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期(98年8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遼、金時期「秋山玉」與「秋山藝術」....姚郁珊


  
中國傳世的古玉,在唐代以前多充滿神秘的色彩,無論是用途或是玉雕主題,多與宗教祭祀脫離不了關係,隨著時代的發展,引導著玉器製造將眼光看向現實生活,也使玉的作品有著濃厚的生活氣息,這樣的作品出現在唐代,宋元之後成為主要的題材之一。

  以遊牧維生的契丹、女真民族,其藝術表現有明顯的民族特徵,由於以狩獵為生的契丹族,每年四季都要進行「捺缽」,也就是四時遊獵、避暑消寒的活動。女真族雖沒有「四時捺缽」制度,但金代皇帝也有四時外出巡遊、從事漁獵活動的習慣,在沒有戰事的情況下,每年春、秋兩季外出漁獵也幾乎成為一種定制。表現在藝術上,即「春水」與「秋山」,所謂「春水」即為在春天舉行春水狩獵活動,在題材上有鶻攫天鵝、海東青、大雁或荷葉、蓮花、水草等;所謂「秋山」,即為在秋天舉行娛樂性的秋山圍獵活動,如山石、柞樹、虎或群鹿等題材。在傳世的古玉中,鶻攫天鵝與山林群鹿這兩種玉器與花卉、嬰戲這樣有人間味的玉器不同,也與璧、璜、玦等配飾不同,與臥蠶、龜游、女仙等符瑞迷信的主題更不相關,而是充滿山林野趣與北方的情調。所以這樣的主題不僅出現在玉器的雕刻上,在遼、金時期的繪畫,如〈秋林群鹿圖〉、〈丹楓呦鹿圖〉等;遼三彩、金銀器如「三鹿金牌」,遼代慶陵東陵秋景山水壁畫、遼金的織繡、服飾上皆可見「秋山」這樣的主題。

  草原文化為特徵的北方民族,他們的經濟來源、生活方式、宗教信仰與農業文化為傳統的漢民族有很大的不同,也因為北方民族過著漁獵的遊牧生活,所以在玉器發展方面出現了草原文化為特徵的民族玉器。民族玉器題材大致可分為朝廷用玉、宗教用玉、游牧漁獵用玉、生活裝飾用玉、文房用玉與喪葬用玉。而朝廷用玉、文房用玉與喪葬用玉主體仍然是承襲中國傳統的用玉制度或習慣,由遊牧文化發展出來的為宗教用玉、游牧漁獵用玉、生活裝飾用玉等類型。

  在民族玉器的題材方面,游牧漁獵生活是契丹、女真族主要的生活方式,在這種背景下產生的文化藝術主題必然反映其經濟基礎,所以北方草原常見且與人們生活密切相關的草木、山石、飛禽、走獸、游魚自然便成為玉雕的主題,遼代玉雕動物有天鵝、雁、鴛鴦、雄、獅、蛇、水鳥、蝶、鹿以及龍鳳等,除龍鳳是漢族傳統的藝術題材外,其餘大部分是北方常見的動物。金代單體圓雕的動物相對減少,但以水草由於、雁鵝花卉、荷葉龜游等題材的玉器造型增多,這些內容,主要反映北方民族春、秋兩季射獵鹿、雁場景的「春水」、「秋山」玉飾,這樣題材的民族玉器,不僅豐富了中國玉器的造型種類與新鮮的文化內涵,也成為日後明清玉雕的重要形式之一。

  「四時捺缽」是契丹族所擁有一套特有而獨立的的漁獵文化,「捺缽」是契丹語,可以說是「行營」或「四時行在之所」,所謂「秋山」是指至秋捺缽射獵熊、虎、鹿的山,遼人後來也稱入山秋獼的活動為「秋山」,四時捺缽不僅是遼代的制度,金代也延行不衰。女真人重獵,都會寧(上京)時期(1115-1153)四時皆獵。金朝諸帝的「春水」與「秋山」學步遼代,但是遼帝以捺缽為經常,故政治中心即在於此,金帝則全出於嬉遊,無關政治。《金史•本紀》所記載金帝的「春水」、「秋山」活動也僅及章宗,以世宗與章宗兩朝的記載次數較多。

