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人力發展中心每月出版│發行人:游玉梅 │96-10-01   第75期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個案教學的基本課題:個案蒐集的標準....劉坤億

  自從美國哈佛大學在1908年設置企業管理研究所,開始投入大量人力與經費,蒐集企業管理實務個案,作為個案教學的基本教材,這種以問題為導向和實際個案辯證分析的教學方法,便愈來愈受到歡迎與重視。然而,相對於企業管理領域,無可否認的,公共管理學術和實務界所累積可供教學訓練的個案教材仍十分有限。隨著國內公部門在員工教育訓練上的觀念進步,除了個案教學方法已日漸普及於各訓練單位外,對於公共管理個案的蒐集也日趨積極;惟根據個人初步經驗所悉,囿限於政府單位的諸多顧慮,真正能夠開誠布公的管理個案並不普遍,而在各類文官訓練課程中,由學員個人或團隊所撰寫的個案,在題材選擇和內容撰寫上,則容易流於業務報告的形式,因此也導致在個案討論的過程中,較難產生一些具體的管理知識。

        蒐集公部門的管理個案前,應該先瞭解公共事務個案分析與研討的目的,是在處理公共組織既存與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或狀況(problem or situation),這些問題或狀況包括早先已經作成的決策,目前正要做的決策,以及執行中的政策。研析探討這些決策和政策執行過程,可提供研習分析者學習相關經驗,以及獲得重新考慮政策內容的機會。具體而言,藉由個案教學法,至少可提供參與學習者以下幾項功能:(1)傳習內隱的知識(implicit knowledge);個案可提供實際問題和狀況的寫照或印象,讓學習者從中體悟和領會一些原本難以運用文字語言傳達的知識,操作過程尤其是不能忽略個案討論的功用。(2)訓練學習者整合或運用知識的能力;運用個案教學法不必然就能夠協助學習者解決問題,但確實可強化學習者解決問題的能力。(3)藉由個案操作過程,可建構學習者的心智模式(mental set);儘管轉換成年人既有的心智模式並不容易,但參與個案的操作卻是比較有效的途徑。(4)藉由參與個案的研析與討論,可以檢測學習者自身的態度與價值;個案操作過程,不僅是模擬狀況或體會實境,期間也是學習者自我或相互間辯證的過程,藉此,學習者可經由自我反省(self-reflection)檢視自己的態度與價值。(5)個案研究法可強化學習者的思考力度,包括觀察力、分析能力和綜觀能力(Golembiewski, et al. 1997: 4-5)。

       在瞭解個案研析的目的和個案教學可提供的功能後,回到一項根本的問題:如何選擇適當的公共事務管理個案,提供作為人員教育訓練之用?究實而論,因應不同的教學目的,選擇個案的標準也會不同;在此,我們若從培養公務人員研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出發,那麼至少有以下四項標準可供參考。
       第一,個案必須兼備可信與可處理(credible and manageable)的要件。所謂可信,是指某項問題或狀況確實存在於公共組織,並且被管理階層、組織成員,或者外部專家所認知及覺察;同時,這些問題或狀況並非杯弓蛇影或無的放矢,而是實際影響或威脅到公共組織的正常運作。所謂可處理,是指這些確信存在的問題或狀況,依目前的技術和管理條件,是能夠加以克服解決的。
       第二,個案必須和公共管理者(public managers)的工作任務息息相關。這裡所指的公共管理者是採廣義的觀點,凡是處理公共事務的政府或非政府部門的管理階層,與其工作任務息息相關者,包括人力資源管理、財務管理、資訊管理、生產和作業管理、行銷管理,以及研究發展管理等,均可作為個案研析及教學的素材。
       第三,個案必須能夠引發公共管理者和研析公共事務者的興趣。與公共管理者息息相關的工作任務,不盡然都適合成為個案教材,原因在於如果該素材並非公共管理者認為對現行工作狀況有意義,認知到它的重要性和急迫性,則硬塞這些個案給他們作為研析和討論的標的,得到的效果將大打折扣、事倍而功半。通常在進行一項訓練課程前,最好能夠從顧客端加以考慮、設計課程內容,個案教學也一樣,在訓練前就應先考慮所選擇的個案教材是否適用於該班次。選對個案,引發學員的高度興趣,個案教學就已成功一半。
       第四,個案應該強調實踐(praxis)。個案教學的目的既然是在將所傳授的知識,轉化為改善現況的能力與實際作為,那麼所選擇的個案,以及個案操作過程,都必須考慮到實踐的問題。所有人類的實踐都是一種活動(activity),但所有的活動未必能夠達到實踐的層次。兩者之間的差異,就在實踐是深具反省和批判意識的。人類的活動不同於動物或現階段的機器人,差異處就在於人能夠回應外在環境的變遷,並且對個人行為或集體行動進行有意識的反省。同時,實踐也是一種社會活動的過程或結果,藉由與人的互動、對話,進行持續性的辯證過程。最後,實踐也是改變實體(reality)和探索新的可能(exploring new possibilities)的過程或結果(Jun, 1994)。簡單的說,強調實踐性的個案教學,是在激發學習者潛在的批判意識和反省能力,使其能夠在辯證思維中,強化對問題或狀況的分析、洞悉及判斷能力,而最終還在於培養其具備改善問題和改變現狀的行動力。

       俗云:「知識可以被教授,智慧卻難以傳授」。從事社會科學的教學者,大多有這種認知,因此,嘗試透過大量的個案教學法,企圖將「內隱的知識」(implicit knowledge)轉化為「外顯的知識」(explicit knowledge),俾利於經驗智慧的累積與傳承。在國內公共事務管理領域,個案教學還處於初步發展階段,累積更多質量均佳的個案教材是當務之急,而如何選擇個案便成為一項應予注意的課題。本文提供四項個案選擇標準,旨在拋磚引玉。

參考文獻
Golembiewski, Robert T., Jerry G. Stevenson and Michael White. 1997. Cases n Public Management. Illinois: F. E. Peacock Publishers..
Jun, Jong S. 1994. Philosophy of Administration. Seoul, Korea: Daeyoung Moonhwa International.

 


(作者為國立臺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副教授,擔任大學部「公共事務個案分析」教學四年。)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