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期(106年2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城忠志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桃園濱海客家文化....葉志杰

 

  過去,學界多認為客家人住在山邊,實則北部客家多見濱海客家庄。近年來,客委會在客家庄進行文化資源普查,特別對本區、新屋等客家人居多的鄉鎮,客家人除了傳統的農耕之外還兼營漁業之現象,稱之為「濱海客家文化」。筆者曾於桃園濱海鄉鎮從事田野工作,茲將所採集的客家人農、漁業故事,分享如下:

一、農業

(一)牛(豬)糞肥料

  清晨 3、4 點時,本區農民得趕牛(豬)起床,讓其排放大小便,農民則趕緊收集當作肥料,加水稀釋後澆灌菜園。若碰到肥料不敷使用,鄉人就得四處撿牛(豬)糞。

  這也在本區鄉間留下「不曾撿牛(豬)糞、遇到牛(豬)漏糞」,意為運氣不佳。

(二)回肚

  「回肚」之意為退回豬肚。過去,若碰到次日清晨豬隻要出售屠宰,前一晚,本區養豬戶會讓他飽餐一頓,象徵一路好走。但無形中,豬隻也因吃了過多食物而體重上升。到了次日,豬肉商在秤重之前先趕豬大小便,待排泄物清空後才秤重。但在豬隻解剖後,一旦發現豬肚內因充滿食物而膨脹,為避免養豬戶灌重之嫌,就將整份豬肚退回,並扣除豬肚重量,重新計重論酬。

(三)牧童趕牛相鬥

  約民國 40、50 年代,本區草漯與樹林村的牧童得趕牛到富林溪河床吃草,他們的牛隻有黃牛、水牛,又以水牛較多。但牛群眾多,富林溪河床草地卻有限,兩造間便開始爭奪草地。

  起初,先是牛群間互鬥,雙方派出較強壯的公牛強行擴張地盤。若鬥輸一方仍不願退讓,接著登場的就是牧童間打架。他們漸漸發覺,常打架也不是件好事,改由雙方推派牧童進行摔角比賽,獲勝者取得富林溪河床草地牧牛權。

  後來,逐漸演進為更文明的方式,就是「相褒對唱」,接不出來的一方就算是落敗。此後,每到傍晚,草漯與樹林村的牧童騎著牛,唱歌回家。

(四)觀音趕鴨團

  約在民國 40、50 年代,本區養鴨農戶所飼養的鴨隻於每年 5、6 月開始孵卵、育雛,到了農曆 8、9 月台灣中南部二期稻作開始割稻,這時雛鴨已長到中鴨。本區養鴨農戶遂約 2-3 人組成「趕鴨團」,用卡車將鴨群載到中南部,放養鴨群在田間覓食收割後掉落的穀粒。本區養鴨農戶為了回饋當地農民,就得協助其處理收割後的稻稈,俗稱「簿鞳v(閩南語音ㄓㄤ,意為綑束稻稈)。這時的稻田屬於第二期晚冬田,田裡土壤乾燥,每到了夜晚,本區趕鴨團就這麼夜宿在田裡。

  復因本省二期稻作係由南往北遞次成熟,收割之時間同樣一路往北,所以,趕鴨團就配合這時序,載著鴨群逐步北上放養,最北到淡水。鴨群就這麼一路吃回到本區二期田收割,時間大約已是農曆 10 月底。當時本區趕鴨團成員已知有張樹發等人。

(五)牽豬哥

  早期農業社會中,農家除了耕田農稼之外,多少兼副業,如養豬,幾乎每一庄頭農家都養有母豬,幾乎家家戶戶都會在屋前屋後搭豬舍,但今多已拆除,觀音村新坡下徐家仍可見保留豬舍。

