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期(97年12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淺談政務人才的培育與選用....劉昊洲

        行政院劉兆玄院長在本(97)年5月20日就任後,多次宣示能源政策與人才培育是其施政的二大主軸。誠然,能源政策影響國家的硬體發展,人才培育攸關國家的軟體力量,的確是體現民意、勇於負責的政府不能不去重視的課題。劉院長能以此二者為其施政重心,顯然已邁出了正確的第一步。
        人才,是指優秀的人力資源,各行各業均需要有優秀的人才,不論是行政、企管、高科技、運動、人文藝術等領域,無不需要人才。也只有人才始能帶領風潮、開創新局。台灣各種天然資源十分匱乏,難與他國競爭,所能依恃的唯有人力,人才之於台灣的重要性,不難想見。其中政務官協助民選首長,領導所屬常任文官,推動國家重要政策,人數雖少,卻深切影響國家的現在與未來。政務人才的歷練與培育,尤其值得吾人注意。
        目前我國法律所稱的政務官,其實是指政治性任命人員,包括廣義的政務官與狹義的政務官。一般所謂的政務官,乃指狹義的政務官,也是核心意義的政務官,係指政府機關中無需資格限制,但擔負政策責任,隨政黨更迭或政策成敗而進退的高級公務員,如行政院長、教育部長等。廣義的政務官只是準政務官,他們雖是政治性任命人員,也參與決定國家政策方針走向,但卻獨立行使職權,有任期保障,也有資格規範,並不隨政黨更迭或政策成敗而進退,如考試委員、監察委員、公平會委員等。儘管兩者在職務性質、資格規範等方面有諸多不同,但能擔任政務官者基本上都應是一時之選的社會菁英;這不只是多數社會大眾的期許,也是理論與制度設計上的必然。
        然而所有政務官的表現真的都很優秀、很稱職嗎?事實上恐怕未必。不論民進黨執政或國民黨執政,皆有不盡理想之人,這從媒體輿論的反應不難瞭解。主要原因或有二端,一是民選首長未能挑選合適人員擔任政務官,因此先天不良;二是政務官本身對政府體制與職務角色不甚瞭解,以致後天難以發揮。
        就前者言之,民選首長總是將人事權發揮至極致,提名準政務官時,往往刻意誇大放寬法律規定的資格要件,讓一些不甚符合規定或過去慣例的人也能入列;任命狹義政務官時,更是以未有資格規定,堂而皇之的任用己所屬意的人。使得「政治任命」等同「任用私人」與「酬庸」或「分贓」,先天既然不足,政策績效自然難以展現。正應驗三國時期諸葛亮名言的後半句:「為官擇人者,治;為人擇官者,亂」。
        就後者言之,政務官的來源大致不外學者專家、輔選或執政黨專職幹部、民意代表或民選首長、公民營企業幹部、常任文官等5種管道;依其性質可歸納為學術、政治、企業與行政4個領域;其中以從基層歷練、擇優晉升的高級文官轉任者,因為長時間「站在戲棚下」、「坐在駕駛座旁」與最瞭解政府體制之運作,一上任就能「馬上」上手,也最為得心應手。然而在政治與行政完全分立、民主選舉、政黨政治與行政中立愈來愈普遍與落實的情況下,高級文官願意轉任而民選首長也願意拔擢者已愈來愈少,所佔比例已微不足道。其他4種人員在任命擔任政務官之前,對政府體制的認識與瞭解,大概都只有片面之見,欠缺足夠的「基礎」與「起點行為」。「當父母之後,才開始學習做父母」,因此上任之後一段時間的「適應期」與「學習期」,自是難免,在社會環境變動不居的情況下,被要求「馬上」拿出績效,確實有所不易。
        職是,民選政府首長在挑選政務官時應有識人之明,也應敞開心胸。政黨關係或人事背景只是部分條件,而非全部條件;品德操守、政黨認同也只是基本要件,並非唯一要件;該一職務應具備的工作知能以及對政務官角色的認知與實踐,恐怕更為重要,因為那才是能否拿出「施政績效」的關鍵所在。顯然的,民選首長應以「該用的人」、「最合適的人」的用人思維去取代「想用的人」、「有關係的人」,乃是正確的第一步。
        為找尋才德兼具的最合適人員,只靠民選首長與其幕僚的舊有關係去找尋或發掘;以及輔選或執政黨幹部去推薦,明顯是不夠的,因為那不但會落入認識人員不夠多的困境,也會陷入因私心或本位主義而產生先入為主的偏見之中。因此廣開大門接受社會大眾推薦或自我推薦,其實是一條可行之道;不過這應該是「玩真的」,而非「做個表面」、「敷衍大家」。而開具應具備的資格條件,委請類如國外企業界「獵人頭公司」的政治公關公司,明察暗訪尋找有能力、有意願的人才,也是可行的做法;此外,平時就按類別建立「政務人才名冊」備用,並隨時補充與更新,也是值得考慮的途徑。
        總之,由於政務官來源的多元化,要像專制國家或威權時期有計畫的去培育政務官,基本上是很有困難的。民主國家的政務官如何選用顯然重於培育,事實上也不易培育,只能靠整體社會文化去孕育,以及靠個人的歷練與學習去累積獲得。就民選首長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去發掘與進用最合適的人才擔任政務官。站在社會大眾立場,雖然期望民選首長所選用的政務官不只與他「志同道合」,更是「才堪大任」,方能充分「為民服務」,也能「拿出施政績效」。但老實說,如果民選首長沒有「敞開心胸」與「識人之明」,政務官的選用只有政治考量,那麼政務官表現的好壞就只能憑運氣了,徒呼何奈!


(作者為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主任秘書)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