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期(90年1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王漢源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全球化競爭格局下地方公務員培訓之國際化---汪明生


一、台灣所面對之全球化競爭趨勢:

         從全球政治經濟觀點來看,台灣在發展過程中曾經歷三次大的轉變:第一次為中央政府國共內戰失敗退守台灣;為了生存需要與延續統治法統,政府在台進行大幅度的政治與經濟改革,尤其是政治方面的政治改革與行政革新,消除了在大陸時期為人民所詬病的貪官污吏與政出多門、政令不一現象,結果,扭轉了汲汲可危的敗亡危機。第二次為被迫退出聯合國;在面臨四面楚歌的國際政治形勢,政府改採鞏固內部作法,進行經濟發展,強調以產業經濟自由化、國際化、制度化來配合科技導向之策略,結果創造出所謂「台灣經濟奇蹟」的發展,人民生活普遍大幅提高,在全世界也闖出一片天地。而第三次則應為近期內兩岸即將加入WTO的重大發展。

         在未來WTO時代裡,台灣不僅面臨全球化之鉅大競爭壓力,更需與直接對手─大陸,在政治面與經濟面進行面對面的肉搏戰,在經貿的競爭方面,台灣四十餘年由血淚中累積的寶貴國際化競爭經驗,基本上仍有相當優勢存在,只要賡續發展大致不成問題;在政治方面,加入WTO後,兩岸所面臨的已不再只是制度與生活方式之競爭,而更是在「政府效能」高低之競爭。目前仍實施威權統制的大陸與近十年實行民主化改革的台灣,在直接的政府效能表現上,大陸具有顯著的若干優勢,惟因幅員與人口之限制與公務員素質差距關係,台灣有潛藏的比較利益存在。因此,台灣在廿一世紀面臨WTO主宰下的不確定大變動環境下,如何與大陸或全世界展開全球化之競爭,其關鍵不只在民間身上而更是在於「政府」身上,亦即「政府效能」之高低為決定未來國家競爭力之所在,此在九0年代後全球所湧現的「企業型政府」與「政府再造」運動風潮中可獲得確認,而決定政府效能高低之關鍵全球一致公認是在『公務員效能』的發揮與否上。有鑑於此,培養全球化競爭力的公務員與訓練具有國際觀與整合能力的公務員已成為當前各國儲備面對廿一世紀競爭力之最主要優先工作項目。

二、國際化之公務員與地方企業性政府:

         從最基本面來看,廿一世紀政府存在之目的應為「維護民眾之權益」與「促進產業之發展」二大方面,因此,「政府效能」之提升與「公務員之培訓」也應朝此二方面進行,換言之,政府所有之公共行動與服務應以能為民眾與產業作什麼、能達成多少為主要考量,此即為當代「企業性政府」(entrepreneurial government)之基本內涵。近十餘年來台灣實施民主化之初步結果,不僅造成中央政府之「政府效能」有所降低,而在地方層級中也出現所謂「地方自主性意識」,此種意識左右了各地方民眾與主政者之觀念,又因我國文官制度向來強調公平,用人管道侷限於公開競爭考試,這在以前資訊封閉、人際互動不發達年代尚可符合需要,但在目前資訊高度流通、全球化互動密切之網路時代,甚難吸引具國際化與企業化觀念之人才加入政府,此在中央與地方公務員在升遷、發展前景與待遇實質相差懸殊之運作下,素質最高的公務員普遍不願下鄉服務,又因無良好輪調養成訓練制度,這些只想待在中央部會的公務員對地方事務、環境與現況全然隔閡,結果所規劃或制定出來的政策往往無法實際應用於地方,甚至對地方造成扞格,不僅無法解決問題,甚而引發中與地方之對立,出現地方質疑政策是「關在冷氣房中作夢的結果」;而投入地方政府的公務員在先天不足情況下,又缺乏良好的養成、輪調制度與充分的訓練之下,在「地方自主意識」出現後,往往更加受制於地方派系與利益團體之分贓結構,因而在地方之發展與公共服務之規劃與執行上,派系利益與選票考量往往凌駕對地方民眾有利之「企業性」作法,此不僅造成地方公務員之無力感,嚴重減低原本效能就不高的地方政府施政能力,更將使建立企業性地方政府取得國際競爭力之努力歸於無效,將來地方政府僅能更加依賴中央政府,形成發展不均衡現象。

         鑒於中央與地政府效能出現此種「向下沉淪」現象,培養建立具整體發展觀念與政策格局的國際化公務員有其急迫性,尤其是地方自主意識抬頭的廿一世紀,城市競爭與地方競爭將成國際競爭的核心舞台,如何培養地方公務員跳脫地方與派系利益思維格局、以整體的企業化觀念來從事公共服務,已成為地方發展成敗之唯一關鍵。

三、兩岸地方公務員國際化之努力與競爭:

         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廿一世紀也是兩岸在全球化格局下進行直接對抗與競爭的時代,競爭結果將決定未來面對世界之發展,而這場艱苦生存遊戲的關鍵卻在於兩岸政府之效能上,面對未來國際社會瞬息萬變的複雜情況及國內加入WTO後所可能出現的市場失靈與政府失靈的失序情況,過去僅具備少數專長、一輩子在同一業務領域服務之公務員,在未來是無法生存、也不符政府與人民之需要的。在未來網路時代裡,公務員已變成一個須以企業化觀點彈性面對、因應、處理公共事務的管理者─即「公經理人(Public entrepreneur)」,而在「聯網組織」不斷出現的廿一世紀,公經理人除有國際觀外,更應具備多重專業知識及有效的協調、整合「不同單位間」、「府際間」、「公、私部門間」關係之能力,此為未來公務員必備之基本競爭能力。

         就這種發展趨勢來看,目前台灣公務員之培訓尚不足以符合並因應未來的全球化競爭之需要,相較之下,對岸早已認知到這種趨勢,近幾年來在大陸各地主要大學陸續成立之公共(事務)管理科系與研究所,專責培養訓練其國家與地方公務員,尤其是將培訓重點放在公務員國際觀與全球競爭力素養之培養方面,此種努力對照於台灣公務員之培訓尚停留於公共行政與政府本位之思考層次與作法而言,台灣明顯落後對岸許多。幸好,我國公務員制度整體發展在人事行政局及相關主管機關數十年之努力下奠下極深厚基礎,公務員素質普遍具備一致性的高水平,明顯高於大陸甚多,近幾年主管機關也認知到這個重要性並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變革,因而,就整體「公務員能力」與「政府效能」方面之競爭上,台灣目前仍領先大陸,未來如能針對前述幾個方向澈底持續推動並落實到地方公務員之培訓上,吾人深信,在地方公務員效能發輝下導引「地方自主意識」往良性發展並形成全國的連鎖效應結果,台灣整體政府效能與競爭力將大幅提昇,並在兩岸的直接對抗與競爭中取得有利之優勢與影響力。

(作者為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教授)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報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