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人力發展中心每月出版│發行人:鍾振芳 │96-12-01   第77期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從Web2.0到eLearning 2.0 看群體智慧

文/李鎮宇 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經理

 
 

  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於6月初訪台,讓去年紅透的Web2.0更添光環,Web2.0儼然已成為網路淘金者的基本守則。
  自Tim O'Reilly於2005年提出Web 2.0這個新名詞時,這樣一個以事後諸葛的歸納方式所提出成功網路服務的論述,對世界網路社會造成的熱潮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群體智慧、長尾理論、信任使用者、永遠的Beta版、參與、個人使用經驗…等,這些看似彼此相關但又說不出所以然、看似新穎又可於過去找到影子的概念,深深的印在大家的腦中。大家認同了成功,亦開始構思,是否能於同樣的虛擬網路架構中,找到數位學習eLearning 2.0的鐵則?
  筆者認為要自Web2.0借鏡發展eLearning 2.0,須對Web2.0的定義再作討論,從Web2.0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概念「群體智慧」來看,群體智慧到底是一個預期結果還是純屬偶然? Web 2.0令人玩味的是各成功案例背後的故事:Google崛起於提供精準的文件(論文)搜尋、Flickr本是線上遊戲的附屬網站、YouTube單純的想建立一個可以分享影片的地方、Blog是進階的個人網頁、BT更是盜版使用者的團結社群,可惜的是以上並沒有讓筆者體會到群體智慧這件事的使命性,更甭論信任使用者、永遠的Beta版、參與、個人使用經驗等這些早已存在於.com泡沫時代的特性。
  早在80、90年代BBS(電子布告欄)就已經有分享概念群體智慧,10年前的色情貼圖區早已從長尾中獲利,市面上軟體更是充斥著Beta版(你一直在升級所有的東西,不是嗎?),即使是最符合群體智慧精神的Wikipedia亦存在著爾虞我詐的認知角力(試問soymilk會不會被韓國人定義為韓國人發明?蓋達組織是恐怖份子還是救世主?)。如果事實為此,又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些案例的成功?
  筆者認為一切都應回歸人性,你要的是什麼東西,造就了這些蓬勃的Web 2.0案例。對我而言,Web2.0提供以下誘因:
『簡單方便』:
大部分的網路使用者不再需要安裝網頁以外的工具,也不需要瞭解安裝FTP與網頁製作程式,輕易的可以上傳資源,找尋到資料。
『有趣多變』:
網路閱讀者花很多時間於有趣與有興趣的文章,照片與影片,並給予評語與作者互動。
『認同名氣』:
大部分的網路貢獻者被計數器與回饋文章所激勵。
  
而這些誘因很明顯的與馬斯洛需求理論吻合;簡單方便的「存在」、有趣多變的「社交」、與「自我」的認同名氣。或許,我猜想成功的關鍵只在「快速滿足需求」。
  數位學習是否也應是如此?或許,談群體智慧、長尾理論等等對於定義eLearning 2.0是太模糊的準則,更於其基礎的是,追根究柢學習產業相關者(使用者)需要的是什麼?在學習平台的高牆外,是否有更多的使用者僅想要片段、簡單的學習,無拘無束的吸收新知?更甚者,有更多使用者急欲創造、分享自有學習方法與教學成果,僅為滿足自己小小的虛榮。
  能夠提供各式學習資源分享環境供人任意使用的數位學習資源庫,也許是eLearning 2.0的解答之一。

(本文係經經濟部工業局同意授權公務人力發展中心刊載於游於藝電子報第77期,  
原文出處:http://www.elearn.org.tw/NR/exeres/5D961F83-1136-409A-8665-A518039AC8BA.htm

 

 
......................................................................................................................................................................................TOP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