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期(98年8月)│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行 │發行人:劉慈

各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電子報

功能明確,細節完整—日本表演藝術場地,為城市加分....宋正宏

        受邀考察國內外重要的劇場及音樂廳建築,為台灣即將規劃的新音樂廳作規劃,實踐大學音樂系宋正宏助理教授日前赴日考察了3所工廠跟10間音樂廳或劇場,行程紮實,本刊特邀宋正宏助理教授撰文,與《樂覽》讀者一起分享日本各大音樂廳與劇場的特色與發展。


多功能劇場 中庸之道為主要考量

        台灣大約在30年前開始,每一個縣市1個文化中心,大舉興建劇場或音樂廳,位於日本濱松市的U-Hall也是在大約30年前所興建,是一個600人座中型多功能劇場,由濱松市的勞保局所興建,3年前開始進行改建,花費了1年時間作整修,也換裝了現在最先進的數位音響設備,不過它仍然同時保有一套類比式的音響設備,供國、高中的小朋友練習劇場操控與使用。

濱松市勞保局綜合大樓,U-Hall所在地

濱松市勞保局綜合大樓,U-Hall所在地

        U-Hall這個廳的演出型態,跟台灣大多數的文化中心功能相當接近,從音樂會、舞蹈、戲劇、演講活動甚至國民陳情活動都可以使用,它在殘響時間與傳遞清晰程度上的考量,是以多功能劇場的「中庸之道」為主。筆者在參訪的同時,舞臺技術人員正在準備投影機,為了下午的演講做準備。所以空調設備當時也開到了75%的出風量,值得一提的是,空調噪音非常小。這些風管、風口甚至座位下出風口及其他基礎設備,都是30年前就已經完成,新改建的部分就是降溫設備的換新。

冷氣出風口是跟國內採用的座位下出風口迥異的設計

冷氣出風口是跟國內採用的座位下出風口迥異的設計


場地音響不佳 無法接收音樂家樂思

        U-Hall在當年就是以NC-20的噪音標準設計,反觀台灣所有的多功能劇場,幾乎都是以NC-35的標準去設計,符合NC-20的劇場或是音樂廳僅有如國家音樂廳及國家劇院,但這個70萬人口城市中的第三線劇場,竟然跟我們的第一線場地標準一樣。筆者認為,台灣在表演藝術場所的建設上,表演藝術工作者太「順服」建築師的意見與看法,以至於沒有自己的聲音與看法,讓建築師便宜行事。更有甚之在噪音測試時,是以空調狀況關閉的狀態底下去測試,這樣的惡果,就是觀眾或樂迷到劇場或是音樂廳欣賞節目的時候,雖然努力要捕捉音樂家要表達給我們,如嘆息般的Pianissimo,卻每每被轟隆隆的空調風扇聲淹沒。

U-Hall這個小廳,用的是國內最先進的演出單位及卡內基音樂廳所使用YAMAHA PM5D-RH的數位式混音器

U-Hall這個小廳,用的是國內最先進的演出單位及卡內基音樂廳所使用YAMAHA PM5D-RH的數位式混音器

U-Hall平面圖

U-Hall平面圖


複合式建築體ACT City 四面舞台劇場

        在濱松市除了U-Hall之外,還有一個大型複合式建築ACT City,這個複合式建築體包括了文化方面的局處及基金會的辦公室、當地最大的觀光飯店、百貨公司、出租給各大企業的辦公室、美食街、專屬的郵局、4間200人以上的宴會廳、結婚禮堂以及一所2,336人的大型多功能劇場與1,030人的中型音樂廳。

濱松市的最大複合型建築Act City,內有兩座表演空間、畫廊、藝術團體行政辦公室、濱松市文化財團等文化設施

濱松市的最大複合型建築Act City,內有兩座表演空間、畫廊、藝術團體行政辦公室、濱松市文化財團等文化設施

 