  農民養母豬以生小豬販售補貼家用,生育就得需配種,也衍生專門為母豬配種的行業,即牽豬哥。早期牽豬哥屬於較低微工作,多由啞巴、殘障人士、破相之人擔任,後來見無此限制,反而也看到一些受過農業訓練或獸醫擔任,收取配種費用,對當時農業社會頗具貢獻,今已成歷史名詞。

  當時本區各村均可見從事牽豬哥之鄉人,惟其姓名大多已不可考,如金湖村許姓、太和商店後方也有一鄉人、富林村曾城、李阿水等人。

二、漁業

  但是,本區並無漁港,故鄉民出海從事漁撈多自新屋鄉永安漁港出入,本區鄉民的日常漁業捕撈活動僅限於溪流出海口沿岸、埤塘溝渠之中,漁撈人口數也不多。

  大略有 3 項值得記載,分別是溪流出海口附近的「鰻苗」,另一是農田、埤塘、溝渠中的「鱔魚」,第三是在海灘上利用海潮漲退的「定置刺網」漁撈作業。茲分述如下:

(一)鰻苗

  本區觀音溪口、海水浴場一帶的廣大平坦海域,此一水中含豐富有機質,孵化洄游之鰻苗循此進入河流、埤塘、農田的生長棲地,性喜躲在河川的洞穴、石頭縫之中。故,大約在每年農曆的 11 月起至翌年 2 月底之間洄游至台灣,此刻正值盛產期,常見鄉民在夜裡點著頭燈,於此撈捕鰻苗,約 100-200 人之間。

  台灣的鰻苗以日本鰻為主,即白鰻;另一種則是鱸鰻,較少見、經濟價值也較低。

  鰻魚在馬里亞納海溝等深海產卵後,魚卵孵化成鰻苗,隨即順著洋流前進到各淡水與海水交界的河口,這期間海溫、海水鹽度、營養來源等都決定鰻苗漂流地點與存活與否。包括本區的臺灣各河口,自冬至前後開始都可見鰻苗。但因從魚卵到鰻苗的育苗技術難以突破,今 1 尾鰻苗之育苗成本高達約新台幣 33 萬元左右,無法商業化。故,如今只能從撈野生鰻苗來養殖,也造就這撈金產業。

  鄉民捕撈鰻苗的工具,分成手持三角網和定置網,材質是塑膠細網或尼龍絲網。前者架網在兩支竹竿上,以雙手撐開成三角形,人在網後推網具向前走,作業區水深約半公尺。後者則架網於於平坦的水域,待一段時間即去收網撈取。

  鰻苗離水後不易存活,撈起後要立即放進裝鹹水的箱中培養,在最短時間轉售給收購者,存活機會較大。但近年來,鰻苗銳減,相關研究指出氣候變遷、過度捕撈、棲地環境破壞、河川廢水(紙漿廠)讓河水含氧量降低等,都是可能之因。民國 102 年(2013)9 月行政院農委會宣布,每年 3 至 10 月期間,禁止於台灣西部離岸 3 浬內的海域、潮間帶及河口,捕撈鰻苗。

捕撈魚苗之定置網,攝於小飯壢溪口。
捕撈魚苗之定置網,攝於小飯壢溪口。
捕撈魚苗之鄉民所搭蓋的簡易漁寮,攝於小飯壢溪口。
捕撈魚苗之鄉民所搭蓋的簡易漁寮,攝於小飯壢溪口。

(二)農村副業:鱔魚、土虱、泥鰍、吳郭魚

  本區農村兼營之漁業,除了埤塘蓄養吳郭魚、鯽魚、羅漢魚、鯰魚、泥鰍、鱧魚、福壽魚、鰱魚、草魚等之外,田間、溝渠、溪流也是鄉民捉取漁獲的場所。茲就較具鄉野風情的鱔魚、土虱、泥鰍、吳郭魚等,說明如下。

