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期(89年7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王漢源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旅美記聞---張秀美


序曲二000:人間四月天,華盛頓雪花相迎

  仍然停留在睡眼惺忪的狀態,耳際忽地聽到機長高亢的語調:「不論你相信與否,華府地區目前正飄著細雪....」,一出機場外,果真寒氣逼人,四月天卻下起雪來,據當地居民的說法這還是十多年來第一次罕見的景象!所幸車子一路直奔旅館,沿途的雪景令從小生長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激賞不已,銀白無瑕的飛雪像一層脂粉輕抹著尚未凋零的櫻花,難道美國就意味著美的極致嗎?雖然大家多半已屆不惑之年,玩興卻依然不減童年,卸下了厚重的行李,一身微薄的防寒裝備盡出,儘管抵不過徹骨的寒氣直打哆嗦,卻還如勇士般地邁向華盛頓紀念碑,就這樣不凡地揭開這一段難忘的旅美序曲!

都彭圓環花香濃,法學院老教授聲聲慢

  前往國際法學院( International Law Institute )上課的必經之途就是都彭圓環(Dupont Circle),碩大的圓心有一座噴水池,除了藝術氣息甚濃的雕像優雅地站立其中外,圓環四周更因為盛開的鬱金香而使人驚豔!散列的長板凳是不會寂寞的,因為總有成群的流浪漢背著僅有的行囊蜷著軀體,茫然的躺著。雖然我偶有機會在凜冽寒風中為抓住微現的春陽而坐在那兒等候,但是心裡總是要問,華盛頓特區的美是刻意經營出來的,有美國人另一種成熟而典雅的居住品味,如果此地是住的天堂,那麼對這些流浪漢而言住在天堂又有何意義?

  漫步到了法學院,Dr.Declerk講授的方法論彷彿言猶在耳,他說:「做為一個策略的管理人,選擇孤寂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唯有獨處才能使人看清轉變,也就是由剛開始的一片混噩中逐漸理出穩定的思緒的一種過程」,老教授佝僂的身軀,慈祥而腆靦地娓娓敘說著自己專業的領域,是的,由混亂(chaos)到穩定(stability),這不是一切事物必經之路嗎?法學院漫無章法的授課內容恰好成了諷刺的寫照,對於我們這群急於吸取國外經驗的學子而言,人生的策略規劃與管理在異鄉重新找到起點,由混亂中找出典雅,眾口悠悠,老教授也莫可奈何呀!

紐約客風塵僕僕,百老匯引人入勝

  紐約,紐約,不僅是因為第五大道琳瑯滿目的櫥窗而名聞遐邇,成為時尚的代名詞,更因為高尚的自由女神、繁華的華爾街、浪漫的帝國大廈、前衛的蘇活區、豐富的大都會博物館以及綠意盎然的中央公園等等造就了她獨樹一格的都市風貌,不管你喜歡她的絕代風華也好,或是痛恨她的薄情多變也罷,紐約客總是風塵僕僕,深怕錯過這世界的每一分、每一秒!而我們為了一窺美國文化的堂奧,閱讀這個既多樣又充滿活力的社會,來到了百老匯,當然過程是曲折多變的,百老匯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戲劇愛好者遠自世界各地而來,要買到自己心儀的戲碼只有試試運氣。排在我前方的一對母女就是來自美國南方,遠道而來只為了欣賞於美發跡的華人王洛勇在「西貢小姐」中精湛的演技!當我們耐著性子擠進萬頭鑽洞的劇院中後,一切似乎都歸於寂靜,西貢小姐哀怨的歌聲宛如蝴蝶夫人,選擇結束自己年輕多舛的命運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必然,這是典型的美國大兵與戰役地區少女的愛情故事,雖然伴隨餘音繚繞的歌聲,總還是覺得商業氣息過於濃烈,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發人深省的〝推銷員之死〞(The Death of a Salesman)大概再也不會成為膾炙人口的戲劇了吧?處在二十一世紀多變的浪潮下,人類到底要走向何方?