        這個大型多功能劇場是日本首次興建的4面舞臺式劇場(臺灣目前尚未有4面舞臺劇場,包括國家劇院也僅僅有3面而已),簡單介紹一下舞臺的相關位置,在舞臺上面對觀眾席時,在演出者正後方的就是上舞臺,左手邊的就是左舞臺,右手邊就是右舞臺;但也有例外,在歐洲,有些劇院把左右舞臺的相關位置對調,因為他們是以觀眾的角度來解釋左右舞臺關係。所謂「4面舞臺」,就是在劇場的舞臺區有一般演出用的主舞臺,還有在上舞臺(有人稱為後舞臺)、左舞臺與右舞臺。這種四面舞臺的應用,非常有趣,以演出歌劇為例,第一幕演完之後,可以將原來的主舞臺移往右舞臺的位置,而第二幕的場景已經在左舞臺裝好了,立即可以移往主舞臺的位置,節省換臺時間。

日本第一個四面舞臺劇場,Act City大劇場

日本第一個四面舞臺劇場,Act City大劇場

 

        在每年3月中旬,日本會固定在這裡演出高中管樂團各地優秀選拔團隊的表演賽,也可以看見這個劇場的靈活調度性,A隊伍於主舞臺演出的同時,B隊伍即可在左舞臺裝臺跟準備,在A隊伍演出完之後,即可將AB兩隊伍在人員也坐在舞臺上的狀況下,同時往右舞臺方向移動,以45秒時間完成兩個70人以上的管樂團與樂器同時上下臺的動作。在兩隊使用舞臺機械平台的同時,還可以讓下一隊一邊演奏自己學校校歌一邊入場。把本來應用於歌劇、舞劇或是話劇的舞臺技術,應用在音樂比賽,讓比賽進行更加流暢。

雙溫濕度設計 最好的演奏環境

        ACT City中型音樂廳則是一座模仿維也納愛樂廳大廳的建築,建造的規劃就是將原本1750人座(為大約數字,維也納愛樂廳會依照演出團體的大小,調整舞臺大小甚至占用觀眾席部分)的維也納愛樂廳,等比例縮小為1,020人座的一個中型音樂廳,但它清楚的音樂廳定位,所有的音響設備以及相關配備都以這個高標準來完成,光是背景噪音僅NC-15,就已經低於任何國際上大多數知名的音樂廳。它的溫濕度控制是冬季22℃40%,夏季26℃50%。冬季觀眾穿的衣物較厚重,雖然大衣可以放在寄物處,但身上的服裝仍以羊毛等厚料為主,故以22℃溫控為宜。夏天一般穿著比較涼爽,溫度控制也設定在較為適合一般冷房的26℃。

        溫度控制對於一座音樂廳來說,相當重要,這不單單只有空調機組的運作問題而已,而是會直接影響到這個場地在當初設計時,必須同時在這兩個溫度狀態,都能夠適合演奏。這種雙溫濕度設計,遠比一般的劇場或是音樂廳的單溫度設計的難度要大太多了,但是他們也做到了。

        筆者與一群台灣的表演藝術工作者在非演出時段走進這個音樂廳,立刻感覺溫度相當舒適,但是在台灣,有一些演出場地因為要節省開銷,主事者竟然把表演藝術場地應當24小時溫濕度控制的原則放棄,只要不演出,就關閉溫濕度控制。筆者每次跟國際間音響界同業談到這件事情,都感覺相當無力,正如大多數國際專家的看法:「這樣以後修房子跟設備維修要花更多錢吧?!」

好的音樂廳壁材 就像小提琴般珍貴

        音樂廳為了達到音響柔和的效果,一般常常採用各式各樣不同硬度的木材做為壁材。大家都知道,鋼琴是木材製的,小提琴是木材製的,所以必須嚴格的溫濕度控制,否則樂器會壞。以筆者一個音響工程教育工作者的角色來看,一座音樂廳內的紅木、非洲鋼木、杉木、胡桃木、櫻木、楓木、柚木都應該受到一樣的保護,這其中有多少木材,跟音樂家手中的樂器,都是一樣的木材,音樂家的樂器溼度保護,屬於全民共同資源的音樂廳或是劇場中的木材,卻要忍受這種不專業的劇場管理。