1.鱔魚

  本區偏居窮鄉僻地,鄉民為謀生存,多事著兼營副業,或培養另一技能。本區鱔魚捕捉始於戰後初期,那時遷至台灣的外省族群喜食鱔魚(學名:Monopterus,即黃鱔),本區鄉間即出現有人兼差捕捉鱔魚販售,成為另一收入來源。

  那時,部分富林村村民就在田間、溪流抓鱔魚,久之漸成好手。其中,倪枝清在十幾歲時,就跟著詹姓鄉人學習抓鱔魚。他回憶說,那時有人收購,收購價1 斤 10 多元,相較於做工一天才 30 元,抓鱔魚收入還不錯。那時捉鱔魚的地方,近則在本區藍埔、草漯,或新屋、蚵間港附近,遠至中壢、大溪、新竹湖口、新豐一帶,他每天背竹籃四處找。

  鱔魚屬於淡水底棲肉食性魚類,因適應能力強,特好棲息在田埂裡,尤其在低窪、潮溼、柔軟之地,或是長水草的水溝裡。若是田埂太硬的紅土區,或生長了類似五節芒、野草之地,就不易找到鱔魚。另外,鱔魚喜歡躲藏在多腐植質淤泥、有機質較多的水域,如厝邊排水溝附近、緊鄰水源頭、舊埤出水口的田地,或者鴨寮、雞舍、豬舍附近的田,鱔魚數量多且又大又肥。反觀一些新開闢的埤塘、水質較乾淨者,鱔魚反而就少見。

  怎麼找鱔魚?關鍵在洞口。

  一來,每到 4 月,天氣漸熱,鱔魚也將進入 5-8 月繁殖期。鱔魚產卵前,會在洞口吐泡沫堆疊成巢,讓受精卵借助泡沫的浮力,於水面上孵化、發育。且因鱔魚的鰓退化,僅靠喉部的表面微細血管吸取空氣,為了方便換氣,就鑽出了很多洞口。其次,洞口要新。鱔魚在下過雨後,會重新整理洞穴,所挖出的泥土會堆洞口,泥漿也較少。通常,鱔魚不斷挖新洞,因為舊洞外的泥漿經雨淋會流入洞內,導致空間變小。第三,就是洞口痕跡,鱔魚爬過泥灘地會留下爬痕,而通常一個洞只棲息一尾鱔魚,若被人早先一步捉走,洞口會留下泡沫、挖土痕跡。

  何時最適合捉鱔魚?

  最簡單者,需在剛插完秧、除過草的水田,清晰可見洞口,甚可用徒手捕捉包抄。但鱔魚體表無鱗,且分泌粘液、易滑,須有相當技巧、力道控制適當;若是稻稈長成或收割後,田水放乾時,就要換拿鋤頭挖掘,或者改到水溝、埤塘。這時,因池岸或河岸多以礫石砌成,鱔魚躲藏於石縫,捕捉方法得改用蚯蚓餌釣。鱔魚習性為雜食性、貪食,頗易引誘上勾,尤以夏季攝食最旺盛。且夏季溽暑,鱔魚每隔幾分鐘就得至洞口換氣,極易以釣餌誘騙,工具就是自製的捕捉陷阱,竹片編成「登仔」籠,外型呈扁圓形,長約 30 公分,開口處約 10 公分。

  鱔魚屬夜行性,日間穴居、夜出覓食。為了捕捉牠,捕鱔魚人一早就得先捉蚯蚓餌,下午 2-3 點放置「登仔」籠。「登仔」籠平放在陂岸樹根、崩壞處,以固定於水溝中,不被漂走,開口朝向下游。鱔魚受蚯蚓體味引誘進登仔籠裡,一進到籠內的鱔魚,因此籠的特殊編法而無法逃脫。

  但約在民國 65 年(1976)以後,農田耕作大量機械化,鱔魚苗多被機器絞死,再加上使用農藥毒殺福壽螺、除草劑除草,毒死了福壽螺、也毒死鱔魚。野生鱔魚數量大量減少,抓鱔魚的事淡忘在鄉民記憶中。