  遼金時期秋捺缽的狩獵活動,在藝術上形成「秋山」主題,也促使這個題材相當受到重視,表現多為山林虎鹿、山石、柞樹,有的虎鹿並存,有的雙鹿相伴,有的有鹿去虎,有的柞樹藏虎,但最為常見的還是山林群鹿。除在玉器上的表現,另外在繪畫、墓室壁畫、瓷器、金銀器、輿服、遼三彩等,也可以看到相關主題。如在繪畫方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收藏的〈丹楓呦鹿圖〉、〈秋林群鹿圖〉,這兩幅以鹿群為主題的畫作不似出於漢人手筆,邊陲民族風格強烈,首先畫面中的主題和農業為主的中原畫風不侔,與史書上的「女真哨鹿」相似,其次,這兩幅畫作的畫面幾乎沒有留白,也不似中原畫家之寬留天地,所以應為北方民族所為。

  在墓室壁畫部分,遼代慶陵中聖宗的陵墓─東陵,中室四壁分別繪了春夏秋冬四時山水,表現了皇室四時捺缽的景色。壁畫的秋景,霜葉泛紅,成群的野鹿在山林中奔馳出沒,牡鹿悲鳴,大雁南飛,天上飄浮著彩雲。其畫法酷似〈丹楓呦鹿圖〉、〈秋林群鹿圖〉2圖,說明了這個題材在當時十分盛行,四時山水是遼陵壁畫中特有的題材,應是皇室四時捺缽之處的自然景色。內蒙古庫倫旗七號遼墓,其墓室門楣所繪〈松林雄豚〉,也是同樣的內容,用粗壯的墨線勾勒渲染出低矮的山石、小松,一野豬一熊行走其間,訴說秋山的景色。

  服飾方面,遼代的輿服制度中並無「秋山」紋飾的記載,但在考古資料中,有兩件鹿紋織繡品出土,為內蒙古耶律羽墓出土的〈雲山瑞鹿銜綬〉與〈羅地壓金彩繡秀山樹雙鹿〉,其中〈雲山瑞鹿銜綬〉的瑞鹿體建肌強,頭頂磨菇冠狀鹿角,身上帶有原點斑紋,銜綬帶奔於雲山之上。〈羅地壓金彩蚺s樹雙鹿〉中的雙鹿同樣四肢矯健,飛奔於山石花卉叢間,一隻回首觀望其同伴,似在相互追逐。可見鹿紋在遼朝的工藝品上相當受到重視。金代初期的輿服承襲自遼代,金熙宗臨幸燕京「始用法駕,迨至世宗制作乃訂」金代的服飾制度遲至金世宗時才確立。在《金史•輿服下•衣服通制》敘述金人常服時說:「其衣色多白,三品已皁...其從秋山隻福則以熊鹿山林為文,其長中骭,取便於騎也。」至於腰間的繫帶則是「吐鶻,玉為上,金次之,犀象骨角又次之,銙周鉈,小者間置於前,大者施於後,左右有雙鉈尾,納方束中,其刻琢多如春水秋山之飾。」金人這種有「春水」、「秋山」衣飾與玉飾的常服,可能遲至金章宗明昌年間才真正確立制度。 金銀器方面,《遼史•卷七•本紀第七•穆宗下》:「三月甲申朔,如潢河。乙酉,獲鴐鵝,祭天地。造大酒器,刻為鹿文,名曰『路甒』,儲酒以紀天。」甒是大型器,又刻紋飾,穆宗所造,所以本件可能是金銀器。遼代的鹿紋中,有一種花角鹿紋,不是中原文化的傳統,這種紋飾更多見於西方器物,如粟特銀器,在中國,習慣用於北方草原地區的牌飾等物,除了金銀器外,懷州城址出土窖藏陶器中的長頸陶罐,也出現過花鹿角,它顯示了草原文化對鹿紋的喜愛。

