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期(97年12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哈佛大學訓練對個人與機構的啟示與建議....李偉強



  97年9月28日清晨,在薔蜜颱風的伴隨之下,我由美國波士頓平安返抵國內,頂著風雨,直奔回台北榮總辦公室,準備週日及週一的防颱應變。這雖然是許多中階公務人員時常需要面對的挑戰,但為期6週的哈佛大學訓練讓我明白:這也正是公務人員價值之所在,因為有我們的努力,台灣會更好!
  9月初暫時跳脫每天勞形的案牘,飛越半個地球來到世界排名第一的美國哈佛大學,讓自己有機會能放空,適度調整心境及觀察事物的角度,是此行最大的收獲。無論是校園內外,只要用心去觀察比較、質疑、提問、答辯、討論、請益、報告及拜訪,都能有許多收獲,茲將個人的學習心得與建議整理如下:

壹、 哈佛在職主管領導訓練值得引進台灣中高階公務人員訓練。

  哈佛大學的主管訓練是世界各相同類似訓練爭相學習的標竿,由於我目前是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兼任研究助理教授,教授醫務管理研究,因此希望能將哈佛的課程精華帶回陽明醫務管理研究所,提昇教育品質,哈佛課程令我印象最深刻有以下4點:
一、豐沛的教育資源,硬體設備先進:
  
甘迺迪政府學院建築的設計理念歷久彌新,完全考量學習的方便性。比方說大樓中庭動線方便師生隨時利用樓梯的一角或中庭討論與交流,教室圍繞在四周,反觀國內教室常有庭院深深的感覺,師生與同學間的互動不便。雖然國內亦有階梯式半圓形的課堂設計,但教室前卻用許多面可升降的黑板,在資訊科技發達的美國,老師授課使用粉筆與黑板的頻率著實令人印象深刻。學校願意用心去營造任何有利於學習的環境,更鼓勵老師能用更貼近學生的方式授課。
二、專業、熱忱、用心與學生至上

  好的學校就是有能力將每一分錢花在改善教學品質的用途上。哈佛課程安排可以用幾個字詞註解:「專業」、「熱忱」、「用心」、「學生至上」。哈佛為世界上包括台灣等7個國家(包括中國大陸)安排中高階主管領導訓練,有更多的國家排隊想安排。一般對企業人士,每一門3天的課程費用約10萬元,但仍趨之若鶩,因為哈佛的課程安排是隨學生的需求及課後評估成效而適時調整,老師的「專業」與「用心」要接受來自不同國家的中高階主管評比。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行政人員及課堂助教的「用心」與「熱忱」,從接送飛機到課堂內外安排,食宿及參訪等,全都由行政同仁一手包辦,充足的行政支援不僅讓課程流暢,老師更可以專注教學,學生全心學習。不像台灣的老師與學生,常需要處理很多庶務,哈佛就是將學生的學習放在首位,有優秀的學生才有傑出的老師,學校跟著沾光。
三、「個案研究」與學習者的經驗共鳴:
  
哈佛Case study的教學方式是其特色,個人在陽明大學醫務管理研究所也試著用這種方式上課。這種個案教學由授課老師串聯並引導學生了解個案的方式,對老師及學生都是挑戰。沒有經驗的老師將難以深入了解個案本身的教學目標為何?若欠缺職場經驗更難以體會個案本身的複雜度及學生的反應,對於許多現實的困境,有時很難回答,無法令學生信服。另一方面,學生的受益程度亦有很大的差異,取決於本身的英文程度、能否無障礙地了解並參與課堂討論與背景及經歷,同學本身的經歷若能與個案的內容有所連結,並產生共鳴,則個案研究將很有收獲。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沒有國內的案例。希望日後能有更多的台灣個案,拉近哈佛與台灣的距離。
四、生動的影片教學:
  
如福爾摩斯般逐層發現問題與解答,我印象最深的包括:Nancy Katz的Team Building課、Gary Orren的Persuasion(電影十二怒漢)及Keith Allred的Negotiation(美國SPAM公司的勞資衝突實例)課,都用了真實拍攝的影片,讓我們參與劇中的角色,去揣摩下一步該如何因應?我此行特別買了一些個案教學相關的書籍,希望能帶回來提升自己的教學品質。

