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期(97年9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我的哈佛式個案教學歷程(上)....陳小芬

  「CPR II為什麼不會有forward buying」,王立志老師走了過來準備點學生來回答這個問題,中央大學的半圓型劇場讓授課教師可以輕易直接走到每個學生面前,「小芬,你覺得呢?」,王老師就站在我的面前,我想我的腎上腺素已開始飆高。
  2006年春天的那一學期,為了學習哈佛式的個案上課方式,我參與教育部製商整合中心在8所學校辦的個案教學推動巡迴課程,開始接觸哈佛的以參與者為中心的學習(participant-centered learning)法。這也是教育部第一次的哈佛式個案教學示範,2006年春天距離我博士班畢業才半學期,當學生的感覺我並不陌生,但這次非常不一樣。因為學生是參與者、是整個課程的中心、是主角,這意謂著每次整整80分鐘的上課時間你不能神遊、不能聊天傳紙條,當然更不能找周公。這樣還不夠,如果沒能在課前把整篇個案讀熟,那這80分鐘你將如坐針顫,等著被cold call(冷點名,也就是專點那些看起來不想回答的學生)時回答不出來的尷尬。於是2006年春天,從學期初到學期末,每個星期六下午5點上完個案後,是我整個星期最放鬆的時候。

個案教學有什麼了不起!

  個案教學對台灣大多管理學院的學生與教師而言並非新鮮事。自大一起,在管理學院混了十多年的我,當然也接觸過無數次的個案教學,老師往往會安排每次上課有一組同學上台報告個案公司的整個情境,而後有幾個題目讓同學們分組討論,有些時候老師會每個個案讓正、反兩組同學辯論討論的題目。只是在一學期結束後,除了自己負責的那個個案仍殘留一點印象,其他同學報告的個案在講些什麼早已不記得。如果再隔一學期,別說個案內容,個案公司名字一個也想不起來。

新的教學框架
  社會認知的研究認為,人在與一個事物的互動過程會慢慢形成對這個事物的知識、期望與主見(assumption),社會認知(social cognition)學者稱為框架(frames)。人們透過建立的框架看世界,也就是說框架幫助一個人過濾資訊,決定他將如何看待一件事物。對一個事物的框架一旦形成便很難改變,但是如果受到外在條件改變的刺激或衝擊,使一個人覺得所面對的情況與即有的知識框架有很大的衝突,或是即有的框架無法解釋時,他會開始修正自己的框架,新的價值系統因而產生。哈佛以參與者為中心的個案教學法了不起的地方,便是它改變台灣許多大學資深老師幾十年來所認為「教學是怎麼一回事」的知識框架,新的教學框架油然而生,對何謂「教」、何謂「學」的看法改變後,教學的行為也可能因而改變。

細說從頭
  自2005年開始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來亞洲積極推動哈佛式的個案教學法,而在台灣包括台灣大學、政治大學管理學院及教育部等單位亦透過不同方式推動哈佛式的個案教學法。雖然我至今仍未真正到哈佛大學參加PCMPCL(Program on Case Method and Participant-Centered Learning)的訓練課程,但我很有幸的在教育部推動國內個案教學課程之初便開始參與。
  2005年底中央大學范錚強教授、台北大學邱光輝教授、東海大學王立志教授、成功大學呂執中教授、台灣大學陳鴻基教授等人受到政治大學黃思明教授的影響,成了台灣第2批到哈佛參加PCMPCL訓練課程的教師,這趟哈佛之行對這些教學多年、教學經驗豐富的教授們帶來相當大的衝擊,改變了他們對「個案教學法」的框架。於是2006年的寒假,金山的天空飄著薄薄的雨,水氣凝聚在玻璃窗,隔著玻璃,這些剛從波士頓回國不到一個月的授教正在開會,會議上這群訴說著在波士頓的幾個夜晚辛苦的熬夜看個案,單槍上投影的哈佛教授抄的密密麻麻的教學計畫手稿,鉅細靡遺的記載個案教師每分鐘要做什麼事、問什麼問題。教授們熱烈討論著要如何來推動個案示範課程,怎麼樣才能將這套教學方式推廣出去,熱情與高昂的情緒與外頭的冷空氣形成對比。這次的會議確定了國內的第1次個案示範教學。

哈佛式個案教學法-教學框架的衝擊
  於是,2006年春天,我在中央大學與中央的EMBA學生上了一學期的個案課程,我知道一定得在上課前把個案讀完一遍,否則這種以參與者為中心的上課方式,若被點到卻不會回答那可就糗大了。每次看完個案後,得先依據個案後面列的幾個討論問題回答,基於十多年的訓練,我大概也可以說得出個案的摘要與重點,心想應該沒問題。到了學校,小組討論是上個案的重要程序之一,小組的成員背景要愈具差異愈好,這樣討論時衝擊的火花才會大。在小組討論時,你便會發現「衝擊1:別人想得怎麼跟我不一樣」,政大黃思明教授常說管理者面對的是模糊的狀況、不明確的資訊,即然是不確定的情況,每個人根據自身的知識與經驗,篩選自身認為重要的資訊,相同的個案卻產生不同的想法與判斷,因此當你在小組討論中與每個人看法有出入時,成員必須學習「說服」與「被說服」,並且取得一個共識,沒有正確的答案。
  個案看了,小組討論也做了,這下上課應該如魚得水了吧?!「衝擊2:老師問的怎麼跟我想的不一樣」。個案呈現的是事實的資料,是大家看到的表徵,以前我們討論個案,總是從很大的題目著手,像是個案公司面對的環境、採取何種策略等等,上了哈佛式的個案,才發現個案背後往往隱含許多管理理論,特別是哈佛式的個案喜歡把這些管理意涵埋伏在數字或文字背後,像是導演總喜歡在電影情節中埋下伏筆,個案中看似平常的財報或經濟數據,卻透露不平凡的資訊,藉由老師一步步的引導,讓學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讀個案時覺得應該是錯的策略,經過老師的引導便成對的決定,紡織業明明是台灣的夕陽產業,經過老師的引導分析變成了台灣明日產業。
  從「個人讀個案」到「小組討論」再到「課堂群體互動」,每個階段學生對個案的看法像七彩雲層,變化多端,卻愈來愈深入。(待續)

 

(作者為暨南大學資訊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