做強烈的批評,而且還會努力的挑出許多弱點並將它擴大,並且加以攻擊。禿鷹只是在享受用冗長的對他人價值的攻擊所帶來的成就感,至於是否能促成改變,並不是禿鷹所關心的。

  因此政府有必要設法創造出一種能夠讓肯定者暢所欲言,同時可以讓禿鷹無所遁形的溝通情境,傳統的公聽會效果相當有限,即使藉由網路直播,讓過程透明公開,但不具公職身分的發言者,輿論其實很難監督,因為傳統的公聽會或座談會,進行的方式都是輪流演講,發言者如果是「禿鷹」,即使內容荒腔走板,也不會當場被挑戰,即使是後面發言的人表示不同的看法,寶貴的時間資源還是被浪費掉了。

  雖然舉辦辯論會,可以有效促成不同意見的雙方,在場上交鋒,有助於讓不想改變,而且會用不合理的理由去阻撓改變的「禿鷹」無所遁形,但一場辯論活動的時間通常不會超過一個小時,而且辯論活動的過程,也不見得能夠完整呈現重要議題的所有觀點,許多領域專家也不見得有辯才能夠處理激烈的辯論交鋒過程,導致許多「肯定者」雖然有心想要促成改變,但對於辯論活動還是興趣缺缺。

  但如果能設法促成辯論會及座談會一起舉行,利用辯論會來聚焦議題,同時排除不合理的「禿鷹」式發言,再舉辦座談會時,藉由回顧辯論過程的內容,也許就能找出不同意見的雙方,其實真正在意的觀點是什麼,也可能藉此找出真正有機會改變的目標在哪裡,這種結合辯論及演講的凝聚共識方式,目前也已經有民間組織開始嘗試在進行,值得政府考慮。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講師,本中心「高階人員研究班」、「初任簡任官等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講座)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8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