        根據實務經驗,每日關館之後,木材的溫度逐漸升高,但水泥牆面仍然在空調時的低溫,冷東西貼在溫東西上,立刻會形成濕氣,戴眼鏡的朋友應該非常清楚這種狀況;在燈光音響的管線,也是如此,這樣久而久之就會造成接觸不良、設備鏽蝕等等問題。一旦下午演出團體進入場地裝臺跟練習,劇場內已經是接近40℃的高溫,沒有一個鋼琴家會這樣對待自己的百萬名琴,也不會有一位小提琴家會讓自己的樂器在19℃到40℃的劇烈溫差中洗三溫暖,省了冷氣費用,日後只是會花更多錢做維修,反而浪費公帑,希望可以提供未來表演藝術場地營運管理者作為借鏡。

        此行筆者也考察了包括日本新國立劇場內的歌劇院、中型劇場、小型實驗劇場、Opera City音樂廳、世田谷實驗劇場、世田谷小劇場、普門館、及國人都非常熟悉的山多利音樂廳。其中與新國立劇場為同一個建築群中的一個音樂廳,被命名為「武滿徹」廳。武滿徹是一個日本有名的作曲家,以其為名作為紀念。這個音樂廳的音響效果非常溫暖,也為音樂家的畢生演奏作了最好的加分。

世田谷實驗劇場 超現代設計

        世田谷則是日本東京市的一個區域,大約有80至90萬人口,當時這個音樂廳的興建,是由日本的私人鐵路公司,東急公司所投資,東急公司希望這個與住宅結合的車站能發展出更多的商機,也希望跟其他的車站採同樣的經營模式,在車站上面興建百貨大樓或是大賣場。最後就成為現在所見的紅色建築。

        這棟建築物被命名為「紅蘿蔔大樓」,裡面興建了一個可以容納700多人左右的「世田谷實驗劇場」,以定期展演實驗性質的戲劇演出為主,一部分的流行樂音樂會為輔,這個中型劇場由世田谷區區公所負責經營,內部設備非常先進,吸引不少日本國內外的優秀演出團體爭取來這個劇場演出。

普門館觀眾座位區設有電扶梯

        普門館是一個具有宗教色彩的劇場,由「立正佼成會」管理所有,旗下則有台灣管樂界相當熟悉的「佼成管樂團」等附屬音樂團體。普門館建造初期,仍有許多出租場地的商業行為,但是經由日本政府修法後,普門館後來便以舉辦有宗教色彩的活動為主軸,或舉辦文教型態的演出、音樂比賽等等,日本全國音樂大賽管樂團的全國總決賽便在這裡舉辦。全日本參與管樂團活動的學子,無不以「登上普門館為榮!」近年來日本積極開發各行各業管樂合奏教材與教具,使得日本的管樂團程度之高,連音樂文明發源地的歐洲,甚至印象中的管樂大國美國,都難以與日本較量。以國中管樂團為例,全日本有7,000多隊的國中管樂團,能夠成為進入最後總決賽,登上普門館的黑色地板舞臺的30隊之一,是多困難的一件事啊!身為全日本第二大的表演場所,普門館的觀眾座位區兩側還設有電扶梯,雖然是表演藝術場地,但空間大到有體育館的味道。

        由日本山多利酒廠出資興建的音樂廳,幾乎與台灣國家劇院差不多時期完工,兩者也時常被拿來做比較。日本山多利音樂廳是一座標準的環繞式音樂廳(也就是俗稱的葡萄園式音樂廳),對音樂家而言,是一個音樂均質性最好的演出場地,所以經常吸引國內外的團體到此演出。由於葡萄園式的音樂廳需要繁複地計算結構,才可能達到均質性的音響效果,非常難以達成,台灣至今仍未出現環繞式音樂廳。

        在日本,許多非常優質的劇場與音樂廳,並非都建造在日本首善之區的東京、大阪、福岡等大都市,即使像工業都市濱松或是觀光產業的靜岡,都有非常重要的表演藝術場地。反觀台灣,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座合乎世界標準的國家音樂廳以及一座國家劇院,坐落台北,其他的縣市有些已經在規劃當中,這些都需要縣市政府的執政遠見,興建功能完整的表演藝術場地,長此以往,才能讓縣民有機會接觸表演藝術,產生興趣,進而內化對於文化的興趣,這也才是國人之福。

  

(本文作者為實踐大學音樂學系專任助理教授,轉載自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樂覽》月刊第120期)

 
 
民國86年1月創刊,95年2月起改版為電子版  
10660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 電話:(02) 8369-1399 轉 8311 研究組