貳、 哈佛課程啟發如何成為稱職的主管

  全世界大概不會有任何一門課程保證可以訓練出一位卓越的領導。領導的養成豈有捷徑,更沒有速成,但哈佛的課程有系統地整理出成為適任的領導者應該具備的基本功課:有效率溝通,善於說服,知道如何爭取與要求部屬,善用權力,但也知道如何妥協卻不失分寸;建立具有權與能的團隊,並能指引正確且具有遠景的奮鬥目標;對於所屬工作單位的績效,能有科學般嚴謹地評估,賞罰分明等。
  記得在Jenifer Lerner教授的Decision Making課後,一位隨堂的波士頓郵報(Boston Post)記者採訪我。在了解我的經歷與背景之後,反問說:聽起來你都早就會了,那又為何要來Harvard上課呢?我回答:課堂上的教授給了我許多啟示,更多不同的想法,就因為我有許多經歷,也不是第一次學,但我從哈佛的學習中知道自己有那些是需要加強的,有那些是應修正的,更重要的是有那些經驗與判斷是可以藉由系統性的學習而串聯起來,成為兼顧實務與理論的東西。綜合言之,哈佛的教學是讓原本會的愈多的人,收獲愈豐富。

參、 對於醫院醫務管理工作的收獲

  個人除了臨床醫師的業務之外,更多的時間是擔任醫務管理的工作。本次課程除了課堂內的學習之外,有幸能順道參訪世界一流的哈佛大學醫學院及公共衛生學院,並且與幾位當地教書或求學的台灣同學會面,算是此行另一項收獲。哈佛大學雖然本身沒有附設醫院,但其周邊建教合作的教學醫院都是世界知名,如麻州總醫院(MGH)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Children's hospital等。個人在初步參訪之後,有幾項心得與建議:

一、硬體建設不斷地推陳出新:新的門診大樓陸續成立(如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更能符合老人及慢性病為主的門診型態。台北榮總正準備規劃新的門診大樓,已在回國後向院長及副院長報告,希望台北榮總能有機會參訪這些醫院,借鏡其規劃理念。

二、城市與醫院的整體規劃:個人曾於民國91年造訪波士頓,當時仍記得有半個以上城市都像是工地中一樣,如今波士頓卻宛如脫胎換骨後的鳳凰。原來美國與麻省計劃性地將多個影響市容的高架道路地下化,為老城市賦予新生命。波士頓擁有全美近三分之ㄧ的生物科技公司,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高科技公司的建築物及其工廠外觀,完全是融合當地的整體景象,與四周的建築及自然景觀合而為一,因此外觀完全不會突兀。同樣的重建工作幾乎在哈佛的各學院都隨處可見,但最重要的是有脈絡可循,也就是有整體校區開發的完整計畫,分期進行。回國後也已向長官報告,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參考國外的整體開發模式,規劃榮總未來10年的開發。

三、結合醫療事業與公益,進行另類行銷:我常利用課後在美麗的查爾斯河畔慢跑或健走,見到當地醫院與企業界及波士頓市合作,舉辦許多為心臟或糖尿病而跑的公益活動。由於台北榮總明年適逢50週年生日,不妨結合台北市政府及退輔會等單位,舉辦一系列公益運動與活動,如:慢跑、自行車、登山、游泳等活動,一方面強化醫院的健康促進形象,另一方面可以達到宣傳的效果。

肆、 增加規劃與主持國際會議經驗

  本次有機會負責規劃並主持Taiwan Forum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項學習。舉辦台灣論壇的目的是希望吸引哈佛大學的師生能注意到台灣進行中的一些公共事務,並間接達到宣傳的目的。今年是第2次在哈佛校園舉行,總共有超過100位以上的哈佛師生參加,座無虛席。我認為Taiwan Forum達到了幾個目標:

一、在哈佛這個多元價值觀的校園中成功地舉行,台灣政府的立場與主張得以完整呈現。
二、讓不同主張的國際人士,都有第一手的資訊,更加有系統地了解馬英九總統政府的兩岸經貿政策。
三、對所有參與的學員都是第一次珍貴的經驗,如何能夠規劃、準備主持、簡報、答辯及接待等,都非過去熟悉的學習。台灣希望更多參與國際社會的經驗,但政府中階公務人員卻沒有足夠的訓練,更缺乏國際場合的實務歷練,像哈佛Taiwan Forum這種以學習為目的,且在校園內舉行的正式論壇,機會不可多得。
四、由於哈佛師生對兩岸問題最有興趣,此次也有許多大陸學生參與,但都十分理性。我相信假以時日,兩岸之間的對話會更多更頻繁,過去劍拔弩張等方式或許也會調整為更細緻地攻防,中階公務人員得以在國外有此學習機會,雖然準備的過程十分辛苦,但我個人十分肯定其必要性。