2.土虱、泥鰍

  除了鱔魚之外,本區農田、埤塘及溝渠中也藏匿泥鰍、鱸鰻、白鰻、土虱、鯰魚等。土虱比較偏群居性,也喜歡污濁又泥濘的水域,在河岸樹叢水草下洞穴棲息,早期鄉人俗稱為「土虱甕」,有時土虱甕中一捉就是幾十條,夜間活動的底層魚類、生命力強。泥鰍則常見於底泥較深的池塘、農田,尤其是牛池。牛池是牛隻洗澡、沖涼、大小便的小水池,養分較多,反而乾淨的水溝較少見泥鰍,也較瘦而不肥美。

3.吳郭魚

  約在民國 40、50 年代,本區以稻作為主,但稻農時興種稻時,兼養吳郭魚。 就在插秧播種後第二次除草,曬完田放水約高 20-30 公分,以抑制水稻無效分(因趕不及抽穗)。這時就在田裡順道放養吳郭魚苗,約經過 1-2 個月就可長到巴掌大,農民捉取食用,為早期農村魚肉蛋白質補充來源之一。

(三)「定置刺網」漁撈作業

  本區以沙質沿岸為多,此漁法乃在本區海灘上利用海潮漲退的「定置刺網」漁法,此為台灣較少見之漁法,屬於簡易的傳統漁法。此漁法利用潮差之方式,有點類似石滬;張網捕撈又類似定置網、地曳網(牽罟)、放苓仔。  

  此漁法乃利用潮水退j之時,將刺網以砂包固定於一地,形同設下陷阱。待潮水高漲後,潮水淹沒漁網,各式魚種隨潮水湧進,若魚游經這片刺網,便遭魚網卡在所設下的網具裡。漁民等到退潮之時,即前往巡視漁網、取下漁獲。就因該漁法與潮水漲退息息相關,每逢農曆初一、15 中午滿潮,放網捕撈的最佳時機就是每月農曆 12-19 日、27 日到次月初 4,農曆 18 日為大流水,每日的滿潮則相隔 1 小時。若逢農曆初 9、24 為小潮,流水不退,無法利用潮差來捕魚,漁民大多收網休息。本區海域所捕獲魚種,大略有黃花魚、午仔魚、烏魚、石斑、黑格、鯊魚、龍蝦、烏賊、松子丁等,但這種等待魚誤入漁網的捕撈方式,漁獲通常不穩定且量少。

  就目前所知,國府時期之初,本區已出現這種沿岸「定置刺網」漁法。今鄉人中僅剩徐信聰(永豐雜貨店)、彭富龍、彭世旺等人,仍從事該古老的漁業活動。

定置刺網網具
定置刺網網具
觀音海水浴場旁的舢板
觀音海水浴場旁的舢板

(四)「牽罟」漁撈

  本區位於桃園西北沿海,早期沙岸地帶可見鄉人牽罟,時間略在日治時期到民國 40、50 年代之間。

  俗稱「牽罟」的地曳網漁法,是古老的漁撈方式之一。其以岸上為據點,網具兩端各綁上又粗又長的繩索,其一端先放置岸上,將網具及另一端繩索以舢板或竹筏載往海域,依網具長度繞海一圈回岸,再把另一端繩索丟上岸,目的在圍住魚群,眾人拉起兩端繩索奮力將網具拉回岸上,兩端速度盡量一致,魚群就被困在網具中撈上岸。

  牽罟進行之前,村中地方頭人會先吹螺號角,號召大家一起來牽罟。鄉民一聽到螺號,有空者便紛紛前來協助,出力者有分,有漁獲大家分,捕獲魚種多為雜魚。也因為這意外之漁獲加菜,那頓飯吃得特別多,而留下「捉魚吃瞭米」(閩南語)之俗話。

 

(作者為社團法人臺灣史研究會祕書長)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報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8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