維吉尼亞「獨」占鰲頭,傑弗遜情守家園

  英國人在美國第一個永久的居留地就是一六○七年在維吉尼亞州的通商要塞詹姆斯鎮(Jamestown),而在美國奮戰六年的獨立戰爭中傳出大捷的則是附近的約客鎮(Yorktown),維吉尼亞州在美國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過程中無疑地扮演了最關鍵的角色,她是第一個宣佈獨立的州,也是所有人的精神堡壘,當我們參觀保存了十七、八世紀完整的生活方式的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後,深深感受到民主先知的偉大,湯姆士.傑弗遜(Thomas.Jefferson)-獨立宣言的五個起草人之一,就是一位偉大的美國政治家,他說:「……所有人均生而平等,他們由其創造者賦予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有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來到了傑弗遜的故居(Monticello),才領會他的多才多藝!他不但是位建築師、也是園藝家,更是充滿創意的思考者,經由專業人員的導覽,得知他的妻子早逝,臨死前要求傑弗遜答應不再婚,不過儘管終其一生都信守承諾,他還是與一位黑奴生下六名子女,這是不見容於當時封閉的社會的,我問到既然傑弗遜力倡人生而平等,為何不解放黑奴?答案竟是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人生而平等的定義並不包括黑奴,因為黑奴是沒有能力管理並照顧自己的!聽完傑弗遜一生的故事,躺在Monticello偌大的草地上,享受他為這裡精心舖設的一草一木,疼惜與景仰之心不禁油然而生,彷彿傑弗遜就在他最心愛的樹下佇足沉思,試圖尋找生命的出口!

杜克內身心安頓,山芙中靜而后得

  經過四週文化思潮的衝擊與洗禮,大夥兒終於來到了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行囊裡早就多了一本厚厚的講義,內心浮蕩不安的遊子此刻的心緒是五味雜陳的,是該沉澱自我的時候了,廣闊的校園、古樸的建物、璀璨的陽光,加上旅人安頓的心,這種種不就印證了Dr.Declerk老教授的由混亂到穩定的狀態嗎?杜克大學山芙學院(Terry Sanford Institute)的Bill Asher教授是大家的〝最怕〞,那雙銳利又極富智慧的眼神令人精神抖擻,他總要從你身上找到答案似的望著你,從策略規劃到預測、從策略到競爭力、然後再預測未來的挑戰與機會,他深富哲理的邏輯推理引導我們思考的方向,他總是提醒大家不要過度自信,只要求自己做個合理的智者即可;而對台灣而言什麼才是最好的策略呢?教授建議藉由其他國家的例子,分別從結構層面及具體層面探討是否適用於台灣,而非狹隘地純技術面的思考。面對競爭的國際社會,台灣的未來是我們每一位公僕關心的話題,討論中有激辯、也有交集,有感性的認同,當然也不乏理性的質疑,而這些只能留待後人憑吊!

  浸淫在知識領域中的學子無疑是最幸福的,然而這種幸福的喜悅卻加深了黯然銷魂的離別之情,為了杜克的每一位友人,我們在離美的前夕輕唱著〝今宵多珍重〞,我應同學要求寫了一段詞,在驪歌聲中細細訴說杜克的二、三事,回想起來令人悵然不勝唏噓!

Farewell, my dear friends

Farewell, my dear Duke

Thanks for all the days of knowledge

Thanks for all the precious lingering memories

For those thoughtful words, gentle cares, and quiet peace

from this beautiful land called America

Long have we lived together and learned together

Our souls embraced at Chapel, Gardens, and Sanford

Institute so close and so long

When night retreats and dawn comes

I know not whether I may ever see you again

But sweet memories will last forever

So farewell my dear friends

Farewell my dear Duke

(作者為臺灣省諮議會專員)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