  契丹與女真是歷史上一度建立強大國家的民族,從歷史的淵源看來,他們並沒有用玉的傳統,由於受到漢文化的影響,玉器的使用與生產便迅速地發展起來,除了有漢民族傳統的色彩外,更發展出反映游牧民族生活的「春水」、「秋山」玉器,其多少透露了質樸、剽悍的民族性格,這樣的主題也延續到後來的元代、清代。「春水」與「秋山」是四時捺缽的內容之一,文獻中歷代的帝王均不乏如春水、適秋山的記載。目前公認的秋山玉為柞樹、鹿、虎等圖景,從現今出土的遼代玉器中,秋山題材的玉器雖不多,主題也較為單調,但是為後世秋山玉的先聲,且在遼代的其他藝術作品上,已有狩獵、山林與動物為題材的,如〈丹楓呦鹿圖〉、〈秋林群鹿圖〉,遼代慶陵東陵秋景山水壁畫、遼的織繡作品,反映了秋山活動的自然環境及獵取對象,是秋山在藝術作品上的體現。金代,秋山玉的作品日益成熟,到了元代成型,她的發展顯然是經過遼、金的逐漸發展過程,最後才成型的,秋山玉至明、清還有製作,其流行固然與元、明、清三朝政權的蒙古族與滿族與契丹、女真一樣同為北方游牧民族有關,但也顯示游牧民族文化傳統的生命力,及其對中原主流文化的滲透。契丹、女真2族於西元10世紀始站在中國歷史的舞台,「春水」與「秋山」這樣形態的題材,反映出北方草原游牧文化的主流,也在中國玉器的發展上,注入了一股新的生命。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講師)

徵引書目

宋•郭若虛《圖畫見聞誌》,《畫史叢書(一)》,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年初版二刷。
宋•宇文懋昭,《大金國志•卷十•熙宗紀》,《百部叢書籍成•汗筠齋叢書》,台北:藝文印書館,1996景印。
宋•《宣和畫譜》,《畫史叢書(一)》,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年初版二刷。
元•脫脫,《遼史》,台北:鼎文書局,1979年。
元•脫脫,《金史》,台北:鼎文書局,1979年。
元•夏文彥《圖繪寶鑑》,《畫史叢書(二)》,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年初版二刷。
明•宋應星,《天工開物》,台北:台灣古籍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4月。
朱天舒,《遼代金銀器》,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年8月一版一刷。
姚從吾,《姚從吾先生全集(三)─遼金元史講義─乙•金朝史》,台北:正中書局,1973年。
張廣文,《玉器史話》,台北市:眾文圖書公司,1992年10月一版一刷。
閻崇東,《遼夏金元陵》,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4年6月一版一刷。
于寶東,〈民族玉器綜論〉,《人生如玉─慶祝楊伯達先生八十華誕文集》,北京:科學出版社, 2006年。
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哲里木博物館,〈內蒙古庫倫旗七、八號墓〉,《文物》1987年第7期。
李紅,〈宋遼金元時期的墓室壁畫〉,《中國美術全集繪畫編12─墓室壁畫》,台北:錦繡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12月。
李霖燦,〈丹楓呦鹿和秋林群鹿圖〉,《故宮月刊》,第一卷第二期,1983年5月。
茅惠傳,〈遼金元時期織?鹿紋研究〉,《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第三卷第二期,2006年6月。
張蘭香,〈遼金民族特色玉器〉,《大美術》,2007年05期。
都興智,〈金代皇帝的春水秋山〉,《北方文物》,1998年第三期。
楊伯達,〈女真族「春水」、「秋山」玉考〉,《故宮博物院院刊》,1983年2期。
楊伯達,〈遼金玉的特色及其與宋玉的異同〉,《美術觀察》,1996年05期。
黑龍江省文物考古工作隊,〈松花江下游奧里米古城及其周圍的金代墓群〉,《文物》,1977年第4期。
傅樂煥,〈遼代四時捺繡考〉(五篇),《遼史彙編•五》,台北:鼎文書局,1973年。
稽若昕,〈十二至十四世紀玉雕工藝的新契機〉,《故宮學術季刊》,第十九卷第四期,2002年夏季。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