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期(89年1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王漢源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從變的觀點看政府再造---劉昊洲


  最近五十年來﹐台灣變得太快太多了﹐從戰後一個凋蔽落後貧窮的農村社會蛻變成為一個富裕繁榮進步的工商社會。以國民所得論之﹐民國四十年只有一百一十美元﹐至八十六年時卻已高達一萬三千元之譜﹔以大專院校觀之﹐當年全國僅有七所﹐學生亦僅六千六百六十五人﹐目前已有一百三十七所之多﹐學生多達九十一萬人﹐此一情形若謂之「劇變」﹐亦不為過。如果有人去國五十年再回來﹐相信不但他已不認得﹐恐怕還會懷疑這真的是他的故鄉嗎﹖

  這五十年來台灣變得最多的大概就屬經濟及交通層面﹐鐵公路、機場、港口、郵政、電信等硬體建設﹐無一不值得稱述﹐而工商企業也處處充滿朝氣與活力。其次﹐在教育層面的變化也頗為可觀﹐在質與量兩方面都有長足進步﹐才能提供各種建設所需的人才。社會體制的變革相較之下顯得較小﹐處於新舊交替的過渡期﹐轉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於政治的改變﹐前面四十年的變化不是很大﹐但後面十來年﹐從解除戒嚴開始﹐號稱所謂的「寧靜革命」﹐變化不可謂不大茼茠懋|人心觀念的改變﹐則深受傳統價值觀根深蒂固的影響﹐變化可以說是最小。

  從宇宙運行的角度觀之﹐變是必然的。或因本質的必然﹐或由於客觀的因應﹐主觀的期許﹐任何事物都會變﹐儘管外貌看似不變﹐但所處的時空環境已變﹐連帶的事物也會受到影響而改變。周易有變易、簡易與不易之說﹐即在說明萬事萬物變與不變的道理。除恆久原則外﹐事事都在變﹐所以變是常態﹐不變既不正常﹐也不可能﹐所有的事物都在變﹐唯一不變的只有「變」蚥靰漸豪閂O中性的﹐不具特別意義的﹐變的意義與價值係由他人所賦予。

  就動源論之﹐變有自變與他變兩種﹐自變就是求變﹐係指自己主動的﹐能掌握的變﹐他變就是應變﹐係因應配合環境而做的改變。就程度觀之﹐變有大變、中變與小變之別。就速度言之﹐變可分為急變與緩變等多種。就結果來說﹐變可能變好﹐但也可能變壞﹐也可能不好不壞。一般當然希望能變得更為美好﹐這便是成長與進步﹐不過由於未來的不確定性﹐任何人都無法保證一定變得更好。

  有目的﹐有意識、有計劃的求變﹐就是改革。劇烈的改革是徹底破壞後再求建設﹐一般謂之「革命」﹔而平和的改革﹐是在尋求共識後﹐一面進行既有工作﹐一面加以改進﹐一般稱為「革新」。只要是變﹐就有風險﹐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不管現在如何規劃準備﹐設想如何周延妥適﹐都難以規避不確定因素的發生。大致說來﹐革命的風險遠大於革新﹐歷史上革命失敗者不乏其例﹐然而革命成功者仍遠多於革新成功者。不過變的背後也蘊藏著無窮的機會﹐改革者如能掌握這些機會﹐甚至主動去爭取機會、創造機會﹐成功的可能性相對增加。反之﹐如果不能把握機會﹐反而予以反改革者可乘之機﹐便會為自己增添危機、帶來風險、導致失敗的後果。

  改革是要付出成本和代價的﹐改革需要大家一起來﹐所以改革不是一二人之事﹐也不能停留於紙上作業或流於漂亮的口號。改革者必須勾勒美好的願景﹐提供適當的理論架構﹐具有適切可行、符合程序正義的策略方案﹐也必須加強宣導與溝通﹐才能形成共識﹐奠定有利改革的環境。改革要透過實踐的過程﹐才能從現實到達願景﹐所以需要腳踏實地的去做。在還沒有看到成效前﹐已不知付出多少成本和代價﹐其能如此者﹐厥惟堅信改革之後一切會更美好而已。因此如何讓社會大眾﹐特別是標的人口﹐瞭解改革的必要性與好處﹐實在是一件不能等閒視之的事情。

  最近十餘年﹐政府繼經濟建設的「台灣奇蹟」之後﹐復致力於民主改革工程﹐先後解除戒嚴﹐開放報禁、黨禁、大陸探親限制、終止動員戡亂體制﹐並進行憲政改革、行政革新、教育改革、司法改革等一系列改革。民國八十六年九月行政院蕭萬長院長就任後﹐更提出「政府再造運動」﹐分從組織再造、人力及服務再造、法制再造等三個方向﹐根本改變中央與地方政府的體制結構以及公務人員的觀念心態﹐期使組織更精簡靈活、人力更精實熱誠、業務更簡化興利﹐以全面提昇國家競爭力﹐建立一個創新、彈性、有應變力的「小而能」政府茼傢鬖A造推動的所有計畫項目﹐均預定於八十九年底前完成。

  不可否認的﹐政府再造運動與近年來的其他改革工程一脈相承、息息相關﹐不過政府再造牽涉的範圍更為廣泛﹐也涉及組織體制架構的變革﹐其影響更為深遠。如果再造成功﹐政府必能脫胎換骨﹐展現新的風貌﹔一旦受挫失敗﹐將影響政府的威信與施政能力。

  從變的觀點來看﹐政府再造運動不但是變﹐而且是積極的求變﹐是由上而下的、有計劃的、大規模的、目標正確美好的、希望在三年之內大功告成的政治革新。改變程度不可謂不大﹐改變速度也相當的快﹐較之改朝換代或涉及國家根本體制變革的革命﹐雖仍有相當大的距離﹐但比起其他改革﹐確屬超大型的改革工程。因此﹐政府再造運動除勾勒美好願景外﹐更應加強溝通與宣導﹐堅定的貫徹執行。不僅止於在行政院暨所屬機關公務人員中培訓種籽﹐透過黨政運作方式與立法委員溝通協調﹐亦宜透過大眾傳播媒介廣為報導﹐藉以凝聚社會人心﹐形成改革的共識﹐並對反改革者形成輿論壓力﹐同時也應加強與標的人口的溝通工作﹐特別是因改革而直接受到衝擊的對象﹐如不能對他們的既得權益有所補償﹐不能得到他們的諒解與支持﹐改革之路勢將倍嘗艱辛﹐說不定因此而被迫停擺。

  以目前執行進度觀之﹐政府再造運動算是跨出了成功的第一步﹐第一階段的精省作業、地方制度法的立法工作、全國行政單一窗口化運動的落實等﹐都有具體而亮麗的成績。然而接下來的計畫項目將愈來愈艱難﹐面對的挑戰將有增無減﹐過去這一段雖然尚稱順利﹐卻不能保證未來也走的平順。推動政府再造的相關人員面對改變的過程﹐允宜掌握各種機會、善用各種資源、加強溝通宣導、堅持貫徹執行﹐不但要讓社會大眾相信會變得更好﹐實際上也確實朝著更為美好的道路邁進﹐這樣才能確保最後的成功。

吾人深切的期盼著-

(本文作者為立法院公報處副處長)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