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期(106年7月)│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城忠志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公務人員辭職初探 …… 劉昊洲


  辭職,亦稱請辭,指組織中的受僱者,請求辭去現任職務而離開組織之謂。不論在政府部門或企業組織,都得經常面對員工辭職的問題。因為有任就會有辭,而「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良禽擇木而棲」是人的本性,受僱人員基於自己的最佳利益,自得依個人意願安排或選擇其期盼的另一工作而請辭;另為健康、家庭、交通、人際或其他因素,雖未另就他職,但亦可能提出辭職的請求。公務人員是國家的雇員,與國家成立公法上職務關係,雖然其身分及法律關係,與一般勞工與企業主之間僅屬單純的私法僱傭關係有所不同,但其雇員的本質並無殊異。

  公務人員辭職,是指公務人員辭去現職,包括所任職務及公務人員身分;辭職生效後,不只脫離與其服務機關的服務關係,也脫離與國家的法律關係。是請辭與請假、請調不同,請假只是請求一段時間不上班執行職務,並未變更其身分與職務,頂多只是在超過一定期間後發生扣除薪俸的問題;請調只是請求調離現職而到其他機關或本機關其他職務任職,基本上只是職務調整改變,並不涉身分問題。一旦機關同意當事人請辭並生效後,公務人員的身分即告喪失,與國家的特別法律關係也告終結;是以辭職對公務人員權益的影響遠大於請調或請假。

  辭職亦與被辭職或視為辭職有別。所謂被辭職是指機關要求當事人辭去職務,大致言之,被辭職是公務人員責任的追究,因公務人員有所違失,但機關仍顧及其名譽,遂以暗地施壓方式令當事人提出辭職申請。所謂視為辭職,本非辭職,只是一種特定的離職方式,而被看作與辭職具有相同的法律效果。依公務人員保障法第10條及第11條意旨,依法應予復職人員,如未於三個月內申請復職,機關負責查催後,仍未於三十日內申請復職者,除經核准延長或有不可歸責於該公務人員之事由者外,視為辭職。職是,辭職與被辭辭、視為辭職的區別,在於辭職完全是基於當事人的自由意志與主動作為,是權利的行使,也是事實的呈現,既非被強迫,也不只是狀態的界定。

  公務人員辭職的主要結果是喪失公務人員身分,此與資遣、退休、死亡撫卹、撤免職的結果並無不同,但究其實際,仍有重大不同。資遣與退休是制度設計,須具一定年資與年齡條件,或具有法定事由,大多數雖係個人提出,但也可能出於機關考量,最大的不同是,資遣與退休後本人可以獲得一定的金錢給與;死亡撫卹是因公務人員本人死亡的事實,基於照撫遺孤的本旨,而給予公務人員遺族一定的金錢給與;撤免職是指公務人員嚴重違反法律規定情事,而由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核予免除職務或撤職處分,或由主管機關予以免職,屬責任的追究及不名譽的離職方式,自未能領取任何給與。辭職是當事人主動提出,無須特別具體的事由,亦無任何給與可言。

  依目前法律,既無明定辭職是公務人員的權利,亦未規定辦理辭職的程序。惟傳統上均將辭職視為公務人員的權利,亦不否認其為機關的人事行政處分。就實務以觀,辭職必經個人主動提出書面申請、機關首長批示同意、實際辦理離職手續等三道程序,並經發布准予辭職令後,始能於辭職之日正式離辭而生辭職效力。顯然的,具有人事任免權責的機關首長是否同意當事人辭職,往往是當事人能否如願辭職的關鍵。雖然多數首長在瞭解原因並予以慰留後,如當事人仍堅請辭職,均會同意其辭職;但亦有極少數機關首長基於業務考量、個人恩怨或表現官威等因素而不准辭職。近些年來,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亦屢見因不准辭職而提起復審救濟的事例。

  就現有行政函釋觀之,公務員懲戒委員會59年(59)臺會議字第1084號函,略以:服公職為憲法明定之人民權利,除經挽留取消辭意者外,似難以懲戒處分未決定或刑事繫屬中為不准辭職之藉詞,而侵害其放棄權利之自由。又銓敘部71年(71)臺楷銓H字第17472號函,略以:公務人員對國家負有服勤關係,依法執行職務,受有身分保障,如其自請辭職,依機關首長之權責,自需瞭解屬員辭職之動機及原因,而作適當之處理。嗣該部89年(89)法五字第1854779號書函,略以:基於權利義務對等關係,公務人員如以書面方式提出辭職,其辭職並無危害國家安全之虞,且法律與契約並無其他規定或訂定者,機關首長不宜拒絕;惟公務人員應給與機關長官或自治監督機關相當時間,以考量核定及覓遞補人選,以免影響公務。其後該部復以96年部法一字第0962759872號函,略以:現行人事法令對於公務人員之自請辭職究應如何處理尚乏明文,仍宜由各機關本兼顧機關業務需要及當事人個人權益之原則,予以審酌。

  在實務上,公務人員如提出辭職申請,機關不准予辭職時,自仍負有上班執行職務之義務;如硬是不再上班,則將被註記曠職,以及隨曠職而來的記大過、記過或申誡之懲處。一旦曠職繼續達四日,或一年內累積達十日者,依公務人員考績法第12條規定,即可予以一次記二大過之懲處,致生免職之效果。

  綜上述之,辭職雖是公務人員的權利,但並非法定權利,亦非個人可任意行使的權利,而是應提出書面申請,並經核可後始能享有的權利。正因為辭職應經機關首長同意,且首長此一人事權的行使,核屬裁量權的範圍,首長可以准辭,也可以不准,故辭職亦有機關人事行政處分的意味。為符應潮流趨勢的演進,兼顧公務人員權利與機關業務需要,將辭職入法,或說是辭職法制化的呼聲日亟。職是,公務人員基準法草案第15條及公務人員保障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第12條之1業予明定,一俟該二法修正通過,並據以施行後,當前不准辭職而產生的爭議,即可望降低;而被迫繼續留在政府機關的曠男怨女人數,也能有效舒緩。



 (作者為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專任委員)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改版為電子版  
10660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08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