伍、擔任學員長額外收獲

  個人有機會協助團長與國內外老師處理一些同學的自治與學習事宜。由於是自治管理,大家又都是來自不同單位的菁英,如何凝聚大家的意見,並且轉化為有效的執行力與成果,並非容易的事。很多任務單靠一人的力量是無法完成的,想到都令人卻步,但在哈佛班裡,大家都毫不吝惜地貢獻個人的專長,如同一個人的各種器官,均能盡其功用,讓整個團隊都能學習與成長。
  在回國途中,人事行政局吳瑞蘭副處長問我此行是否有學到新東西?我說:我可能比任何一位同學得到更多,不一定是課堂上的,而是整個6週的課程中,身為學員長的我,有機會從實務中運用同學賦予我的權力,去善盡我應負的責任,並且完成全隊的目標與長官交待的任務,換言之,是在國外實務訓練。有時我會直接活用上課的內容或借用老師的話來解析自己的領導行為,到了最後一週,有的同學會在一旁註腳:學員長現在正在應用那位老師的什麼理論,多麼生動且務實的學習之旅!

陸、對哈佛課程的建議

  在民國89年到92年期間,我曾有機會赴美深造,在全美最佳的約翰霍浦金斯大學攻讀碩博士。當時,我的同學當中就已經有許多是擔任中國大陸高階公務人員的人,在有計畫的安排下赴美進修,且時間長達1年以上,國內直到4年前才有類似的課程,但時間較短。我個人的經驗認為這類短期國外研習課程仍值得繼續推展下去,並且可以更好。茲說明如下:

一、 參加人員多數為科長級以上,且具有良好的英文程度與工作經驗,算是中階公務人員中的菁英,這些人多半在未來10年會擔任更重要的簡任以上職務,所以課程設計的方向是給這些「準高階」人員培養國際觀的開始。
二、 在課程上國內外各3週,比重平均,但如果可行的話,建議可以減少出國前的課程到1週左右,回國之後有2週的時間做「收歛式教學」,加強美國的課程內容如何落實到國內各重點領域,而這經過「轉化」的內容應由學員中選出優秀的種子教官,在爾後國內6到8職等的訓練中傳授,如此才能將哈佛的課程內化為國內的課程,受益的人也才會更多。
三、 國外課程多半是學者,有實務經驗者較少。因此國內課程部分應可加強延攬具有實務經驗的現任或曾經任該職的官員現身說法,讓9職等左右的人能有機會了解許多決策發展的架構與實質的困難所在,同時可以彌補哈佛的不足。
四、 政府安排世界最好的哈佛大學,花費不少,其目的除了讓參加者能有個人的長進之外,應該也是為了訓練未來參與國際事務的團隊。台灣受限於世界政治現實而苦無國際參與舞台,因此各部會更應培養熟悉國際相關業務的公務人員,化被動為主動,積極建立國際人脈,如此當情勢對我國有利時,才能接應上去。
五、 課堂之外的學習與課堂內一樣重要,如果只是課堂內的學習,大可延請哈佛老師來台上課即可,所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課堂之外的觀摩與學習也是此行重點。希望日後能有更多的時間進行課外參觀與學習。

結語:

  個人本次有幸能獲得主管單位退輔會的推薦參加哈佛大學菁英學習,在國內外6週的課程中獲益良多。承蒙同學錯愛,獲選擔任學員長一職,有機會能從實踐中學習如何帶領40位菁英,共同達成團隊的學習目標,是此行最大的收穫與成就。
  哈佛的課程無論多好,3週的時間都是太短,但卻是領導訓練很好的啟航點。「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在同學的鼓勵下,我將會推動同學組成類似讀書會的小組,延續哈佛校園一起讀書與交換心得的習慣,挑選與領導管理相關的好書,輪流主持並彼此分享,如此不僅可延長受訓的效果,更可維繫大家的學習動力。

 

(作者為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北榮民總醫院醫師/醫務企管部副主任,97年菁英領導班之「哈佛大學班」學員長)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